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兩百二十六章 不同的世界(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六章 不同的世界(第一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轟隆!

這手掌在空氣里穿行,真元澎湃,距離林意還有數尺,林意就感覺到神魂巨震,好像已經有一個浪頭轟在了自己的腦海里。

「這又是什麼獨特的真元運用法門?」

林意眼前有些金星直冒,只是感知里,這名年輕將領最多也只不過如意境中期的真元力量,這種真元震蕩音波擾神的手段雖然獨特,然而力量對於他而言卻是不足。

更何況這名年輕將領雖然出手乾脆,但畢竟不是戰場上搏殺,殺意不足,對於他而言,出手速度也太慢。

林意有足夠的時間。

他挺直了身體,握拳,然後對準襲來的掌心,一拳。

悶雷滾滾的聲音戛然而止,拳頭和掌心撞擊時的聲音並不響亮,因為有著真元的緩衝,就像是有人用力的拍了一下馬鞍。

林意依舊挺直了身體一動不動。

他看著這名貿然出手的年輕將領,嘴角一絲嘲弄的意味這才不自覺的蕩漾開來。

然而靈仰惑的面色卻是劇變。

一聲痛呼的低喝聲響起。

一股令他覺得難以抗衡的大力,讓他的身體往後跌跌撞撞連退數步。

一股撕裂般的痛感從他的掌心朝著血肉內里延伸,接著有輕微的骨裂聲響起。

他感覺到自己的手掌掌骨在林意的這一拳之下,已經骨裂多處。

林意緩緩的收回拳頭。

他並不是很喜歡故意嘲弄別人的人,只是看著靈仰惑這種見了鬼的表情,他還是忍不住有些喜悅。

畢竟這是一名如意境的修行者。

在進入眉山之前,他面對如意境的修行者只有乖乖洗乾淨脖子等著被砍的份,但是現在這名身穿輕鎧的年輕將領,他的這隻手掌,明天應該會腫成熊掌吧?

即便他在眉山之中見過太多強大的修行者,即便到現在為止,他面對一柄劍法老道的飛劍恐怕依舊是被殺死的可能性居多,但是這種感覺到自己漸漸變得強大起來的感覺真好。

薛九面色蒼白的看著林意緩緩收回的拳頭。

即便他不是修行者,但是他也感覺得出來,和在眉山中的那兩次戰鬥相比,和他們分別之後到現在的林意,明顯已經強大了太多。

看著那個無比穩定的收回的拳頭,他分明感覺到了林意強大的自信。

這讓他心中的不安和緊張,都不自覺的迅速消弭。

這廳堂里變得突然安靜。

夏震不可置信的看著挺直身體的林意,他雖然明知這名南天院天監六年生在眉山之中作戰無比勇猛,但在他的想象之中,這人的修為也不可能超過他身邊的靈仰惑很多。

「如何?」

林意微微的笑了笑。

他自幼和邊軍之中的名將接觸,所受的熏陶便是無論是打仗還是打架,或者小到與人爭氣,都要將節奏掌控於自己手中,不要落入對方的調度。

建康兵部的很多任職久了的官員,在邊軍將領的口中本來就是「建康老油子」,這些人比他那些長袖善舞的同窗要更加油滑,這夏震自然也是如此。

在他看來,既然今天這夏震絕對不可能受命斬了他,而夏震和這名年輕將領,包括外面那些重鎧軍士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那這裡,自然是要他牽著對方的鼻子走。

他只是簡單的說了這兩個字,但是他的微笑和眼中的意味,卻是讓面色漸漸恢復的靈仰惑莫名的一滯。

他看著林意,一時沒有應聲。

這兵部主事處的廳堂之外,那名身穿舊皮甲的軍士停在一株柳樹的樹蔭下,他原本似乎有些無聊,但兵部主事處廳堂內一切的聲音,卻沒有逃過他的耳朵。

他聽著這些聲音,很輕易的感知出了這內里發生的事情。

他的眼中頓時出現了一絲異色。

強大,終究是有震懾力的。

尤其當林意體現出了承天境的力量,然而卻連一絲真元氣息的波動都未往外綻放。

夏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想讓這名年輕人難堪,想逼迫這名年輕人做出一些對蕭家有利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不覺得林意這樣的年輕人會春風得意很久。

