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兩百十一章 冒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十一章 冒險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林意有些奇怪,不明白元燕為何對此事特別在意,但是他旋即又釋然,覺得可能是因為她原本也精通藥理,而黃秋棠在藥理方面有些特殊手段,所以才會如此。

寧凝起先還是有些猶豫,然而想著若是沒有林意和她還有那名來自邊地的少年的相助,這黃秋棠就會落入北魏人手中,那對林意等人隱瞞自然也沒有什麼意思。

所以她轉過身去,目光落入狼藉一片的戰場上。

順著她的目光,林意和元燕輕易的發現了一名女子的身影。

那名女子身穿素色粗布衣,微微佝僂著背,混在幾名女眷之中。

若非寧凝的目光長時間的停留在她的身上,即便是元燕都看不出她和另外幾名女眷的區別。

她看上去太過普通,就像是平時負責整理衣甲或是埋鍋造飯時整理一下菜蔬的尋常婦人,這樣的婦人,在很多地方軍之中都會有。

她們做事很耐心,而且很能吃苦,最關鍵的是,她們不會鬧事,更容易管轄,而且在軍中有寧凝這樣身份的女子時,她們也能做一些男子無法做到的事情。

當林意等人隨著寧凝朝著她走來,雙方更為接近時,元燕清晰的看到了這名女子臉上的皺紋和手上的一些老繭和裂紋。

這更使得她看起來像尋常的農婦和雜役,根本無法和連她都十分看重的那人聯繫在一起。

戰場上的寧州軍已經在忙著救治傷員,忙著搬運遺體和清理損失,然而看到林意等人走來,所有沿途的軍士甚至官階理應在林意之上的將領,都紛紛對著林意和他身後的元燕以及容意躬身行禮。

沒有人注意和覺察到,在天蜈嶺對面的山坡上,還有一名來自建康南天院的年輕修行者。

王平央看完了這一切。

他看著那些紛紛敬佩的朝著林意行禮的軍士和將領,越發覺得陽光里的林意更加耀眼,耀眼的有些刺眼。

他的心情無比複雜,有一股濃濃的悲哀縈繞在他的心間。

自己不是應該在那裡嗎?

為什麼在那人奮勇殺敵之時,自己卻在這裡貪婪忘我的吸吮著這名少女屍身上逸出的靈氣?

他看著林意,一個聲音在心中不斷的提醒著他,他不應該這樣,不應該淪落成吞噬腐肉而無法自拔的腐獸。

……

一名身穿輕鎧的中年將領迎了上來。

這名將領名為姜宴,是此時這寧州軍中官階最高的將領。

林意此時是鐵策軍小校,按照官階,他和姜宴之間至少差著五個官階,然而看著這名走來的年輕修行者,姜宴依舊和前方所有軍士一樣,躬身對著林意行了一禮。

在林意回禮時,元燕卻是已經在寧凝的耳邊輕聲問道:「現在這寧州軍中,知道黃秋棠真正身份的,有哪幾個?」

「除了我之外,一個都沒有了。」

寧凝澀然的輕聲回應,她心中悲慟至極,眼眶在此時都已經紅了,除了她之外,原本這寧州軍中還有兩名將領知道,然而那兩名將領都身穿真元重鎧,已經都喪生在火海之中,而其中一名將領,便如同她的親叔,自幼便對她極好。

元燕微微蹙眉,既然如此,在她想來,泄露消息的人便不在此時的這軍中。雖然難以藉此查出到底北魏是何人在主事,何人要奪這黃秋棠,但至少也不會擔心有人能夠認出她的身份。

「她對整個南朝而言都應該極為重要,既然已經走漏了消息,那隨著大軍行走便不安全。」

元燕轉頭看著她的側臉,輕聲而帶著不容置疑的口吻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寧凝微微一怔,她覺得元燕說的這句話很有道理,只是不知為何,她下意拭必須問過林意之後再行決定。

「接下來你覺得應該如何?」

等到姜宴對著林意致謝,聊過數句之後離開,寧凝走到林意的身邊,輕聲問道。

「必須我們直接帶她走。」

不等林意回話,元燕便已出聲,斬釘截鐵道:「否則極不安全,北魏恐怕還會有軍隊或者修行者前來截殺。」

林意眉頭微蹙,想了想,看著寧凝問道:「你們原先是要行軍往何處?」

寧凝看著他,說道:「行往烏蜂嶺,先前我們也有斥候小隊探查到消息,周遭有數量不少的北魏軍隊,我們擔心意外,也取道趕往安全區域,烏蜂嶺之中現在有我南天院一些教習鎮守的營地,十分安全。」

「烏蜂嶺?」

林意取出行軍地圖只是掃了一眼,「那最多只有數個時辰的路程。」

寧凝點了點頭,她眼眶又是微紅,誰能想到只是這樣一段路途之中,竟會出這樣的問題,竟然遭遇這樣的兩支北魏軍隊襲擊。

「那我們直接帶她走。」林意看了一眼那名婦人的所在,並未猶豫。

「嗯好。」

寧凝聽著林意都如此說,她便也沒有任何的猶豫,走向姜宴便簡單說了幾句,要帶走那名看似尋常的婦人。

雖然並不明白為何寧凝要特意帶走那一名婦人,然而他明白其中自有隱情,而且寧凝的身份也自然可以命令他如此做。

所以他和身側的一名軍士說了幾句,那名軍士便將那名婦人引來,由寧凝帶走。

「黃芽境?」

看著這名連走路的姿態都低眉順目,和尋常婦人沒有差別的葯谷聖手,感知著她體內若有若無的氣息,元燕微微挑眉,輕聲的問道:「腳力如何?」

這名婦人的神情依舊沒有任何的改變,只是帶著些北魏邊地的口音,輕聲道:「應該可以跟上。」

元燕點了點頭,此時容意已經將林意丟在這片戰場上的東西全部取了回來,包括那個裝著行軍口糧的鹿皮袋。

也唯有當林意自己再次背起這鹿皮袋,感覺著這鹿皮袋的沉重,再感知不到林意身體內有任何真元氣息波動之時,這名額頭上有刀刻般的皺紋,臉色顯得有些蠟黃的婦人才微微的抬起了頭,眼睛里閃現出和她外表不符的一絲精光。

元燕已經轉過身去。

她沒有首先動步,她等著林意先走。

她看向了烏蜂嶺的方位,她平時從不冒險,然而此時,她覺得有必要冒險一次。

今天只得一更,欠一更,算上昨天的欠一,一共欠了兩更,明天應該依舊只有一更,因為這兩天都在出差途中,所以明天也會欠一更,到明天一共會欠三更。你們看我算得這麼精準,誰還說我的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

,無彈窗閱讀請。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