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平天策>第兩百三十五章 慧尾與觀星(第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五章 慧尾與觀星(第三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都市言情

他腳上的傷其實並未痊癒,但是現在肌膚表面的血痂脫落之後,現在只是傷口的膚色顯得有些不同,甚至連疤痕都看不出。

內里的骨骼還未徹底長好,雖然都已經接合,行走已經無礙,但尚且不能肆無忌憚的發力。

傷口癒合如此完美,自然和元燕精湛的療傷手段有關,但新添傷口的恢復速度,自然和元燕無關。

在前些時日的修行之中,林意和容意之間的這種試煉並沒有身穿天辟寶衣。

天辟寶衣保護得太過周全,便產生不了應有的壓迫感和真正危險感。

對於修行者而言,越是接近真正的戰鬥和死亡的威脅,才越能激發出潛力。

這樣的戰鬥讓林意進步很快,只是有時的失手,也會讓他的身上帶上傷口。

只是那種入肉不深的傷口,往往只是過了一夜,在清晨洗漱時,林意就會發現已經結痂脫落,只有淺淺的一道痕。

林意知道自己所走的大俱羅之路,除了自己摸索之外,沒有第二個人能夠自己答案,所以他甚至很喪心病狂的自己試著給自己來了一劍。

這一劍比容意給他帶來的傷口自然要深一些。

他很快發現,即便是這樣的傷口,他流的血也很少。

他的鮮血似乎和尋常的修行者已經截然不同。

當他身上出現傷口時,他的鮮血似乎反而變成了止血的良藥。

只是這樣的癒合能力雖然令他很驚喜,但傷口流血少,傷口好得快,卻不意味著他喜歡被人砍。

當然最好是自己不要受傷,讓敵人受傷,讓敵人流血。

當月上中天的時候,林意結束了和容意的修行。

容意返回營區休憩,然而林意卻只是在城牆上略作休息,便直接翻下了城牆,進入了外面的田野。

魏觀星很好奇,他跟了上去,以他的感知,在城牆上端他便發覺林意竟然是在做一件極為無聊的事情。

林意幾乎花了整整半夜的時間在練習投擲。

修行者的投擲也有很多獨特的技巧。

不同的手法和不同的真元運用,也能讓很多簡單的兵器在飛出的時候,有許多詭異的飛行線路。

若是特殊的手法和真元運用再配合特殊的奇兵,有些時候甚至能夠接近飛劍的效果。

然而林意的投擲卻並無特殊技巧。

他就是在純粹的直直投擲,就是在練習發力和準確度。

他用來練習的東西,也只是軍中的幾根玄鐵弩箭,這些弩箭應該來自於某輛重型弩車。

然後林意便是翻來覆去的,不斷的朝著一個土坡投擲。

那個土坡上長著一些黃色的野菊,那些野菊便很可憐的成為了林意投擲的目標。

在魏觀星的感知里,林意已經投得很准,每一次投出,便有一株在夜風中搖擺的野菊被擊碎。

只是這樣的不斷重複實在無聊,無聊到連魏觀星這樣的修行者都犯困。

所以在確定林意這樣的練習並無新的花樣之後,魏觀星很乾脆的返回營區睡下。

拂曉時分,已經洗漱乾淨的林意開始吃東西。

他一路帶著的行軍口糧還有半袋,他早上吃得很簡單,便是用行軍口糧煮的糊糊。

魏觀星的身影出現在漸亮的天光里。

他並沒有太過留意林意的吃食和食量,只是在林意的對面坐了下來。

「吃過了?」林意問了他一句。

「吃過了,鐵策軍的伙食,果然比地方鎮戊軍的都不如,更不用說和邊軍相比。」魏觀星道:「明天起會改。」

林意頓時怔住,「明天就會改?」

魏觀星點了點頭,「我已經和薛九說了。」

「薛九就同意了?」林意驚訝道:「按理說,不是應該你聽他的?吃的好,花的就多,不怕軍餉不夠?」

「看來他對你相當敬服,見你要用我,我說什麼,他就直接聽了。至於官階似乎我和他這麼說,他也沒有覺得我沒大沒校至於錢,先用著,很快應該會有一些來。你新官上任,要有改變,這便最能讓他們察覺。最蠢的將領則是作威作福,沒事多練些兵,那便反而令下面人一肚子怨氣。」魏觀星回應了幾句,然後忍不住道:「你就那麼害怕飛劍?」

他這句反問有些突兀。

但是林意卻忍不住笑了起來,因為魏觀星並未刻意掩飾自己的行蹤,所以昨夜的感知里,林意也感知到了他的存在。

他知道這名覺得無聊而去睡覺的修行者是猜出了他靠投擲的手段遠攻,還是因為特別忌憚那些不用近身戰鬥的使用飛劍的修行者。

「我被飛劍在腳底刺了一劍,自然害怕飛劍。」

林意想著自己竟然將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無聊到去睡覺,便笑得有些合不攏嘴。

數息之後,他才忍住了笑,問道:「你昨天在書房寫了那麼久,又是做了什麼?」

「求情,要東西,召集點人手,威逼利誘換點好處過來。」魏觀星看著林意此時的神色,就知道林意恐怕已經猜了出來。

不約而同,兩人轉過頭去,都看向城中一條通往鐵策軍營區的道上。

晨光里,有一輛馬車不緊不慢的行在道上,朝著鐵策軍營區而來。

那輛巒只是趕馬的車夫似乎有些不普通。

「這麼快?」林意忍不住對著魏觀星說了一句。

魏觀星深深的皺起了眉頭,道:「好像和我無關。」

林意微微眯起眼睛,他看清了馬車上車夫身上的衣飾,輕哦了一聲,道:「那應該是因為我。」

魏觀星微微一怔。

當這輛馬車真正接近這片營區時,他的面容漸漸肅然。

馬車車夫是一名修行者,但是修為對於他而言並不算高。

只是馬車之中的一名修行者,卻讓他感到了些威脅。

「南天院?」

他轉頭看著林意,輕聲問了一句。

林意此時也感知到了馬車之中那名修行者,只是感知到那股熟悉的氣息,他卻是有些驚喜和意外。

吳姑織安靜的坐在馬車裡。

當然她真正的名字應該是席慧尾。

她也第一時間感知到了魏觀星的存在,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

書客居閱讀網址: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籤記錄本次)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推薦本書,蘭嵐謝謝您的支持!!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