因為在他看來,林意太過鋒芒畢露。

「很好。」

他緩緩頷首,對著林意說了這兩個字。

既然對方不想虛偽和客套,那他再搬弄那些官場上的手段也沒有絲毫意義,「很好」這兩個字可以有多重含義,他只想林意去體會。

林意也對著他微微頷首,然後又對著靈感仰微微頷首,道:「抱歉。」

「你在眉山之中軍功顯赫,只是新入伍尚未熟悉軍伍,所以暫升為鐵策軍右旗將軍。剩餘軍功先記錄在案,等再立軍功再酌情提拔。」

夏震恢復了平靜,只是按照正常程序,將手邊的一片兵符和任命文書朝著林意推了推,接著再看林意身旁的薛九,「薛九你在眉山之中表現也是優異,提任校尉。」

「什麼?」

這樣的兩句話落在薛九的耳中,卻是比方才靈感仰的一掌還要驚人。

他只覺得腦門嗡嗡作響。

右旗將軍便是鐵策軍副統領。

鐵策軍統領之下,原本便是只有四名副統領,林意先前只是小校,一下子提升到了副統領?

那先前的右旗將軍牧恩去了何處?

這何止是破格提升。

他從軍這麼多年,從來未有聽說過,一名將領能夠直接從統領數十人的小校,直接提升至統領萬人的右旗將軍的。

鐵策軍雖然是吃力不討好的苦力軍,但右旗將軍卻是正兒八經的位列八班,是真正可統一萬之數的將領。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接了兵符,謝過大人?」

直到林意的聲音響起,薛九才從獃滯的狀態中回過神來,慌忙上前行了一禮,取了兵符和認命狀。

外面那名身穿舊皮甲的軍士一直在入神的聽著。

這些話一個字都不漏的落入他的耳中。

「鐵策軍右旗將軍?」

當聽清這樣的字眼時,這名似乎才剛剛擺脫了無聊的軍士也驟然變得真正的驚訝起來。

他搓了搓手,伸出兩根手指捻了捻眉心,然後朝著前方不遠處那門口望去。

林意和薛九的身影,很快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特別的人之間自有感應。

林意的感知里出現了一絲異樣的氣息,他微微一怔,注意到了樹蔭下的這名軍士。

這是一名修行者。

雖然此時這名軍士身上一絲真元波動的氣息都沒有,但是他感覺得出這名軍士體內的氣血流淌得武者要慢得多,而且他感覺得出有一種雄渾的力量隱匿在這名軍士的體內。

這名軍士看上去不過是三十餘歲的年紀,但是面上風霜的意味很濃。

這種風霜的意味源自於看見了太多的生死,見慣了許多的永久別離,是源自於心中深深的疲憊和厭倦。

這樣風霜的意味,林意並不陌生,在那些征戰了很久的邊軍老將的身上,便都是這樣的意味。

這名軍士看著打量著自己的林意,想著方才這名年輕人在內里的做派,不由得微微一笑,接著輕聲道:「恭喜。」

林意此時已經收好了兵符和任命狀,看著這名軍士善意的微笑,他心中更加清楚,這名軍士不只是修行者,而且應該還是修為不俗的修行者,想必站在這裡,便已經聽清楚了內里的聲音。

