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一百四十五章 南北差異(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南北差異(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周景宗心頭一片茫然。

他看著林意告辭離開時心頭都很茫然。

就只是這樣一句話,他就成了三清學派領袖的學生?

對於他這種出身於六同郡的學生而言,若是被三清學派里某個大賢看中收為部屬,就已經是幸運至極的事情,甚至傳到六同郡,恐怕會整個郡都轟動,光大門楣。

他呆立在石礫地上,怎麼都覺得不太真實。

「萬物有靈,覓食生存為靈長根本,但德行卻將各類生靈自分等階,有些生靈無德,便被視為牲畜,有些生靈有德行,更不只對同類生有慈悲心,便被認為聖賢。在我學派看來,德為根本,德而重禮,知廉恥,懂仁孝,方算是合格。既然你不反對林意讓我收你為學生,那你還不過來見禮?」

老人看著這名茫然的少年,溫和的說道。

周景宗的身體再次巨震。

他從不真實開始變成真實,他渾身大汗淋漓,知道這名老人既然如此說了,便意味著真正已經承認收自己為學生。

三清老人雖然經常在外面講學,但是能夠跟隨在他身邊的親傳學生,卻是少之又少。

更何況這些話語雖然溫和,但卻包含著許多道理和要求,實是拜入門下之後的第一堂課。

他既是震驚,又是惶恐,頓時拜伏下來,對著三清老人行了一個大禮,道:「學生周景宗,見過老師。」

「你是如何見了林意?」

老人頷首,算是見禮,然後問道。

他覺得林意很有趣,也很好奇林意為什麼會特意折返回來,將這名六同郡少年推薦給自己。

周景宗不敢有隱瞞,細細的將自己如何遇到林意,又如何加入鐵策軍來到這裡說了一遍。

「你加入鐵策軍,是因為別人不願意加入鐵策軍,是因為覺得鐵策軍這樣的軍隊其實才更值得尊敬?」老人細細的聽完,也認真的問道:「你想以自身的做法,改變許多人的想法?」

「自幼所讀的書,都教人明理,教人正身,教人不以名利物慾為重,然而到了真正做時,大多數人卻都不是如此。」周景宗如實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總有些人要做些別人認為是傻的事情,總有些人要追求自認為對的道理,我這麼做,哪怕多有幾個人認為我做的是對的,便是值得。」

「有些人知利而不知廉恥。」老人感慨的笑了起來,他越發看重林意,「我們三清學派講的就是身體力行,自己做事,不用多說,讓別人來看禮義廉恥,自行在心中判斷。今後不管如何,我希望你不忘今日和我說話時的本心。」

「學生謹遵教誨。」周景宗再行大禮。

「走吧。」

林意走到元燕身側,對著她說了一句。

元燕怔了怔,「你不阻攔我了?」

「我只是擔心你的傷勢。」林意無可奈何的看著她,道:「既然你決意要去,我也沒有什麼辦法,到時要是遇到我無法應付的危險,你便自己逃了。」

「誰要你擔心我的傷勢?」元燕在心中忍不住嗤笑了一聲。

但下一刻,她卻是沉下眼瞼,在心中也鄭重的想道,看在你這般認真在意我傷勢的份上,將來若有可殺你的機會,我也說不定放你一次。

然而她雖然心中的確如此想,也只不過是說不定。

因為她所處的位置不同,因為她的所見,比一般人所見的世界更為殘酷和真實。

按著元燕指點的方位,兩人出了這片石林,沿途有不少將領和軍士,都是紛紛和林意或躬身,或頷首為禮。

他們都見著了林意這名年輕的修行者在戰場上的表現,雖然其中大多數人和林意素不相識,甚至到現在都未知道林意的姓名,但是心中卻都是好生敬服。

往日里所有的將領和修行者身穿戰甲看起來都很威武,尤其有些修行者身上的衣甲或是手中兵刃天生都和尋常軍士的不同,看起來不凡,然而不管如何看起來威武不凡,到了戰場上,才能看得出這人是真正的強悍,還是懦弱。

林意儘可能的回禮,出了石林,山林里迅速變得靜寂起來,空氣也不像那片混亂的戰場上到處塵霧瀰漫,幽靜的樹木間籠罩著一層清光。

順著溪水的聲音,林意先行找到了一處水源。

他胸口的蟒珠沒有任何的變化,他小心的嘗了一些,確定從石縫中湧出的山泉沒有任何的問題,這才狂飲幾口,將隨身所帶的水囊加滿。

林意口乾舌燥的感覺被冰冷的泉水沖淡,他開始慢慢的咀嚼著行軍食糧,然後打開了三清老人贈給自己的行囊。

他對元燕其實沒有什麼防備,他當然怎麼都不可能想到,這樣一名看似尋常的南朝少女,竟然會是北魏的長公主。

三清老人身邊那些近侍交到他手中的這個包裹看起來很普通,外面是一張看上去也並不整齊的牛皮,然而內里卻是襯著棉布。

當乾淨的棉布打開時,無論是林意還是他身側的元燕,全部。

裡面的東西其實很簡單。

唯有一塊用軟臘封著的塊莖,一頁薄薄的紫金紙片,還有一個白玉丹瓶。

只是這塊莖即便用軟臘封著,哪怕是林意此時的嗅覺極為靈敏都沒有嗅到獨特的氣味,然而隔著一層白色的薄臘,塊莖內里淡金色的光華,卻還在隱隱透出。

這就是一塊地仙翁藥王。

林意愣了數個呼吸的時間,他將這塊藥王拿了起來。

的確就是如此。

隔著薄薄的臘層,他看清楚這塊地仙翁藥王通體就像是色澤濃郁的琥珀,和他在陣中所見的那塊地仙翁藥王一樣,只是這塊尺寸略小,只有一個拳頭大校

原來那片石林不只是產出了一塊藥王,在他看到那塊藥王之前,三清老人和他的近侍們,其實也已經得到了這樣的一塊。

光是這塊藥王,就已經是一份重得驚人的大禮。

元燕的雙唇微啟,久久才合上。

她也很清楚這樣一塊藥王的價值,她都開始有些懷疑這些南人的價值觀是不是出了問題。

「我已經給過你一塊地仙翁。」

林意深吸了一口氣,將這塊地仙翁收好,然後對著她輕聲說道,「靈荒已至,我有不少至交好友也很需要這種提靈靈藥,我想要帶出去給他們。」

元燕點了點頭,她的眉頭又不自然的皺了皺。

不只是三清老人,現在的林意也是這樣,給她的感覺是否真的南朝和北魏人對於事物的看法真的不一樣?

難道南北之間,許多想法和習慣真的有本質性的差別?

她並不知道林意所修的大俱羅功法不需要這種提靈靈藥,在她看來,若是換了自己,自然第一時間吃掉,哪裡還會留給別人?

林意捏起那頁薄薄的紫禁紙片,在林間昏暗的光線里看清上面字跡的同時,他再次震祝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