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兩百三十章 先後順序(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章 先後順序(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為什麼?」

林意和魏觀星幾乎同時出聲。

只是不同的是,一人的聲音里充滿驚訝,另一人卻是淡然而戲謔。

林意很驚訝的看著韓征北。

在他看來,這個鐵策軍的「管家」當然是很和氣的。

的確韓征北是屬於軍隊中少見的那種性情溫和的人,他先前和林意的對話,也讓他覺得韓征北更像那種街巷中可以聊聊家常的鄰居。

這樣的人卻第一時間強烈的反彈,他便很奇怪。

「您是大名鼎鼎的煞星啊,而且您這樣的大人物鐵策軍是座破廟,可擋不住風雨。」韓征北說了這一句,他覺得魏觀星肯定能明白意思,但又怕林意不理解,接著道:「先前你在邊軍,有昔日那些同僚相助,上面明威、定遠的大將待你又不錯,你就算惹了什麼大麻煩,總有幫襯著你的人,我們鐵策軍怎麼樣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時你惹了禍事,會能幫你扛得住?」

「煞星?惹禍?」

林意聽出了些端倪,他好奇的看著魏觀星,怎麼都覺得這人很和善可親,這樣的人難道比自己還能招人恨?

「看你這話說的。」

魏觀星拍了拍韓征北的肩膀。

韓征北的臉都白了,他下意識的想躲,但是在他來得及做出反應之前,魏觀星的手掌已經落在了他的肩上。

「不要緊張。」

魏觀星看著他的老白臉,笑道:「就像皇宮裡再表面光鮮,都需要有人端屎端尿,有人趕糞車。鐵策軍在南朝可是獨這樣一支,沒了鐵策軍,那些臟活苦活誰干?所以鐵策軍只要能幹活,誰真會把鐵策軍怎樣了?所以鐵策軍根本不需要別人幫忙扛。」

林意和薛九都覺得這些話很有道理。

其實韓征北也覺得這些話有道理,但他不管,還是將腦袋搖得如同撥浪鼓似的,「不管怎麼樣,我還是不同意你加入鐵策軍,這文書是夏震簽的?我等會就去找他」

「韓將軍,你這麼說便沒有意思了,我們之前都沒有見過,你這萬般阻撓,真不給口飯吃?」

「你們之前都沒有見過?」

林意這下又是一愣。看著這兩人對話,他還以為魏觀星和韓征北是老熟人。但這既然沒有見過,為何韓征北說話時,就像特別熟悉一般?

「林大人,你就沒有聽過魏煞星溺斃三千人?」韓征北看著林意兀自摸不著頭腦的事情,他忍不住湊到林意耳畔,輕聲道:「魏觀星最早可是十班將領!現在他才三班,你可明白他如何了?」

「駱馬湖溺死三千降軍?」林意微微一怔,他當年也有所耳聞。

魏觀星挑了挑眉,以他的修為自然聽得清韓征北說了什麼,只是他卻並未解釋什麼。

「看起來不像。」

林意眉頭微蹙,他看著魏觀星,「你不像那種以殺為樂之人。」

「謝謝。」

魏觀星道:「但那真是我。」

「先不管之前的事情,現在加入鐵策軍總有著你的想法。」林意認真的問道:「是什麼原因?」

「放不下。」魏觀星面上戲謔的神色也完全消失,這一瞬間他不像個落魄而不修邊幅的老邊軍,有種難言的鋒芒,「有些兄弟的仇沒報。」

「要想領軍,也不一定要加入鐵策軍,以你的修為,哪怕去別的大軍中做個供奉都綽綽有餘。」此時韓征北忍不住插嘴嘟囔了一句。

他原本的確是個很寬厚的人。

但越是寬厚,就越會為鐵策軍之中的每一個人打算。

他自己可以吃虧,可以不去和朝堂中人爭氣,可以做縮頭烏龜,但是他不能容忍有人給鐵策軍帶來危險。

在他看來,林意太過年輕,恐怕會意氣用事,若是再有魏觀星這樣的一個人歸入林意麾下,那無疑於雪上加霜。

「老實人的話往往有道理。」

魏觀星又拍了拍韓征北的肩膀。拍肩膀是他的習慣,但只是在他看的順眼的人和朋友之間,他才會如此做,他覺得韓征北應該會明白。

「天下軍隊很多,將領也很多,但敢放肆的人不多。」他的神色有些傲然起來,「要找合胃口,又有可能成大事的,便更加少。」

「」

韓征北一陣無語,胸悶難言。

這意思是,林意都能滿足他的條件?

那自己最擔心的事情,豈不是要發生?

「我聽說你帶軍打仗是很放肆,只是自己部下折損很少?」此時林意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魏觀星點了點頭,平和道:「這是事實,戰場上的勝負,在戰鬥開始時大多已有定數,安排得當,自然不會有太多傷亡。」

「我同意你加入鐵策軍。」

林意看著韓征北,道:「韓將軍你想辦法幫他歸入我軍中,將這事做死了,哪怕兵部想反悔,都讓他們做不到。」

韓征北聽著他說出「我同意」三個字就只覺得全身的血液只往腦門上涌,再聽著他後面說的這些話,更是差點直接暈了過去。

「這是軍令。」

林意看出了韓征北還要再說的意思,平靜而堅定的輕聲道:「韓將軍,你方才說過,此時我是這城裡鐵策軍的最高將領,既然如此,那我說的這些話,自然就是軍令。」

「胡胡鬧1

韓征北氣得嘴唇都哆嗦起來,他忍不住罵出了一句。

然而軍令就是軍令。

林意就白了他一眼。

這眼中的意味很簡單,「韓將軍你別了,你不幫我想辦法做,我馬上找別人做了,反正你不同意也沒有辦法。」

「幹得漂亮。」

魏觀星拍了拍林意的肩膀,然後忍不住豎了豎大拇指,接著又沖著韓征北一笑,「韓將軍我可不是故意氣你,你真是個好人。」

很多時候,被人說好人往往便是受了欺負。

就如最經典的那句,「你真是個好人,只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一樣。

韓征北再看了林意一眼。

林意沖著他點了點頭。

他無可奈何。

此時便只能木已成舟。

「還是要謝謝你。」

魏觀星和林意朝著林意經常曬太陽的那段城牆走去之時,很是認真的又說了一句,「原本以為要浪費很多口舌。」

「不用客氣。」

林意轉頭看了他一眼,「當年你溺斃那三千已經投降的馬賊是為什麼?你又不是蠢貨,肯定知道溺斃那三千投降的馬賊肯定會遭彈劾。」

魏觀星愕然的轉頭看著林意,「在同意之前不問,你現在卻問?」

林意認真道:「先後的順序,我覺得會表達不同的意思。」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