「在下林意,建康南天院天監六年生,現在是鐵策軍右旗將軍。」

林意對著這些征戰多年的軍士有著天然的好感,他也微微一笑,對著這人頷首為禮,道:「未請教?」

「魏觀星。」

這名軍士對著林意也是頷首為禮,道:「明威軍北固都護。」

「明威北固軍?」

林意和薛九都是愣了愣。

在前朝有四大邊軍,名為四征,這四征之中,因為北方王朝威脅最大,所以征北軍在前朝算是真正意義上的主力邊軍。

現在南朝為防邊軍高階將領兵權太重,卻是將之前的四征全部取消,所有邊軍分成了勇武、壯威、宣威、明威、定遠五部,而之前征東和征南則已經歸入地方鎮戊軍。

但其中明威和定遠兩部,則是真正北方邊軍之中能打和經常打的老邊軍。

先前林意父親林望北統御的軍隊,就被打散分在了這兩部,還有一些分入了宣威軍。

雖然眉山之中恐怕是南北王朝對立以來,修行者最密集的戰場,但林意心中也十分清楚,真正決定現今兩朝生死的戰鬥,都在西北部的邊境。

那些最富有戰鬥經驗的北方邊軍,自然是不可能千里迢迢抽調到眉山一帶。

而眼下這裡是兵部主事處,若非升遷便是罷免官員,又怎麼會有一名北方邊軍的將領出現在這裡?

都護這個官階在軍中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位列四班,按軍銜可以統領千人軍隊,但在邊軍之中,卻是護騎將領,一般都是率領百餘精騎,保護陣中一些關鍵之處,例如主將所在,例如軍中關鍵修行者或者重要輜重所在。

「先前授命至戎州幫忙練兵,才會到了這邊。」

這名叫做魏觀星的軍士看出了林意和薛九的驚疑,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道:「來這裡,卻是犯了些事。」

「犯了些事?」

林意看著他,「那到這裡便不是提遷了?」

旋即林意想到了什麼,又脫口而出,「該不會正好被罰來鐵策軍?」

「沒有這麼巧。」

魏觀星啞然失笑。

看著這名四班官員沒有什麼架子,而且現在自己說什麼也是個校尉,薛九便也忍不住輕聲問道:「犯了什麼事,麻煩不麻煩?」

「這倒真是有些麻煩。」

魏觀星正想開口詳說的樣子。

「你們當這是什麼地方,在這裡閑聊?」就在這時,林意和薛九身後那名為首的重鎧軍士一聲厲喝。

林意和魏觀星又都是啞然失笑。

這之前素不相識,現在倒的確是將這兵部主事處門口當成了茶鋪,在這裡聊開了。

「那我先辦事,說不定今後還有見面的時候。」

魏觀星對著林意行了一禮,卻是又笑了笑,道:「不過你方才說的難得一見如故,這鐵策軍,似乎到也是個不錯的去處。」

「鐵策軍可是人人避之不及,可別自誤了前途。」薛九半開玩笑半當真的說了一句。

魏觀星脾氣極好,哈哈一笑,致謝般對著薛九也作揖一禮,接著也不多言,告辭朝著前方廳堂走去。

薛九出了這城南軍營,兀自覺得做夢一般,心臟還是擂鼓般跳個不停,時不時的伸手抹汗。

「薛校尉,不就是升了幾階按我所知,鐵策軍別說是校尉,就算是我這樣的副統領,也免不了上陣衝殺。好像也沒有什麼區別,為何如此緊張?」林意看著他的模樣,忍不住調侃。

「林大人1

林意是調侃,但薛九卻是陡然面容一肅,認真道:「今後也不能按在眉山之中一樣叫你頭了,你這官階已然極重,若按以往,恐失了威嚴。大人您是修行者,又出自建康將門,在你看來這官階升個幾階恐怕沒有區別,但在我們而言,區別便是大了。首先軍餉便很大不同。」

「大人。」

看著微微一怔的林意,薛九恭謹而莊重的說道:「尋常軍士和修行者都是截然不同的存在,恕我冒犯,對於我們這些尋常軍士而言,最重要的便有兩點,一是軍餉,二是顏面。不過有時為了軍餉,便是折損些顏面,也無妨。」

林意的眉頭微微蹙起。

薛九的神色,便也讓他不由得認真起來。

他開始醒覺,自己即便是在建康家道中落,但身邊認識的人,那些所接觸的世界,都似乎和薛九這些人截然不同。

「您將我們真正當成自家兄弟,我便也實話直說。」薛九看著面色凝重起來的林意,輕聲道:「大人您個人為戰和帶兵打仗截然不同,打仗最重軍心要穩,若是不明底下人的想法,恐怕」

薛九知道林意聰明,說到此處,便不再往下說。

林意點了點頭,心中卻是默念,「軍餉顏面」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