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一百七十九章 誤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 誤認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當林意的感知里清晰的出現這五隻火璧蟲所在時,他們之前所在的山崖上方,悄無聲息的出現了那名斜掛著黃竹鞘長劍的修行者的身影。

這名修行者原本很像建康街巷之中尋常的教書先生,只是在這片山崖上停下腳步之後,他略微理了理髮絲,然後從衣袖之中取了一枚金環將自己的髮絲箍在腦後。

除此之外,他又戴上了一枚赤玉指環,指環的內里刻著一個小小的蕭字。

只是這兩件配飾,便迅速讓他顯得富貴逼人起來。

這名修行者的神態依舊平和,他有些不解的看著山崖下方,不知那名少年和另外兩名同伴特意到這裡又直接從崖上下去是要做什麼。

但當他的感知深入雲霧,也感到林意所感知的那些陰冷的氣息之後,他便明白這山體內里別有玄虛。

一抹極淡的微笑出現在這名面容儒雅的修行者的嘴角,他心想著這名林家的少年運氣倒真是不錯,從林望北脫離出建康絕大多數人的視線中之後,這名少年應該在建康城裡沉寂了許久,然而誰會想到他在進入南天院之後不久,便在這眉山裡便能擊敗厲末笑這樣的存在?

誰又能想到,便是在這種眉山之中,這名少年都能和兩名同伴尋覓到一處這樣的寒窟?

只是說來有些悲哀,再優秀的天才也只是天才,當成為真正可以攪動天下風雲的巨頭之前,也依舊只是他所追隨著的那名大人那種人手中的棋子。

……

林意右手中的劍鋒在冰面上滑動。

他沒有感知到此時山崖上這名青衫修行者的存在。

他右手的長劍在冰面上精準的劃出了那幾隻火璧蟲所在的位置,然後他想了想,便將這樁苦力活拋給了容意,「一共有五隻,全部都在這處下方,深約五尺,此時裝死一般,並未走動。」

容意默不作聲的點了點頭。

他和元燕忍不住互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其實尤其是元燕,在此之前見過不知多少尋常修行者根本無法想象的可怕存在,只是對於他們而言,林意這種修為能夠如此清晰的感知,是根本不合道理的事情。

不合道理,便根本無法推測。

容意沒有在這種事情上多浪費時間,他深吸了一口氣,也只是這深吸一口氣的剎那,冰面上響起輕微的響聲。

他手中握著一柄劍,而其餘的八柄劍都輕輕斜斜的刺入了冰面之中。

這八柄劍形成了一個桶形,以林意劃出的那點為中心。

「依舊在裡面。」

林意輕聲的說了一句,他感知出那些火璧蟲在劍鋒刺入冰面的一剎那有些微微的慌亂,但接下來卻是更加沉寂不動。

「小心些。」

容意輕聲說了一句。

在接下來的一剎那,他體內的氣息卻瞬間紊亂起來,他手中長劍的周圍,因為他體內真元急劇的流淌,甚至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嘶鳴!

林意色變。

他的感知里,那些火璧蟲動了起來,瘋狂的順著冰中已經存在的通道,往外逃去。

然而也就在這一剎那,容意往上揮劍。

他就像是提起了一個沉重的水桶。

八柄劍一齊朝著上方提起。

八柄劍中湧出的力量,卻是絲絲縷縷深入堅冰之中,連成了一張網。

嚓一聲裂響之中,八柄劍連著一根柱形的冰晶脫離了地面,朝著林意的身前而來。

晶瑩的冰柱內里,有五點微弱的紅光。

噗的一聲輕響,一點紅光首先脫離了冰面,破冰而出,有些無助的落在寒冷的空氣里。

林意根本沒有多想,他只是用了最簡單的方法,他放開了手中的一柄劍,伸手,直接將這隻火璧蟲抓在手中。

只是拇指大小的一隻小蟲,而且棲生在這種嚴寒地帶,原本身上也不散發任何熱力,然而當他抓住的剎那,這隻火璧蟲迅速發熱,讓他感到如同握住了一塊燒紅的鐵塊。

這種火璧蟲的生死不會影響任何的藥性,所以林意沒有任何的猶豫,反而用力的握拳。

有輕微的爆裂聲在這隻火璧蟲的身體內里響起,在接下來的一剎那,這隻火璧蟲身上的熱力也隨即消隱。

一隻接著一隻,其餘四隻火璧蟲接連脫離了冰面,在空中落下。

容意手中的劍動了。

當感覺到他的出劍速度時,原本想要出手的林意和元燕便再也沒有任何多餘的東西。

啪啪啪啪四聲輕微的脆響在一剎那響起。

容意手中這柄纖細的劍身像擊打蒼蠅一般,輕易的拍中四隻還在空中落下的火璧蟲,在下一剎那,劍影一動,這柄劍的劍身已經輕輕巧巧的將四隻已經被震死的火璧蟲平托在劍身上。

四隻閃爍著紅光的火璧蟲,就像是四塊平放在劍身上的寶石。

「好快的劍法。」

林意對容意徹底刮目相看,這種劍法的精妙,完全不是他所能比擬。

「好劍法,竟然是火璧蟲。」

也就在這一剎那,他們的身後的山裂中,響起了感慨和驚訝的聲音。

三個人都被嚇了一跳,當下意識的轉過頭去時,他們看到一名青衫修行者身上猶帶著繚繞的雲霧,走了過來。

元燕的眉頭深深的皺起,她薄薄的紅唇禁抿成了一條線。

只是這輕慢的一句,便讓她隱然產生了敵意。

林意用最快的速度將手中的火璧蟲和容意劍上的四隻火璧蟲全部收入自己的貼身行囊之中,然後他無比警惕的看著這名在出聲之前都甚至沒有出現在他感知力的修行者,問道:「前輩你是?」

「你不應該拒絕某些好意。」

這名青衫修行者看著他收起火璧蟲的樣子,忍不住微微一笑,然後微微仰起頭,依舊帶著一絲感慨般輕聲說道:「按理而言,你也不應該出現在鐵策軍。」

這句話很容易讓林意產生某種聯想。

林意深吸了一口氣,他看著對方的眼睛,聲音微冷道:「你是蕭家的人?」

青衫修行者沒有回答,只是淡淡的一笑。

在林意看來,這便是強者的驕傲和默認。

即便是連元燕,都覺得是這樣。

「你到底怎麼回事,連蕭家都惹?」元燕忍不住輕聲在他耳邊說道。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