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樣的北魏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樣的北魏人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p

那名老人雖然受傷,然而實則是這片戰場上三名南朝劍師之中最強的一位,否則他也不會一直給這名老人施壓,讓這名老人不得不分神和消耗真元來對付他。

所以在這一剎那,他便同樣知道,應該將更多的力量留給這名老人。

他的左手神了出來,先是拳,接著卻是掌。

他的拳頭在空中急速的穿行,然而當和林意此時轟出的一拳相逢的剎那,卻是變化成掌。

啪的一聲爆響在他的手掌和林意的拳頭之間響起。

接著這一按之力,他的整個人往後輕飄飄的飛了起來。

也就在此時,空氣里嗤的一聲裂響。

只是一聲響,卻是有三片劍片如電般襲來,落向他的身體。

他手中的劍拍了出去,有三道實質的劍光在空氣里形成,精準無誤的斬向那三片劍片。

空間的距離給他帶來了足夠的反應時間,沒有任何的意外,這三片劍片在一剎那被震飛出去,在紊亂的氣流中旋飛,發出嗚咽的鳴聲。

然而他有一點預料出了。

他的一掌並沒有對林意造成任何嚴重的損傷,林意的身體只是微微的往後一挫,就已經躍了上來。

林意的拳上並沒有任何的華光,沒有任何真元特有的輝光閃耀,然而帶起的拳風卻是不斷的炸響。

因為沒有預料,所以留給他的時間便不夠。

他的左掌再次拍了出去,體內的真元急速的流向掌指之間。

林意的拳頭轟在了他的掌上。

簡單,但十分暴力。

轟的一聲悶響。

張念平的眼中出現了無數震驚的神色。

不只在於林意此時的力量,更多的震驚來自於他和林意的拳頭接觸的手掌內,真元似乎又莫名的缺失了一塊。

這次他真正的明白了原因。

吞噬了他真元的,並非是林意手中那用奇異隕鐵製成的手鐲,而是林意的身體本身。

「嚓……」

他的掌指中傳來了清晰的裂響聲。

他知道自己的掌骨碎了。

林意此時還有餘力。

他的身體里此時產生了一種強烈的飢餓感,似乎餓了好幾頓的那種感覺,但是他體內的氣血已經徹底被平復,他身體里的那些火焰已經盡數被對方強大的真元所澆滅。

他也感覺出來對方已經到了很危險的時刻。

若是他繼續進擊,這名北魏的強大修行者應該會被自己重創。

然而他停了下來。

他收手,後退。

張念平的眉頭微微的皺起,因為他手上傳來的劇痛。

他看了林意乾淨的眉眼一眼,知道對方心中此時的想法。

沒有任何的遲疑,他掠了出去。

他沒有掠向那名老人,而是直接朝著這片戰場之外掠了出去。

林意停了下來,他目送這名北魏修行者離開。

在建康城裡,幾乎所有人都在描述北蠻是何等的茹毛飲血,何等的殘暴,然而越是到了這種戰場,他越是知道那些只不過都是些謊言。

這些北魏人和南朝人沒有什麼區別。

他不知道張念平離開這裡之後,會不會接著直接離開眉山,但即便對方是他的敵人,他此時卻依舊希望對方能夠好好的活下去。

元燕此時的目光依舊落在他微微顫動的背上。

她剛剛感覺到了這名南朝年輕修行者的驚人力量,此時也感覺到了他的虛弱。

不遠處那名老人的目光也落在了林意的身上。

那名老人的目光里充滿了感慨,同時也有說不出的讚賞。

空氣里急劇的破空聲突然消失了一些。

那五柄糾纏的飛劍突然消失在空氣里。

在下一剎那,以那兩名北魏劍師為首的北魏修行者和軍士開始撤退。

那兩名北魏劍師身旁的近侍抬起頭深深的看了林意一眼,然後背起了刀箱,依舊形影不離的跟在這兩名北魏劍師的身旁。

這名近侍的眼神也有些古怪。

他也沒有想到,陡然改變這戰場上形勢的,竟然是這樣一名突然趕到的年輕修行者。

林意自己卻沒有絲毫停留。

對於他而言,那狼牙棍和裝著行軍口糧的鹿皮袋都很重要。

他第一時間沖了回去,雙劍、狼牙棍和鹿皮袋全部收起,鹿皮袋重新背回身上的同時,他從身後的鹿皮袋裡抓了一把行軍口糧便近乎干吞了下去。

廝殺依舊在繼續,這些南朝軍士和修行者還在儘可能的留下和殺死更多的北魏人,然而那三名飛劍主人身周的近侍們都停了下來。

他們每個人的衣衫都已經濕透,每個人都很疲憊。

在方才的戰鬥里,最為緊張和始終處於生死一線的,便是他們。

他們看著艱難的吞咽著乾糧的林意,眼中的神情很複雜,許多人的心中甚至有些隱隱的敬畏。

所有人都可以肯定這名年輕的修行者並非承天境的存在,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名年輕人站出來想要阻止或是殺死那名可怕的北魏修行者。

回想之前的所有畫面,這些人眼中的敬意更濃。

能夠在那樣的戰場,判斷清楚這裡戰陣的關鍵點本來就不易,更何況即便換了他們,也未必有衝過來的勇氣。

對於任何在戰場上呆久了的人而言,忠誠、勇氣,遠比力量更值得尊敬。

老人身邊的那些近侍都徹底鬆懈了下來。

他們之中的很多人甚至不顧儀容的直接癱軟在地,大口的喘息。

老人微微閉了閉眼。

對於他這種修行者而言,肉身的損傷和痛苦,遠比不上精神的耗損和極度的疲憊。

飛劍之間的戰鬥,在於每一個彈指間都需要高度的集中精神,精神始終緊繃如拉到極致的弓弦,這種疲憊不是親身經歷,旁人很難體會。

當他再度睜開眼睛時,他臉上的皺紋舒展了很多。

他再次看向林意,然後輕聲的對著身旁的一名近侍說道,「去請那名年輕人過來。」

像他這樣的修行者,在整個南朝自然已經有了一定的地位,身份比起此時的林意不知要高多少,然而他卻特意用了請字,所以他身旁的這名近侍也頓時聽出了他對那名年輕修行者的敬重。

這片石礫地原本是戰鬥最劇烈的地方,但其中大多是修行者,撤離的時候也走得最快,反而第一時間變得安靜起來。

老人身邊的近侍快步離開老人的身邊,到了林意的面前。

這名近侍對著林意躬身行了一禮,然後說出了老人的請求。

林意幾口行軍口糧入腹,心中稍定,本來他還要繼續再吃,但想著這樣一名劍師要見自己,自己還在吞嚼食物終究不太好,所以他點了點頭,還擦了擦嘴角,便跟在這名近侍的身後走向那名老人。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