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一百五十七章 悔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 悔意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不用回頭,羅烈侑就知道這是一根飛針。

這根飛針來自他身後的一株大樹的樹榦之中,就是元燕先前射出的那一根飛針。

對於如意境的修行者而言,的確有直來直去的射出飛針再收回的手段,然而即便是他,也從未聽說過如意境的修行者能夠在飛針射出這麼長的時間之後還能收回。

羅烈侑的手中出現了一根烏金色的短棍。

他沒有轉身,短棍往後敲去。

叮的一聲震響,從背後射來的飛針便被他這一擊砸飛出去。

只是也就在這一剎那,他的身前響起十餘道破空聲。

依舊是那些尋常的棱形鏢,巴東郡一帶的修行者手中常見的暗器,然而此次的十餘點寒芒,飛落向他身體的路線卻各自不同。

啪啪啪啪

兩人之間的空氣里響起無比密集的聲音。

羅烈侑的身體閃動著,他的左手手掌將所有他閃避不開的寒芒盡數拍落。

無論是飛針還是這些暗器,並沒有一件能夠真正傷及他的身體。

只是他看著元燕的目光已經徹底不同。

這種揮灑暗器,用真元將暗器以不同線路飛行的手段,同樣也不是一般的修行者所會的手段。

元燕便在此時真正出劍。

她的神色一片肅然,看著羅烈侑的眼神里,甚至出現了瘋狂的意味。

這才是她真正的殺招。

一聲厲嘯從她輕薄的雙唇間迸發出來,極為尖利。

當這聲厲嘯發出之時,在她的身體深處隱匿許久的強大真元,瞬間以恐怖的速度注入了她手中這柄南朝名劍。

這柄劍瞬間亮了起來。

一輪明月在她的手中生成。

「這是什麼劍式?」

羅烈侑霍然變色,他的感知里竟然也是一片劍光,卻分不出那一道劍光是真正的實體。

他的身體瘋狂的朝著後方退去,與此同時,他手中握著的烏金色短棍發出急劇的金屬震鳴,一片烏金色的光芒從短棍上潑灑出來。

與此同時,有數道月光般的劍氣衝擊在這片烏金色的光芒上,發出噗噗的聲音,變成一簇簇好看的往外崩碎的白芒。

羅烈侑一聲悶哼。

他的身體劇烈的震動了一下,一股血泉從他的左鎖骨下方激射出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一剎那,由心的震驚甚至是懼意壓過了貪婪,他的身體繼續急劇的往後退卻的同時,一聲厲喝也從他的唇齒間迸發出來。

這種能夠凝劍氣激射的手段,他甚至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元燕握劍的手在此時微微的震顫起來。

她心中沒有任何的得意情緒,反而有種深深的悔意。

她沒有想到,自己動用了最強的手段,竟然沒有成功刺中對方的心脈。

只是差了數寸,她的那一道劍氣就能殺死此人。

早知如此,她這種手段便應該再押后一些使出。

只是修行者的生死戰鬥里,沒有早知,也沒有後悔可言。

「你絕對不是巴東郡哪個學院的學生,巴東郡沒有任何一個學院能夠教得出你這樣的學生。」羅烈侑的左手落在自己的鎖骨附近,他掌指間流淌出的真元,強行將傷口的流血止祝他看著元燕緊抿的雙唇,一字一頓的說道。

元燕沒有回答什麼。

她不顧咽喉和胸肺間的刺痛,緩慢的深吸了一口氣。

她需要讓自己的心情迅速平靜下來,然後想出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這樣的對手。

然而羅烈侑卻並未給她足夠的時間思索。

一聲厲喝,在她前方的瘴氣中響起。

羅烈侑的雙腳連續猛烈的踐踏著地面,一種如神王錘鼓般的聲音,不斷的從地底傳到她的心臟。

噗的一聲。

她的心臟無法承受這樣的壓力,一口鮮血從她的口中直接噴了出來。

這是先前羅烈侑用過的某種秘術,當這種秘術再度襲來,境界的差距,不只是讓她心脈受損,而且還令她體內潛藏著的真元都無法順著她的心意流動。

她手中的長劍變得沉重起來。

她的面容變得蒼白。

怎麼樣才能不被面前的這人殺死呢?

她腦海之中依舊想著這個問題,然而此時更清晰的出現在她的腦海的,卻是用何種手段自盡,以免落在對方的手中受辱。

羅烈侑的眼睛里出現了一些譏諷的神色。

他看出了這名少女的想法。

他的腳步聲陡然一頓。

那種錘擊著元燕心臟的聲音突然消失。

噗!

元燕再吐一口血。

她原本在竭力的控制著自己體內的真元,但這一刻她體內的壓力瞬間消失,她體內的真元卻是在她的摧動下,如同脫韁的野馬,反而瞬間沖潰了她的數條經絡。

一道可以用「陰暗」來形容的風聲低沉的響起。

元燕的腰間響起輕微的響聲。

一種金屬特有的冰冷刺感落在她的肌膚上,接著深入她腰間的血肉。

在這一刻,元燕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但是她的感知依舊十分清晰。

她知道刺入自己血肉的,是一柄飛劍。

羅烈侑這名詭異的修行者,竟然不只一柄飛劍,他還有一柄更為陰險的飛劍。

當這柄飛劍刺入她的身體,許多絲真元便從這柄飛劍的劍身上急劇的流淌出來,深深的扎入她的經絡和血脈之中。

她的身體僵硬了起來。

並非是太過驚恐導致,而是她對自己的身體,真正的失去了控制。

「你」

也就在這一剎那,面上已經顯出快意的羅烈侑突然叫了一聲。

他感覺到自己鎖骨下方那處劍創里燃起一股可怕的力量,也在迅速朝著自己的身體里蔓延。

當他垂下頭的剎那,他看到自己那處創口又在流血,但是流淌出的鮮血,卻是一種詭異的綠色,如同孔雀的羽毛。

「什麼毒1

羅烈侑又驚怒的厲喝了一聲。

這種毒素不只是在侵蝕他的血肉,而且在消融著他體內的真元。

而且在這一刻,他反應過來了這毒素的來處。

那種純凈的劍氣不可能附帶毒物,這毒素便來自於他的手,來自於他之前抓過的影毒針,或者那種看似尋常的暗器。

「難道這就是自己最終的命運?」

元燕沒有在意羅烈侑的聲音,她的心中響起這樣的聲音。

因為她知道對方中毒這件事無法改變任何東西。

既然對方的修為和真元力量已經讓她產生了錯誤的判斷,既然那一劍都無法殺死這名修行者,那對方也依舊可以在這樣的毒素侵襲下堅持很長的時間。

她不想就此死在這個人的手上,或者被這個人還要臨死前羞辱。

然而她自己都沒有這種毒素的解藥,所以這就像是日出日落一樣,一切有著固定的結果,已經不可能改變。

或許再給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即便對方擁有著那樣可以直接震散她真元的秘術,她都可能會做得更好一些,有可能能夠殺死這樣的對手。

只是不可能再有重來的機會。

她感到了深深的悲哀。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