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一百八十五章 可疑(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可疑(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時間緩緩的流逝,她神情極為寧靜專註的處理著林意的傷口,連睫毛都難得跳動。

洞窟里有些冷。

容意輕聲問了句若是此時去搬動那些堵住出路的石塊和堅冰會不會對她有所影響,得到的答案是一句簡單的不會。

看著她處理傷口那熟練而老辣的手法,這名來自羅州石龍郡的天才少年更是對她心中生出極大的敬重,對這個依舊陌生的世界,他也生出極大的畏懼。

一名來自巴東郡的女學生,便能那樣施展飛針將對手毒殺,而且在整個戰陣之中她體現出來的冷靜和指揮能力,是更讓他敬佩的部分。

那整個南朝,到底隱匿著多少這樣未知但可怕的同輩修行者?

挑戰厲末笑便能成為建康第一天才的想法,顯得說不出的淺薄和可笑。

……

當容意清理出一個足以讓他們出去的通道,當外界的暖意湧入這個冰冷的山窟時,元燕慢慢的抬起了身子。

她對自己處理完成的傷口很滿意。

她心想這恐怕是自己學成以來,處理得最完美的傷口。

林意身上所帶的藥物足夠有效,只要在骨骼生長的這段時間內不再遭受嚴重的損傷,恐怕連傷疤都不會有多大。

「好了?」

治傷的過程有些無聊,而且林意太過疲憊,所以元燕擔心的他因為疼痛而亂動的情況並未出現,反而他都有些昏昏欲睡,此時看著元燕停手,他才從這種昏昏欲睡的狀態中恢復過來。

元燕點了點頭,「好了。」

看著她自信且滿意的樣子,林意心知自己的傷勢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不會瘸?」

「這麼擔心會瘸,生怕見你的心上人蕭淑霏時難看?」不知為何,看著他有皮賴的模樣,元燕就忍不住有些生氣,「從未見過你這樣的人,幫你治傷你反而差點睡著。」

「那是你手段高明。」林意笑了笑,然後真的很佩服,「你真的很厲害。」

元燕不再言語,她看著容意清出的那條通道,感受著外來的暖意,卻有些微微的自嘲。

人自身也真是奇怪的動物,在外春暖花開時,進入這樣的洞窟只覺得極為寒冷,根本感受不到任何暖意,然而在這樣冰冷的洞窟呆久了,外面任何的一絲氣流,卻似乎都能讓人感到很溫暖。

她在心中說服自己,說服自己和這個南朝小賊之間,便是這樣的關係,只是因為自己平時身處無比森寒的北魏皇宮裡。

她站了起來,走向那名青衫修行者的屍身。

容意已經將屬於她和林意的所有東西收集回來,只是因為毒素太過可怖,她的兩枚飛針和這名青衫修行者的屍身,容意卻是根本不敢觸碰。

青衫修行者的屍身上已經覆蓋著白霜,知曉這種毒藥藥性的元燕並不緊張,她沒有去管那枝飛針,只是將這名青衫修行者的隨身之物檢查了一遍。

這名青衫修行者的隨身之物極為簡單,甚至讓林意等人根本連猜都不可能猜到。

除了他此時手中的斷劍和身上的衣飾之外,他連隨身行囊都沒有帶一個,只是在衣袖裡有一個布包,而布包里放著的,竟是數塊精緻的糕點。

元燕在北魏原本就以謹慎和細微著稱,這名青衫修行者所帶的赤玉指環內里的蕭字自然不可能逃過她的眼睛。

這應該是對方身份的佐證,然而不知為何,她卻覺得刻意,接著心中便生出諸多疑點。

「怎麼?」

林意注意到了她臉上的神色有些異樣,忍不住出聲問道。

「很可疑。」

只是用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元燕便做出了決定,在她看來,她是北魏長公主,自然存在欺騙這名南朝小賊的理由,然而在這眉山裡,這南朝小賊是她的朋友,她卻不容許那些南朝人將這個南朝小賊玩弄於股掌之間。

「這人行事似乎極為謹慎,連隨身行囊都不帶,然而所用的兵刃和這指環,卻太過招搖,顯得刻意。」

元燕將赤玉指環和那數塊糕點全部丟給林意,「這幾塊糕點不像是普通山村野店所作,這人應是眉山外大城而來,但這隨身糕點十分新鮮,看來進入眉山的時間最多也不過一兩日。我只知那些大人物要殺人,並無太多耐心,若是你在拒絕他們的條件,投身入鐵策軍時,便已經註定踏入死局,那他們那時就應該直接派此人過來殺你。」

「即便是對於蕭家,這樣的修行者調用也不是小孩子過家家的遊戲。」元燕看了一眼那名青衫修行者的屍身,微符們怎麼知道你帶著鐵策軍入眉山之後能不能好好的活著,難道他們這個時候派這名修行者過來,不怕讓他白趕一趟?如果說是他正巧有事在此時進眉山,只是順便,但誰知道你去了哪裡,哪裡來的順便?」

林意的眉頭深深的蹙了起來。

他出身將門,他知道所有的將領都不喜歡「可能」,若是讓他所認識的那些將領來安排,最好的刺殺時機應該也是在他和鐵策軍接頭時,而不可能等到現在。

這名青衫修行者的兵刃和這個赤玉指環有些招搖,自然可以理解為這名青衫修行者太過自信,自認可以很快殺死他們,然後迅速離開而不被任何人偶然撞見。

只是看剛才這名青衫修行者的出手,卻是饒有興緻的試探居多,他也並不急著將他們殺死。

如此想來,此事便真是諸多可疑。

「這件事情我會查清楚。」

林意點了點頭,他仔細的看著那名青衫修行者的面容,將特徵全部記祝

他向來喜歡最簡單省力的方式,不管這人是不是蕭家派來的修行者,他都會採用一種同樣的方法。

他會設法寫信告知蕭淑霏。

他相信蕭淑霏自然會去查。

他簡單而磊落,所以容易被元燕看穿,容易心生默契。

此時他雖然只說這一句話,元燕看著他的眼睛,便已經明白了他想要處置的方法。

這的確很有效。

只是她心中有些莫名的不喜。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