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兩百十四章 萍水相逢的別離(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十四章 萍水相逢的別離(第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元燕轉過身去不看林意。

對於她而言,她該給的忠告都已經給了,至於林意聽不聽,那只是林意的事情。

林意做的很多事和處事的方法,在她看來都太過冒險,太過危險。

如果讓她來寫一句話評價,那就是「一名遲早夭折的孩子」。

但她已經決意很快要離開,所以就算此刻她的關係和林意好得就算是小媽和孩子,她今後遠在北魏,也根本管不到這個胡鬧的孩子的生死。

更何況她當然不是林意的小媽。

「一場萍水相逢的惺惺相惜而已。」

她在心中如此說,所以她甚至沒有因為林意不顧自己的建議而做出這樣的決定而生氣。

她甚至決定在離開眉山之後,要儘可能的少關注或是刻意不去管這名南朝小賊的消息,因為她覺得按照林意這樣稚嫩無腦而衝動的行事方式,說不定自己刻意關注的話,很快就會收到此人的死訊。

不知道還好,知道了應該會很影響心情。

「你叫什麼名字?」

這時林意的聲音卻在她的耳廓中響起。

她不生氣,卻有些煩。

對方都明顯不想讓人知道過往,他卻還在孜孜不倦的問這些。

不過她突然又有些高興起來。

因為她想到,自己做完決定要做的事情之後,或許林意行事的風格和看人待物的方法,便會有些改變。

他應該不會再毫無保留的不顧危險為某人,應該也不會如此輕易就相信一個人。

只是不生氣,不煩,有些高興,隨之一起出現的,卻是淡淡的感傷。

或許今後,再見不到今日林意這樣的人了罷。

「一定要有名字?」王平央看著林意反問道。

「就算不想提以前名字,相互之間也總該有稱呼的名字。總不能叫,喂,那個人。」林意看著他,也有些無奈,道:「我叫林意,真名,現在是鐵策軍小校,建康南天院天監六年生。」

這自報家門太過清楚,王平央覺得這真是一場最美妙的意外。

他的眼睛里充滿了感慨。

他沒有想到,在自己最危險的沉淪時刻,拯救了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一名師弟。

「喂,那個人這樣的稱呼也不錯。」

他笑了笑,道:「只是有些繁瑣,既然在天蜈嶺相遇,就叫天蜈好了。」

「若怎麼都不肯告訴名字,這稱號倒是也算貼切。」寧凝依舊有些不敢看他,只是在心中想到,這人故意不肯處理傷口,今後恐怕真的是滿臉蜈蚣般的猙獰傷口。

在此時,王平央的目光卻是悄然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一刻。

其實他和寧凝是很熟的人。

因為他是天監五年生,寧凝也是天監五年生。

只是他先前在天監五年生中太過出眾,所以便被提前數月抽調走單獨安排修行而已。

他和寧凝只是數月不見,只是他修為提升,身上氣息已截然不同,只是他布滿臉上的這些可怕傷口,只是他故意改變了些聲音,寧凝便已經徹底認不出他來,這便說明他所付出的這些有價值。

既然連如此熟悉的人都會因為這些改變而徹底的認不出他來,那今後,那些更少見過他的人,當然更無法將他和名動一時的王平央聯繫在一起。

縱使見面也不識。

這理應是種悲哀。

然而此時的王平央,卻只有一絲感傷,其餘皆是驕傲。

「走吧。」

元燕感覺到了此時王平央的滿意,她對王平央不放心,她不喜歡任何不可控的變數,她對王平央便沒有什麼好感,此時冷冷吐出一句的同時,她便在心中想著,你此時滿意,很快我便會讓你不滿意。

「你的真元功法很獨特。」

然而就在此時,讓她沒有想到的是,王平央的聲音響了起來,而且是對她說。

她轉過頭去,只看到王平央認真的看著她,說道:「尤其是在隱匿真元氣息波動方面。」

元燕很自然的不悅,微諷道:「不錯。」

「這些手段,能否傳授於我。」

王平央對她認真躬身行了一禮,「雖還未問你名字,但之前在戰場上,觀你和林意共戰那赤羽重鎧,你和林意自然是生死與共的好友,我做林意的暗侍,最好便需要這些隱匿真元氣息波動的手段。」

元燕愣了愣。

她見過很多大膽和無恥的人,卻也沒有見過王平央這種。

「你想的倒美。」

她原本下意識就想這麼說。

這屬於北魏皇宮中絕不外傳的秘密功法之一,即便是北魏的重臣都不可能得到,但就在下一個呼吸之間,她卻改了主意。

「可以。」

她點了點頭,看著王平央,道:「只是這是我師門獨傳功法,我只是因為林意傳授給你,但你必須發重誓,絕不傳給他人。」

王平央笑了笑。

在戰勝了北魏魔宗大人那樣的存在,連生死和容顏都不在意,他此時的心境自然不是現在的元燕所能想象。

「我答應你,若是我有違誓言,我便立即變成一具腐屍。」他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

「如果你覺得這樣隨意相信他人是對的,那我便將我的功法傳給他。」元燕在林意的耳邊輕聲說了一句,便走到王平央的身側,開始逐句將那篇法門告知。

林意一臉無奈和懵懂。

他想著自己都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還沒有來得及發表意見,結果你便已經直接上去傳授法門了。

更何況自己怎麼能算是隨意相信別人?

這人的確除了不想透露自己的真正身份之外,任何時候都讓他直覺很值得信任埃

只是數句交流,元燕的眉頭便皺得更深。

光是問答之間的這幾句交流,她便已經確定王平央的不凡。

這樣的人來到林意的身邊,她覺得只有兩種可能,不是因為陳家便是因為蕭家。

「你愛死不死,遲早夭折是你的事情,但聽到你死的消息我應該會不舒服,這是我的事情。」她在心中如此想著,她覺得自己這麼做,只是因為要拯救林意,只是因為自己。

她和這招人煩的南朝小賊之間,原本是不想在眉山殺死他,放過他一命,但是此時她決定離別之時,卻是不想他離了自己身邊,便輕易的被人殺死,輕易的死去。

之前聊過更新,這章寫完睡覺前聊聊書的本身,很不理解有些隨便辣雞,江郎才盡的說法。其實哪怕很多平庸的過度章節,都有著作用和用意,因為有些人單獨看的是幾百字,但是一個作者心裡想著的是幾百萬字。細心的刻畫往往更需要作者的耐心和精巧的設計,哪怕有許多人不喜歡,但對於真正有靈魂的東西,是必要的。最新這些章節,我自己特別滿意。元燕的微妙感情變化,王平央的自我救贖,我都覺得寫出了我想要的東西。今後許多年輕人,還會有自己的靈魂和想法,有自己的變化。我會覺得這些是活生生的人,他們會有自己的思想和成長。這是一種自己的喜歡和創作的理念,當然有些不能認同的,就只是理念和喜歡不同。至於一些沒有收藏書,沒有仔細看過任何一個章節,就一味發書評說不行,沒有哪一本書好看的。說得多了,也只能讓我嗅到陰謀的味道。寫東西要認真,聊天和發表意見,也要走心,也要互相真誠。晚安各位)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