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一百七十七章 各有所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各有所思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他所對身側的這名修行者其實和他氣質十分相近,給人的感覺也像是一名尋常的教書先生。

即便這名修行者身側斜斜的掛著一柄長劍。然而長劍的劍鞘也是用黃竹製成,看上去沒有半分的殺氣,倒像是建康那些文人雅士作為裝飾的用具。

聽著要讓他殺林意的第一句話,這名修行者有些不解,劍眉深深的皺起,但是聽到接下來的第二句話,他便徹底懂了,只是輕嘆一聲,「有些難辦。」

的確有些難辦。

能夠擊敗厲末笑的人並不簡單,更何況此時這名少年身旁還有兩人也並不差,對於這名修行者而言,要真正殺死林意並不難,難的是要落敗,還要讓對手毫無察覺,這便是真難。

為首那人淡淡一笑。

他清楚他身旁這些修行者的能力。

有些難辦,也只是一句玩笑話。

他身旁那名掛著黃竹鞘長劍的修行者也不再多言,身影一動,便如同一道青雲輕飄飄的落了下去,沿著那條線,往南而行。

林意的腦門有些發漲。

和之前吞服提升感知的靈藥不同,當這靈仰草的藥力在他的身體里徹底化開,一股股清氣沖入天靈之後,除了和之前一樣的耳聰目明的感受之外,他還感到自己的腦袋漲得有些要炸開的感覺。

但這種感覺也持續了很短的時間,接下來很快,他感覺到就好像有一些東西,在從自己的腦海里要被擠出來。

這種感覺很奇怪。

那些要被擠出來的東西,也並非是和鮮血、真元一樣的實物。

所幸他看的雜書足夠多。

見識多,便更容意幫助他判斷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只是花了數十個呼吸的時間,便知道此時在自己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他的神識感知,如同形成了實質。

如同形成實質,當然也並非是真正的形成實質。

這是一種玄妙的狀態。

修行者的神識強大到一定的地步,便在調動真元和氣血上有了驚人的突破。

承天境中階之上的修行者,便能夠以神識念力令真元離體,讓真元變化出各種形狀,產生不同的妙用。

但只有到承天境巔峰,接近神念境的地步,才會達到神識如有形之物的地步。

到了這種地步,甚至能令真元離體之後,還能因為修行者的神念控制而在修行者身外留存很長的時間。

這便意味著更多的真元妙用,更多詭異的手段。

林意有些感慨。

真元妙用他是不可能擁有,只是沒有想到的是,他的神識感知之強,反而都已經接近神念境的修行者了?

「怎麼了?」

元燕察言觀色很細緻入微,她明顯感覺到了林意的異樣。

林意苦笑了一下,他張了張嘴,卻不知該如何解釋。

若說自己的神識之強幾近神念境,說出來都恐怕沒有人信,但也就在此時,他卻是已經感受到了境界提升過快之後的不利影響。

他腦門發漲的感覺緩緩消失,只是卻覺得身體在發沉,感覺自己的身體如同衰老一樣,行動緩慢。

「境界提升太快,肉身跟不上神識」他看著元燕,忠實的說出了此時的感受。

「很正常。」

元燕道:「只是需要一些適應的時間。」

「你修的是什麼樣的功法,怎麼我絲毫感覺不到你的真元波動?」容意轉過身來,忍不住看著林意聞到。

他其實一路上都在靜心感知林意身上的氣息,只是當他三串培元朱果都吃完,當修為節節上漲,已經即將接近那個重要的關口,他都可以感覺到自己距離真正的承天境應該恐怕只有盞茶時分時,他都根本沒有感知到林意任何的真元氣息。

只是林意走動之間,他卻分明能夠感覺到林意身體里蘊含著的一種可怕力量。

那些掛在林意身上的重物,似乎毫無分量,輕得如同幾根樹枝一般。

林意也有些難以回答這個問題。

「你真的很幸運。」元燕卻是看著容意,輕聲說了一句,「他修的是一種很獨特的功法,而且你根本猜想不到來自何人。」

元燕雖然說話的聲音很輕,但是她的語氣卻很認真,甚至帶著一些感慨。

她已經將林意認定為何修行者的傳人。

既是南方三聖之一的真傳,容意跟著他,豈不是幸運?

「這」

容意有些吃驚,但他聽元燕此時的語氣,便覺得這應該涉及林意修行的隱秘,所以他也不再問下去,只是猶豫了一下,還是好奇,「那你現在的力量,相當於何種境界?」

「如意境的修行者應該都能應付,承天境便不好說。」林意想著死在他和元燕手中的羅烈侑,此時他已經十分清晰,承天境的修行者的實力不能一概而論,就看各自利用真元的手段的高下。

「承天境不好說?」

容意聽出了這句話之中蘊含的意思,頓時有些無語。

這意思是說,有些承天境的修行者,便已經能夠應付了?

林意卻也不再答話,他此時忍不住想著,承天境之上,修行者的身體自然也是跟不上神識的速度,但是他們有飛劍,有真元代替他們的拳腳,只是自己,該如何再讓自己的出手變得快些?

元燕也一時沉默,她此時想起南方三聖,想到那何修行的生平,便想到林意是何修行的弟子,那不知除了這獨特的煉體功法之外,還有什麼特殊的手段。

她離開眉山之後,林意在南朝為將,必定也成為她將來在戰場上的對手。

雖然她並不想親手殺死她,但對於她而言,對林意了解得太少,終究也是不可預知的巨大隱患。

她當然想問得更清楚一些,但是她細想之前林意的反應似乎問到這些修行問題時,林意都刻意迴避。

「快到了。」

也並未過多久,容意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容意手指點的地方,是一片斷崖,斷崖的下方,有白色的濃霧升騰不息。

「在那斷崖下方?」林意問道。

容意搖了搖頭,「就在斷崖裡面。」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