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好的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好的故事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沒有。」

林意原本已經停手,聽他這麼說,頓時又掄起狼牙棍砸了兩下。

不知為何,元燕覺得很好笑。

她忍不住笑了起來,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

「你知道你砸掉的是什麼東西嗎?」

羅烈侑的神色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他面無表情的看著林意,問道。

「看上去像是一柄飛劍。」

林意抬起狼牙棍,朝著坑中那柄劍看去。那柄飛劍看上去很凄慘,在枯枝和腐爛的泥土中,已經看不出原來的形狀,就像是被掩埋多年的鐵片。

「不過應該不是什麼好東西,這樣就輕易砸爛了。」林意看著羅烈侑,也故意麵無表情的說道。

元燕覺得更加好笑,笑得更加大聲了些。

「我二十三歲時,剛剛感氣成為修行者,有一支使團從景洪而來,景洪是前朝西南邊陲之外的一個小國,這支從景洪出發的使團,是第一次來我們南朝朝貢,對於他們這種小國而言,能夠每年朝貢,領略一下上國風采,哪怕是帶些工匠書籍回去,也是值得。」羅烈侑垂下眼瞼,緩緩的說道:「當時是前朝,我作為某地鎮戊軍的一員,跟隨軍隊去迎那支使團。不知道如何走漏了風聲,沿途有大賊寇知道這支使團第一次來南朝朝貢,所帶珍寶甚多,所以我們剛剛迎了那支使團便遭受了伏擊,死傷慘重,當時我最好的數名朋友全部戰死了。但我們依舊完成了交接,將使團平安交付到下方接應的軍隊手中。」

林意和元燕倒是不知道羅烈侑此時說這些是什麼意思,但知道肯定和這柄飛劍有關,一時倒是聽得有些滋味。

「在我們地方軍看來,圓滿的完成了此次任務,即便死傷慘重,但能將他國的使團平安送達,這自然是件很榮耀的事情,我們那些死去的弟兄,也很榮耀。然而故事卻並非如此結束,後來並未過多久,我們聽到消息,那支使團在距離我們交接后不過數日,便在一個埡口又受伏擊,整個使團都被殺死,珍寶被虜掠一空。而後其實不到半年,我卻又震驚的發現,當時使團的一些珍寶,在我地方軍的某名上峰將領的手中出現。」

羅烈侑用一種很古怪的目光看著林意砸出的那個坑,看著坑裡那柄已經不成模樣的飛劍,「這柄飛劍便是其中之一,故事的最後…我認出了這柄飛劍,從而查出了所謂的兩批馬賊,其實都出自這名上峰將領的安排,後來我設法暗算殺死了這名上峰將領,算是為我當年的那些弟兄報了仇,然而這件事的本身,卻改變了一名年輕的修行者的一生。」

「在當年我剛剛成為修行者,成為南朝軍士之時,我也和你一樣認為一切自有公道,認為為了完成軍令拋灑熱血是值得的,然而現實卻比這片山林還要陰暗。」

林意聽得很認真,他認真的聽完了這些,不等羅烈侑再發表些什麼意見,他便搖了搖頭,道:「在故事的最後,熱血的少年變成了內心陰暗的無恥之徒,變成了他之前所憎恨的那種人,然而我認為很好的故事,應該是那名熱血少年設法為他的兄弟們的報了仇,然後令那名將領的惡行為天下所知,然後自己成為那種可以殺死更多那名將領一樣惡人的存在。正義得到宣揚,陰暗無恥得到報應,不應該是這樣嗎?」

「這種道理,你應該去和我那些死溶說,只可惜他們到了現在,恐怕是連骨頭都爛掉了。我當年沒有死,只是比他們運氣略好一些而已。」羅烈侑冷漠的笑了起來,「那樣的人殺得光嗎,現在的我,只想好好的活著,一切都是假的,唯有屬於自己的力量才是真的。」

「那麼告訴你我行蹤的那名將領呢?」林意搖了搖頭,「你和他的友情也是假的?若是你還有可以信任的朋友,你為何不想著可以多交這樣的朋友?」

「當一個人改變之後,他自身便難以再找到以前那種可以信任的朋友。」羅烈侑淡漠的說道,「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並不是希望你能了解我的心路歷程,而是告訴你這柄飛劍對我有著特殊的意義,告訴你我很憤怒,告訴你我是那種為了自身利益什麼手段都能用的人,所以你和這名女學生想要死得舒服和乾脆一些,便最好將你所知的那門功法現在就告訴我,否則我會讓你們後悔來過這世上。」

「我很怕。」林意微微轉頭,問元燕,「你怕不怕?」

「我也很怕。」元燕笑了起來。

她自己都並未注意,她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已經笑了數次。

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愛笑。

羅烈侑沒有再說話。

只是他的內心真的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他沒有想到當自己已經體現出這樣的力量,說了這些話之後,這兩名小輩竟然還敢如此對他,竟然還敢用這種方式故意羞辱他。

所以他決定真的用很殘忍的手段來慢慢殺死這兩名小輩。

咚!咚!咚!咚!

在下一剎那,林意和元燕只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像是被一隻鐵手死死的抓住,用力不斷的捏著,擠壓著。

這聲音來自於羅烈侑的足底。

羅烈侑朝著兩人走來。

他的真元力量不斷從腳底朝著地里衝擊,接著一股極為詭異的力量震蕩著地面,發出令兩人極為心悸的衝擊波和聲音。

林意只是覺得心臟有些難受,除此之外並無其餘的感受,然而元燕的面色卻是大變。

她體內的真元驟然紊亂,這種獨特的震蕩,竟然令她的真元很難凝聚,一縷縷就像是水中的浮末難以成堆。

只是這對於羅烈侑而言才是開始。

他原本就不是普通的修行者,他所修的功法,大多來自那名被他暗算殺死的上峰將領,而那名上峰將領的功法,其實很多都來自那個小國使團準備供奉的修行典籍。

他只是一步步的朝著林意和元燕走來,他的腳步聲還在繼續,雙手的衣袖之中,卻是流淌出兩條灰色的飄帶。

這兩條飄帶很像是某些南朝少女的長袖,看上去只是柔軟的絲質,然而卻閃耀著黃光。

他的真元不斷的從體內湧出,流淌在這兩條灰色的飄帶上。

這兩條灰色的飄帶如同活物,朝著林意伸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