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兩百零二章 燃火(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二章 燃火(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除了元燕和容意,沒有人想到這衝來的三人會是這樣的戰法。

更確切而言,沒有人想到林意會是這樣的戰法。

迎面而來的北魏修行者沒有想到這三人之中,率先出手的反而是那名被負在背上的傷者。

他也完全沒有想到,這名手中提著兩柄劍的傷者,竟會直接將手中的兩柄劍投了出來。

而且這兩柄劍的力量十分恐怖。

光是聽著那瞬間響起的破空聲,他就已經可以感覺到這兩柄劍之中蘊含的力量。

只是這名北魏修行者依舊及時作出了反應。

他體內的真元朝著身下涌去。

他的雙腿之中彷彿驟然有種機簧彈動,他的雙膝甚至沒有略微的彎曲,他整個人就已經在原地突兀的往上掠起。

兩柄投出的劍所化的驚虹在他腳底掠過。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邊,隨著一聲用真元喝出的刺耳軍令聲,那支從山坡上衝下的北魏援軍之中,驟然響起密集的機括震動聲。

同時響起的還有數聲爆鳴。

北魏那剩餘的三具吞天狼重鎧內的修行者原本真元已經所剩無幾,但在這一剎那,那三名修行者都瘋狂的催動體內的真元,將之毫無保留的注入重鎧的層層符文里。

這三具吞天狼重鎧迸發出驚人的力量,直接用手中兵器和身體撞開了南朝的那幾具重鎧,奪路而出。

天空里多了很多紅色線。

紅色的線里,散發著一種濃厚的硝石味道。

那些紅色的線落在那些真元重鎧原本交戰的區域,落在南朝那些真元重鎧的鎧甲上,然後轟的一聲爆燃了起來!

只是一剎那,南朝那些獠牙重鎧和白雀重鎧所在的區域,化為一片赤紅的火海。

凄厲的叫聲從火海中不斷響起。

南朝的重鎧沉重的身軀錘擊著地面,發出如雷的轟鳴聲,他們朝著火海外衝出,但是整具重鎧已經變成了一團烈火,所有人都可以聽出伴隨著那些壓抑的慘叫聲傳出的,還有燒紅的鎧甲灼燒血肉的聲音。

元燕的眼瞳再次劇烈的收縮起來。

這支北魏援軍射出的是赤羅丸。

這是一種獨特的燃磷和油石煉製而成的彈丸,然而這種彈丸卻並非北魏的產物,而是党項王朝的出產。

即便是在党項,也是只有一支叫做夏巴族的部落才懂得煉製之法。

夏巴族在党項境內是最早的珊瑚商人和琉璃商人,他們會用珊瑚粉末和琉璃製成一種血紅色的精美珠飾,同時在製作各種琉璃製品的過程中,他們也對火器的研製和運用越來越精通,他們在党項出產黑油的無人荒漠里,甚至發現了一種可燃冰和數種可燃晶石。

這種赤羅丸,便是用黑油之中出產的一種可燃晶石煉製而成。

自古以來,不同疆域之間的王朝便自然有摩擦,這種赤羅丸,原本也是党項賴以對付北魏一些重鎧和修行者的武器,這種赤羅丸燃燒產生的火焰,便如熱油般粘稠,重鎧都難以擺脫。

只是這樣的彈丸,怎麼會出現在北魏的軍中?

至少在她的所知里,党項王朝和北魏的關係,並未近到那一步,並未供奉或者貿易大量的赤羅丸給北魏。

……

隨著那些身披真元重鎧的南朝修行者壓抑著的慘叫聲響起的,還有如潮水般的驚呼聲和恐懼的尖叫聲。

火海蔓延的區域不過是整個天蜈嶺戰場的數十分之一,然而所有寧州兵都十分清楚,那些真元重鎧是他們寧州軍最依賴的力量,而且其中兩名,更是他們這些寧州軍的最高統帥。

這支北魏援軍還未真正衝殺入戰場,便已經解決了寧州軍的最強力量,那等待他們的,將是什麼樣的命運?

火焰衝天,驚呼聲和尖叫聲如潮。

衝天的光焰和這樣的聲音,將已經徹底陶醉在新鮮的精純靈氣里的王平央也喚醒。

王平央就如一直在貪婪的吮吸母乳的嬰兒一樣睜開眼睛。

他終於再次看清了眼前少女的遺體。

他的口鼻之中除了那些新鮮而誘惑的味道之外,還嗅到了刺鼻的腐爛味道。

他的呼吸頓時停頓。

只是短短的時間,他看到面前的這北魏少女的遺體已經不一樣了。

她原本鮮嫩的肌膚上,浮滿了令人作嘔的屍斑,就連她原本光滑如剝殼雞蛋的面容上亦然,就像是長滿了那種枯死的苔蘚。

她的體內和肌膚表面,都在散發著那種腐爛的惡臭味道。

王平陽的雙手不自覺的緊緊握了起來,連指甲刺進手心,刺出鮮血,他自己都未察覺。

他的面色無比蒼白,沒有一絲血色。

他知道這一切完全是因為自己才會這樣。

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元已經有了瘋狂的增長,甚至似乎已經突破了那關鍵的關隘,但越是這種感覺,他越是覺得自己是吞噬了這名少女的生命和肉體,才會這樣。

他有種恍惚的恐懼,覺得少女遺體上那些如灰敗苔蘚一樣陰暗的屍斑正在朝著自己周身的天地蔓延,將他的整個身體覆蓋。

他感到很寒冷。

他不敢看那名少女的遺體,他看向那片火光。

……

當粘稠的火焰燃起,滲入那些重鎧符文里時,林意就已經知道那些南朝修行者完了。

此時那些真元重鎧便成了困死那些修行者的牢籠,他們不可能在火焰的熱力灼燒他們的肉體之前,便能卸除重鎧。

只是他的視線里,北魏的那三具吞天狼重鎧依舊完好。

而且方才的暴烈退出那片區域,使得那三具吞天狼鎧甲里的修行者也幾乎耗盡剩餘的真元,此時便是那三具吞天狼重鎧最虛弱的時刻。

所以對於他而言,目標未變。

他已經握住了狼牙棍,從容意的身上跳了下來。

他根本未管那名躍在空中,已經在飄落的北魏修行者,而是直接朝著那片火海,朝著那三具吞天狼重鎧所在沖了過去。

他的目標既然始終是那三具吞天狼重鎧,那他便只需要儘快衝到那三具吞天狼重鎧的身前。

至於那名北魏修行者,既然是要攔他,自然會衝過來。

他一隻手持著狼牙棍撐著沖躍,這根狼牙根在他的手中反而似乎變成了一條更有力的腿,讓他的身體在空氣里拖出道道殘影。

那些火光太過耀眼,此時除了極少數的人之外,其餘人根本無暇將目光投向他。

然而此時,那名北魏修行者還未真正過來,北魏那數名尋常的重鎧軍士,已經如一堵鐵牆攔在了林意的身前。

沒有任何的遲疑,林意冷靜到了極點,借著沖勢,他很直接的在躍起的剎那,將手中的狼牙棍朝著這數名重鎧軍士揮去。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