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一百八十八章 感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 感傷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碑文上的字跡銀鉤鐵畫,每一個字都堪比建康城裡那些書法大家的手筆,每一條刻痕里,又帶著那種神惑之上的獨特精神念力,甚至讓他看起來時猶如身處風雨飄搖的大江大河的一葉孤舟之中。

然而讓他最為震撼的並非是傳說中這名魔宗大人的修行境界,而是文字表述的內容本身。

這是一門真元修行的功法。

然而和過往無數年的修行者世界留下的所有功法都截然不同,有本質的差別。

哪怕是已經走大俱羅之路的林意此時若是看到這樣的一門功法,也會震撼至無言。

因為這又是一條新的道路,而且修的並非肉身,依舊是真元。

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這片山坡上的那隻蒼鷹終於忍不住扇動了一下翅膀。

壓抑著它的那種恐怖氣息已經消散,它現在不知道它的主人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還僵立不動,這讓它更加不安起來。

它翅膀拍動發出的聲音驚醒了王平央。

他終於能夠開始思考。

這塊碑文的內容足以震驚整個修行者世界,所以每個字分外深印腦海,他只是第二遍看去,就發覺自己已經完全記清楚了。

他心中甚至都沒有去思考自己是否真的要修行這篇功法,但是他已經下意識的揮劍去斬掉這塊碑文上的字跡。

已經彰顯出超凡的聖者境界的神秘北魏魔宗大人已經走出了很遠,他的感知悄無聲息的落向四面八方,不斷又落回這片山坡上。

王平央在看到這塊碑上文字的一切反應,都逃不脫他的感知。

他臉上的神容沒有太大的變化,所有的一切在他看來都會按照他設定的方向發展。

世間哪裡有那麼多的巧合。

包括這塊石碑,哪裡有可能是他以前來眉山時看過,然後王平央也正巧到了這裡看到。

王平央能夠到這裡,能夠看到這塊石碑,只是因為他的一些安排。

這塊石碑,也只不過出於他門下某個弟子的手筆。

只是這樣的「巧合」,他輕描淡寫的說的一些話,加上這篇功法的內容本身,都會很快在這名南朝天才的身上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

五隻火璧蟲先是一人一隻,另外兩隻便被很「凄涼」的切成了三份。

「我們這樣會不會顯得很殘忍?」

林意看著分到手中的火璧蟲,忍不住想著這也算是滅門慘案了。

元燕給了他一個鄙夷的眼神讓他自己去體會。

人花了許久的時間,從荒古時被巨獸任意欺凌,躲在石窟中群居生活的食物,到終於爬上食物鏈的頂端,難道還要糾結以其它族類為食?更何況修行者又是人之中的頂端存在,越是像她這樣的人,越是清楚那些根本不用去險地但是卻有足夠靈藥以供修行的人,和吞食那些採藥客和地位低下的修行者的血肉又有什麼區別。

每一株到那些權貴手中的靈藥,其中又蘊含著多少人的爭奪,牽扯多少人的性命?

不過林意也只是隨口一說,純屬無話找話。

他不知這名北魏長公主的真正身份,也不知她心中所想,但是隨著越來越熟悉對方,他越來越覺得對方有很大的心事。

尤其是在見過厲末笑之後。

他當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未見陳寶菀而不是見到厲末笑,他不知道元燕已經徹底放棄在眉山之中的一切想法,唯有歸意,但在他看來,似乎元燕變得越來越沉默,越來越少話。

火璧蟲很獨特的地方在於,它不只是外表看上去就像是通體的紅玉,即便切開之後,內里也是堅硬的一團,如同紅色的玉石般閃亮,並不像尋常的硬殼蟲一樣,切開之後便是噁心的黃綠粘液亂流。

看著元燕只是拋來鄙夷眼神而不多話的樣子,林意故意接著說道:「按我所見記載,這種火璧蟲一般是磨粉入葯,如此不磨粉直接吃,會不會影響藥力,我們如此切開,它的藥力會不會散失?」

元燕看了一眼林意,磨粉和整吞在藥力上自然不可能有什麼區別,區別只在於藥力釋放的快慢而已,而且按照她的所知,火璧蟲在死的剎那,渾身血液凍結,便是形成如晶石一般若是連磨粉,加入其它藥物煉製都不會影響它的藥力,那此刻切開又有什麼影響。

然而此時她卻偏有些不樂意,故意道:「當然會影響藥力。」

「那便只能現在吃了?聽說北魏的很多邊地,倒是有吃蟲的習俗,似乎有個部落還有百蟲宴,也不知是什麼樣的味道。」林意一副悠然神往的樣子,直接將手中所有的火璧蟲往嘴裡一丟,然後還嚼了兩口。

這口味倒也其實不算難吃,很像煮爛了的牛筋,泡著一些微甜微辣的面醬的味道,但畢竟是蟲,林意吞咽的時候還是不自覺的有些反胃。

「真是個野蠻子,戰場上是如此,現在吃東西也是這樣,還真吃。」

看著林意吃蟲的樣子,元燕忍不住想笑。

然而她笑不出來。

因為她太聰明了。

看著林意微蹙著眉頭臉色微白的樣子,她便明白這個南朝小賊是故意想令她開心。

不必如此。

然而她也明白,此時這南朝小賊是真心將她當成真正的朋友。

不知為何,她有些想哭。

她已經很多年沒有這樣的感覺。

尤其是她母親死後,她便已經再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了。

她轉過頭去,不看林意。

林意奇怪的看著她,他不明白到底這是怎麼了。

只是元燕也不想再讓林意為自己再多做些什麼。

裝純真和裝開心,本身也是她這些年最擅長的事情之一。

所以她很快微微的笑了起來,帶著一種真正的憧憬一般,輕聲的問拄著狼牙棍還背著沉重的鹿皮袋卻還走得很快的林意,「建康城裡有什麼好吃的小點,有什麼名菜?」

「那可多了,我最喜歡吃的是紅糖桂花芋,秦園邊上那家小店最佳,芋頭都是自己種的,甜糯無比,入口即化。名菜里我最喜歡吃的是酒香魚,那魚用的是鰣魚,蒸時需加些腌肉片,連鱗蒸,最肥美,做的最出名和最好的是杏花樓。」林意來了精神,說得食指大動。

這些東西,其實這些年他家道中落之後,也是未曾再特意去吃過。

他此時心中想著的是,若是有機會元燕到了建康,這些便真是要帶著她去一一吃過。

太聰明有時候便真的不是好事,元燕聽著他的這些話,看著他眼中的閃光,便輕易的看穿了他心中想著的是什麼。

她心中更加陰鬱,只是臉上卻笑得更加燦爛。

「好埃」她說道,「真希望能去嘗一嘗呢。」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