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一百八十章 踏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 踏劍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我哪裡敢惹蕭家。」

林意看了元燕一眼,自嘲道:「這只是一個富家女和貧賤子弟的悲傷故事。」

元燕瞬間聽明白了他這玩笑話里的意思,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蕭淑霏,你居然和蕭淑霏也有這層關係?」

林意無奈,道:「什麼叫做也有?」

元燕沉下臉,不再說話,心中卻是想著,難道不是?你和陳寶菀都有些糾纏不清,現在又突然來個蕭淑霏。現在無論是南朝還是北魏,誰不知道南朝有兩個公主一般的人物,一個是陳寶菀,另外一個便是蕭淑霏。你可倒好,竟和這兩人都有糾纏。

「倒是小瞧了你。」

不知為何,元燕心中忍不住憤憤的補了一句。

對於權貴這些事,容意要領悟得比她慢一些。

怔了數息的時間,容意才明白林意話語里包含的意思,他頓時皺了皺眉,看著那名青衫修行者,不平道:「莫欺少年窮1

他這句替林意打抱不平的話語,卻是讓林意都有些澀然。

元燕都忍不住心中嗤笑出聲。

窮就是窮,哪裡有少年和老年,那些覺得你窮的人,誰管你將來的可能。

每年北魏的洛陽城裡,那條翻著白沫的大河裡,每一場大雨過後,說不定就會浮起幾具抱著這樣憤憤不平的想法而膽敢挑戰權貴的貧苦少年的屍身。

她沒有去過南朝的建康城,但想來天下烏鴉都是一般黑,都是一樣。

真正的權貴不相信不確定的將來,他們習慣把將來的可能掌握在自己的手裡。

若是像林意這種讓他們覺得有威脅的少年,要麼接受他們的安排,要麼便徹底消失在這世間。

「有趣。」

青衫修行者看著容意,他覺得很好笑,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是來殺他的?」

元燕沒有覺得好笑,她無比認真的看著這名青衫修行者,寒聲問道。

青衫修行者覺得容意很有趣,他並不太清楚容意的出身,但是無論從口音還是從容意此時的質樸變現,都和建康城裡的年輕修行者相差太遠,此時看著元燕,他也覺得很有趣。

因為元燕只是一名少女,但此時認真的樣子,卻顯得分外的老氣橫秋,甚至有著一種他不能理解的威嚴。

「除了這樣的事情,還有什麼值得我專門跑一趟?」

青衫修行者微笑的看著她,覺得在這些很有趣的年輕修行者之前,他也要儘可能的顯得邪惡一些,所以他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倒也有意外之喜,誰能想象在眉山這種地方,還能找到傳說中的火璧蟲?」

元燕雙眉微挑,鋒利如刃。

「只是因為兩情相悅,就要將他殺死?」容意卻是不可置信的叫了起來,「你們竟然敢如此做?」

「你很可愛。」林意看著義憤填膺的他,忍不住也輕聲評價了一句。

容意愣了愣。

他直覺自己似乎太不了解建康的世界,但他還是倔強的看著青衫修行者,道:「這樣的道理,我不服。」

「服不服都要打。」

林意的聲音很乾脆的響起,他滿含著敵意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這名青衫修行者,「不管如何,你應該還未到神念境,既然如此,你有什麼把握可以殺死我們三人?」

青衫修行者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林意。

從見到林意的第一眼開始,他心中對林意的評價就在不斷的提高。

他不太明白林意為什麼到此時還能如此鎮定和自信。

「你很聰明,到此時還會用這樣的話語來探聽我的真正修為。」他輕聲的感慨道,「只可惜你並非生在帝王家。」

聽著他這句話,元燕在心中冷漠的說道,生在帝王家也未必是件幸運的事情。

林意還想開口,然而就在此時,他卻感到腳下厚厚的冰層里傳來一陣輕微的震顫。

一股鋒銳的氣息帶著地下森冷的寒氣沁入他腳底,讓他的腳底刺痛。

這是一道飛劍。

無論是他還是容意和元燕,都覺得這名青衫修行者接下來會出手,然而誰都沒有想到,原來對方已經出手。

一柄輕薄的飛劍已經悄然潛行在冰面之下,甚至在此時往上刺出時,才真正的出現在林意的感知里!

在林意此時的感知里,這道飛劍是一截劍片,薄得如同瓦上的白霜,然而切割堅冰往上飛來,卻是如入無物,快到了極點。

林意的身上有天辟寶衣,然而腳底依舊是天辟寶衣無法覆蓋的最薄弱處之一,此時按照任何修行者的直覺反應,必定便是跳開躲避來自腳底的這一劍。

林意也不例外。

他在感知到這柄飛劍的剎那,他的身體便下意識要往上掠起,然而在下一剎那,他卻硬生生的止住了這種衝動。

他的感知清晰的提醒他,即便他掠起,也不可能跟得上這柄飛劍的速度。

他提起了腳,然而身體卻沒有往上躍起。

他腳下的冰面無比堅硬,但是當他的腳往上提起時,有雪白的冰雪從冰面上往上噴薄,這副畫面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他不是踩在堅硬的冰面上,而像是踩在粘稠的水面上,腳在提起時,腳底粘起了很多水流。

只是這些冰雪卻和他的力量無關,而是來自那柄飛劍。

一截銀色發亮的輕薄劍片隨著這些冰雪一齊從他腳底下方衝出,在元燕和容意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剎那,已經落在林意的這右腳腳底。

青衫修行者的面容平和,他此時甚至絲毫不甘心這一劍給林意帶來的損傷,甚至不關心林意的生死。

他雖然完全聽命於他追隨的那名軍師,然而在執行命令的過程之中,他依舊有一定的許可權可以改變命令的內容,若是連這樣的一劍就能直接殺死林意,那在他看來,林意就去死好了。

這樣的一名年輕修行者,根本不值得軍師費心。

對於他的世界而言,林意和眼前另外兩名年輕修行者,也和被他們殺死的火璧蟲沒有什麼差別。

有時候捏死這樣的蟲豸不需要理由,只是看是否有價值。

嗤的一聲輕響。

飛劍刺穿了林意的靴底,在下一剎那,林意腳底的血肉感到了真正的刺痛。

然而也就在這一剎那,林意的眼中充滿無比狠厲的神色,他發出了一聲厲喝,用盡全身力氣,狠狠的踩下!

「噗1

飛劍輕易的刺穿了他的足底,然而也就在這一剎那,林意的這一腳已經狠狠的踏在下方的冰面上。

鮮血在他腳面上往上飛起。

刺耳的碎裂聲在他的腳上和腳下響起。

青衫修行者身體一震,他的眼中儘是震驚。

林意咬牙痛苦的嚎叫起來。

他儘可能的不去看腳上的傷勢,生怕影響自己的決心。

他的腳再次提起,帶著那柄依舊刺在他腳上,已經透出他腳面,但是被他這一擊卻幾乎擊潰附著的真元的飛劍,再次狠狠的跺在地上!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