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霸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這是介晶?」

林意俯下身去,當他拾起這三塊晶石的瞬間,他臉上的神色也瞬間變得精彩起來。

元燕慢慢的點了點頭。

她用了數個呼吸的時間才平靜下來,伸出一根白生生的手指,點了點其中那顆粉紅色的橢圓晶石和深藍色的,表面全部都是凹坑的晶石,道:「這兩塊應該就是介晶,另外那塊應該是承接這介晶元氣的東西,就像是飛劍劍胎。」

聽著她的這些話語,林意的目光落在了那片銀白色的,只有一寸長短的薄薄晶石上。

這片銀白色的晶石散發著一種類似精金的光澤,的確很像是修行者的飛劍劍片。

「這麼說,他先前便是在用這些東西煉器?」林意有些反應了過來。

「應該便是如此。」元燕點了點頭。

介晶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是一種奇妙的晶石的統稱,迄今為止,被修行者典籍記載的介晶一共有二十三種。

無論是眼前的這紅粉星光晶還是藍淬晶,都是屬於此類。

這些晶石的外表形態、色澤各異,但是功效都是完全一樣——這些晶石都蘊含著一種獨特的元氣,這種元氣可以被修行者的真元煉化,然後和一些玉石、精金結合。

介晶的元氣可以和修行者的神念更好的結合。

最簡單而言,若是一柄普通的飛劍,在融入了介晶的元氣之後,這柄飛劍的品質就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修行者使用這柄飛劍時,這柄飛劍會在他自己的感知里變得更清晰,可以更加隨心所欲。

使用起來越是隨心所欲,就意味著這柄飛劍會更靈動,更迅捷,而且能夠飛得更遠,更好的承接修行者自身的真元。

所有的介晶除了這種完全相同的強大功效之外,還有一點是完全相同,那就是,所有的介晶雖然都是極有名氣,多見於修行者典籍的記載,然而真正的存世量極少。

少到何種程度,元燕恐怕比世間絕大多數的修行者更清楚。

北魏建朝至今,在北魏境內發現,進獻給北魏皇宮的介晶,也只不過一共五枚。

這五枚介晶也早已經消耗一空,一顆都沒有剩餘。

然而現在林意的手中卻有兩顆介晶,這種感覺,真的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他的身上居然有兩顆介晶?」

林意也是有些無語。

畢竟對於整個修行者的世界而言,天才常有,但這種極為稀缺的寶物卻是不常有。

出於直覺,他掂了掂那片銀白色的薄晶。

分量很輕,但是感覺很堅韌。

最為關鍵的是,他此時體內沒有任何的真元,但是這片銀白色的薄晶在他手中掂量時,都給他一種要自然浮空的感覺。

「這種晶石你知道是什麼嗎?」

他看了元燕一眼,問道。

這種晶石他自己並不認識,但很顯然也非同一般。

「空懸晶。」

元燕點了點頭,這種晶石對於她而言倒不算陌生,在北魏皇宮的國庫里,這樣的晶石也有數片。

這種晶石也有一種很奇特的功效,在真元注入之後,便會變得更加輕靈,它飛遁起來的破空聲也很小,是煉製飛劍的極佳材料。

「想不到你所知這麼多。」林意大為佩服,他又想了想道:「這三塊東西肯定是厲末笑身上掉下來的。」

元燕白了他一眼,心想你這不是廢話。

「既然是他在戰鬥之中掉落的東西,而且他怎麼都算是我師兄,卻是不能就此佔為己有,兩人一起分了。」林意看著她輕聲說道:「先暫且放在我身上?等出了眉山,我設法讓人帶給他。」

「那隨你。」

元燕對這介晶自然也很心動,她口上雖然這麼說,心中卻是忍不住想,恐怕那厲末笑先前站得太高,現在摔得太狠,哪怕你說還給他,他都未必好意思收。

「不過倒是最好他不承認和我打過一架,敗在我手中還丟了這三件東西。」林意突然笑了笑,道:「那若是他愛面子不要,到時候我和你便一人一塊介晶分了。」

「你這人」元燕看著林意滿懷期待和不懷好意的笑容,陡然也覺得林意很招人恨,她忍不住道:「你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君子。」

「那也不能怪我,我也很無奈。」

林意一臉無辜,「方才你又不是沒有見到,我都喊他師兄,他卻是莫名其妙直接出手教訓我。」

「難道是你在學院之中名聲不好?」元燕也很疑惑,她故意說道。

「怎麼可能,我在學院之中最有人緣。」林意女人緣三字差點脫口而出,但是在這樣一名少女之前,他還是及時收口,否則臉皮顯得太厚。

他的心情現在極佳。

雖然此時還未見到陳寶菀,但是連厲末笑這種天才都在這裡肆無忌憚的又是布陣,又是煉器,至少這一帶迄今為止十分安全。而且厲末笑在整個建康城是數一數二的天才,但他戰略得當,被他如此擊敗。

在他看來,能擊敗一次,便意味著面對這種級別的對手,他也能夠找到戰勝之法。

以他現在的修為增長速度,恐怕沒有特別際遇的話,厲末笑今後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如此算來,那前些年,建康城裡那些曾依託家中勢力,修為遠遠將他拋在身後的年輕才俊們,現在也已經大多都不是他的對手。

「什麼齊天院二虎,南天院二狐,我現在是建康城一霸。」

林意想得開心,忍不住呵呵傻笑。

他這種行徑自然還有些孩子氣,看著他此時的樣子,元燕雖然猜不出他心中具體想法,但怎麼看都知道他是得意。

「不要忘形。」

她白了林意一眼。

她現在的心情其實也很不錯。

在過往的很多年裡,她的周圍始終環繞著許多修行者,只是那些修行者都成熟穩重,或者心機深沉,不可能有林意如此隨意和孩子氣。

和林意相比,那些人更像是行走的兵器,不像是個真實的人。

「也不知道他在這裡布這個陣是做什麼?」

林意的注意力,卻很快的落在了山坡上那些縱橫交錯的劍痕上。

昨天寫太晚,今天果然就有點萎寫到這個時候已經寫不動了,只想睡覺所以今天這一更,明天繼續三更。還有後天也是三更,補些欠賬。要有信譽,至少要撿回節操)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