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平天策>第兩百二十二章 軍師大人(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二章 軍師大人(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都市言情

看著還未醒來的寧凝和容意,林意覺得頗為頭疼。

按著黃秋棠和王平央的想法,自然是越少人知道這些事情越好,然而即便隨口說些什麼讓寧凝和容意不問什麼,但寧州軍見到了他帶走了黃秋棠,到時候如何向南天院的教習和軍方解釋,也是個很大的麻煩。

黃秋棠微笑著看著他。

她當然可以給出一些建議,只是在她的看法和元燕出奇的一致,像林意這樣的人,註定會成為耀眼的將星。

和單獨的修行者相比,身為一名將領則需要處理很多麻煩的事情。

林意很聰明,他必須去適應今後的這些事情。

「我們會設法暗中跟著你,若是無法暗中跟著你,我們會選擇在合適的時候和你接頭,像你這樣的人應該不難打聽。」

她體內的毒消除得比她想象中的要快一些,在寧凝和容意即將醒來之前,她確定餘毒已經不可能再對自己造成任何致命的威脅,她便和林意告辭離開。

隨著她和王平央的身影消失在這條溪畔,林意只覺得身邊驟然變得冷清起來。

「你怎麼可能是北魏長公主?你怎麼能是北魏長公主?」

他想著此時不知已在何處的元燕,微微苦笑起來。

冷清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於元燕的離開,他也已經有些習慣她的存在。

時間緩緩流逝,在他的難言感慨之中,寧凝和容意相繼醒來。

「不要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意不太喜歡說謊,哪怕是善意的謊言。

他看著寧凝和容意,輕聲說道,「我也很頭疼,我也想你們幫著想想辦法,如何告知南天院和軍方,黃秋棠死了,衛清漣消失無蹤。」

「黃秋棠死了?」

「什麼意思。」

寧凝和容意震驚難言,他們依舊處在脫石散的藥力帶來的恐懼之中,又根本不明白林意到底要表達什麼。

「不要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若是你們相信我,有些事知道對你們沒有任何好處。現在我能告訴你們的,是我們這些人到了這裡,然後黃秋棠死了,衛清漣失蹤了。至於那個『天蜈』,我們可以當他從來沒有出現過。反正寧州軍也沒有人看到他。」林意看著寧凝和容意,認真的輕聲道:「我想你們和我一起想個理由,讓南天院和軍方確定黃秋棠死在這裡,確定衛清漣在這裡也失蹤了。」

山林間除了溪水聲之外,一片安靜。

兩個人愣了許久,都知道自己方才中毒死去意識的那段時間裡一定有許多事情發生,只是當他們的心情開始緩緩平靜下來,他們也確信林意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那最重要的便是統一口徑。」容意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他說道。

林意點了點頭。

「關鍵她的屍身在哪裡?」容意看著周圍的山林,眉頭微蹙,道:「而且這裡並沒有戰鬥的痕,最簡單的方法自然是推給正巧遇上的北魏修行者,但若是南天院的教習過來查看,便會有問題。」

「的確是問題。」

林意也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這眉山之中死去的修行者甚多,即便是有些修為很高的修行者死去之後,軍方都未必會認真求證,只是黃秋堂對於北魏和南朝都是十分重要,或許便會有人來求證。

「一定要這麼說的話,也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

寧凝柔弱的聲音輕輕的響起,她咬著嘴唇,道:「所差的只是時間,若是我們現在就去和南天院的教習碰頭,那些教習距離此處不遠,或許便會有人來查看,但現在說黃秋棠已死,我們也不必急著將她護送去那處,甚至便未必有去和南天院教習碰頭的必要。我們若是刻意避開南天院和軍方的人,離了此處山林遠了,日後哪怕他們想求證,也早已痕全消。在這種山林之中,找不到一名修行者的屍首,也十分正常。」

「寧師姐,你果然聰明。」

林意眉頭一松,頓時覺得霍然開朗。

先前只是想著馬上要見南天院的教習們,現在若是有意避開,似乎便沒有任何的問題。

「那我們去哪裡?」容意問道。

林意看了一眼寧凝,他原本還忍不住想要尋找些靈藥,畢竟他答應幫南天院那名藥師儘力尋的兩味葯之中,還有一味銀蠶草沒有尋到,然而他卻不想寧凝隨著自己再返回眉山深處去冒險。

連「衛清漣」都是北魏長公主元燕。

連「天蜈」都遇到了傳說中的北魏魔宗大人。

連寧州軍里看似普通的一名婦人都是北魏的葯谷聖手,都和魔宗大人的某件隱秘有關。

林意想著自己在眉山之中遭遇的每一名修行者,心中對這眉山和修行者的世界,不由得生出極大的敬畏。

沒有一個人簡單。

每個修行者,都可能有特別而強大的手段。

「我們出眉山,到安全的軍部復命。」林意抬起了頭,道:「這樣便不會有什麼問題。」

容意凝重的點了點頭。

這便有足夠的時間,他們一路上會有充足的時間,去想好到底和軍部如何回報軍情。

當林意已然決定出眉山之時,數名修行者進入了他和元燕、容意得到火璧蟲的冰窟。

「大人。」

這冰窟里已有數名修行者在等著,看著那名頭髮里儘是秋霜的文臣模樣的修行者到來時,這數名修行者紛紛躬身行了一禮。

親自來到這冰窟的文臣模樣的修行者安靜的看著冰窟里的種種痕,最終目光落在洞窟中央的那處寒潭,然後輕聲道:「已經確定了?」

那數名修行者都沉重的點了點頭。

這名文臣模樣的修行者輕輕的嘆息了一聲,他搖了搖頭。

雖然誰都沒有想到林意竟然能夠將他的這名屬下殺死在此,只是這是他的計策和命令,他屬下的死,便是他的問題。

「要不要殺了林意?」

一名修行者躬身上前,寒聲問道。

這裡所有人都明白死去的這名修行者和他們尊敬的軍師大人之間的關係。

他們知道此時軍師大人一定很痛心。

「不要。」

這名文臣模樣的修行者搖了搖頭,未說更多的話語。

既然林意能夠殺死他的這名部將,那他就必須徹底換一種眼光來看林意。

這樣的人,對他今後才更有用。

「替我傳令出去,若是蕭家壓他,我們便全力提他。」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對著身周這些忠誠的部下,輕聲的說道。

APPapp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