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一百七十六章 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 線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林意忍不住大翻白眼,「那也要看這靈藥對我有用無用。」

此人號稱跟隨自己做自己的近侍,現在卻是將自己當成嗅覺靈敏的獵犬幫助找靈藥?

「有用,怎會無用。」

容意毫不猶豫,道:「那可是火璧蟲。」

「火璧蟲?」

林意和元燕互相望了一眼,異口同聲,「這眉山一帶有火璧蟲?你在開玩笑吧。」

火璧蟲不同於一般靈藥,它是一種活的蟲豸,不過晾乾磨粉之後便可入葯,它的功效也是十分驚人,能大大增強經絡韌性,而且服用之後再也不懼寒冷。

對於修行者而言,不懼寒冷只是可有可無的特性,即便是如意境的修行者,在隆冬也可以直穿單衣而不懼嚴寒,但是增強經絡韌性,這便極為有用。

修行者的肉身和真元相比,總是顯得脆弱,超過極限的真元流動,直接就會令修行者經絡受損,真元如流水,經絡如河道,若是經絡強韌,河道寬闊能夠承受更猛烈的真元噴涌,那必定可以用一些非同尋常的手段。

火璧蟲在整個修行界都很有名氣,便是因為它可能是起勁為止,修行者世界發現的唯一一種可以令經絡強韌許多的靈藥。

但也正是因為有名,所以林意和元燕都很清楚,這種異蟲只有在北地那些常年封凍之地才有少量出產。

這種異蟲常年生活在凍土之中,靠一些凍土刺木的根係為食。

這眉山之中怎麼可能會有出產。

「當然並未玩笑,我都親眼見了。」

容意麵對林意和元燕質疑的目光,卻是反而有些得色,道:「就在距離這裡不遠的山中有些山裂洞窟,其中陰冷不堪,有寒泉形成的小天地,其中甚至有小型冰川洞窟,我還在裡面採集到了一株冰霧草,我親眼見了幾隻火璧蟲,只是那火璧蟲動作迅速,往冰縫之中亂鑽,頃刻不見蹤影,我也無法可想。但你說你嗅覺特異,便或許就能將它們從冰層之中找出。那火璧蟲身上有淡淡的辛辣異香。」

「你說的是真的?」元燕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若真是如此,那她都要設法去尋那火璧蟲。

她回到北魏之後,尋常提靈藥物根本不缺,即便靈荒到來,她也根本不需擔心自己真元修鍊問題,只是這種火璧蟲卻是絕品,即便是北魏皇宮的庫藏之中也是沒有。

北地常年封凍之地都是連修行者都很少踏足的不毛之地,以往修行者世界發現火璧蟲,也只是因為一些巧合,而非刻意所能獲得。

「怎麼可能有假。」容意都有些頭疼,「若是再有疑慮,移步跟我過去看了就知道了。」

「那便過去看看。」

林意也頗為心動,這種火璧蟲可是連眉山採藥經上都沒有提及,若是真能在眉山找到,那也真是一番奇遇。

「隨我來。」

容意大喜,他一邊開始吞服林意給他回禮的培元朱果,一邊轉身大步往南而行。

他從羅州而來,來時不過命宮境,此時吞服這些培元朱果,鐵定已經晉陞承天境,在以往各代,他這個年紀也已經算是修行者之中的佼佼者。

若是再得火璧蟲,那便真是歷代修行者之中得天獨厚的神子一流。

「這靈仰草藥力烈不烈,你吞服一株有沒有問題。」

看著容意吞服培元朱果,林意也不客氣,拿著那株可以提升感知的靈仰草便問道。

「藥性並不烈。」容意示意林意可以直接服用。

「居然有點咸。」

林意將靈仰草放入口中大嚼吞下,瞬間只覺得一股清氣在腹中升騰起來,直衝天靈,但是口中卻咸澀不堪,感覺就像是吞了一把粗鹽一樣。

「口味如此。」容意笑了笑,培元朱果產生的靈氣也在他體內開始化開,他心中抑鬱倒是也化開了不少,至少從目前來看,這林意雖然有些難纏,脾氣有些古怪,但至少算是性情中人,非常直爽。

此時元燕其實也是徹底放鬆了下來。

先前她來這裡時,心中依舊想著要設法獲取陳寶菀的信任,覓機將陳寶菀擄走,但若是真按她希望的發生,那到時林意如何處理,林意發現她真正身份時,對她此種行為又是如何看法這便讓她心中沉重。

然而這裡註定已經見不到陳寶菀,她便已經不需要再考慮這些事情。

從一開始進入眉山開始,她身上便擔著無數事情,到這裡才算是真正的放了下來。

跟在林意身側的她,腳步便真正的輕了起來。

她踩踏著長草往南行,看著平靜的草原,感覺便像是在踏青。

三名年輕修行者心中各自滿意,皆感覺最危險的時候都已經過去,在這行走之中,也並未刻意的去隱匿行跡。

他們三人走過這片草原,形成一條清晰的線。

被他們踩踏在地上的荒草也依舊是青色,然而從高處往下,這條線卻如同黑色。

在他們的身影消失在這片荒原之中后不久,一些修行者來到了先前厲末笑布陣的山坡。

這些修行者都是南朝的修行者。

他們的身上都穿著精緻的衣衫,其中數人身上的青色衣衫上,甚至用金絲和銀絲鑲邊和刺繡。

為首的一名修行者偏偏身穿著很尋常的布衣,青色的布衣洗的已經有些月白,袖口和領口甚至已經微微磨破。

他的年紀也並不大,看上去最多不過三十餘歲年紀,只是他的黑色髮絲里,卻是有星星點點的白色,如同秋霜。

修行者在修行的過程里,體質都有脫胎換骨的改變,即便有一些先天缺陷,後天也能補足,所以在修行者的世界里,白髮早生,往往只是因為憂思太重,日夜需要思考的東西太多。

這名修行者很像一名文臣,他的身上沒有特別的冷血氣息,面容很溫和,不算太過俊秀,但是很清秀,給人容易接近的感覺。

他的目光也很溫和,但給任何人都有分外睿智之感。

他安靜的看著林意等人留下的那條線,他原本來此處和林意也並沒有什麼關係,只是在來到這裡之前,他卻聽到了許多和林意有關的事情。

尤其在踏上這片山坡之時,他又接到了部屬回報的林意和厲末笑之間的事情。

如此一來,他便覺得林意今後對於整個南朝都意義非凡。

他很自然的將很多線牽在了一起,他所計算的事里,便多了林意這一件。

「你去殺這林意。」

他對著身側一名修行者溫和的輕聲說了一句,「但當然不是真的殺死,只是要讓他信,你是蕭家的人。」

晚些時候還有一更)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