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兩百三十六章 那夜的變(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六章 那夜的變(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魏觀星的眉梢微微挑起。

他並不知道馬車裡來的是誰,但和軍中的許多人一樣,他對南天院並無太大的好感。

南天院在南朝修行者的世界里往往意味著高高在上,尤其對於他們這些不算如意的修行者而言,很多時候南天院在他們的心目中便代表著至高權貴的意志,比如皇宮裡的皇帝。

其實絕大多數南朝人都承認現在的蕭衍比起前朝的那些皇帝已經強出太多,然而權貴就是權貴,和他們這些人之間,天生就有著一種無法言明的隔閡。

所處的世界不同,便很難真正親近。

就如當天未進南天院的林意和同窗會上那些同窗一樣。

在馬車停在城牆下之前,他便轉身離開,緩緩的沿著城牆走向這座城的另一端。

林意也沒有停在城牆上。

他迎向這輛馬車,等到馬車停穩,內里的吳姑織從車廂中走出時,他便認真對著這名南天院的女教習行了一禮。

「隨我來。」

吳姑織和在南天院一般不苟言笑,她對著林意頷首為禮,然後便越過這段城牆,穿過了林意夜間練習投擲的田野,一直來到洛水河邊。

到了這條風浪頗大的河邊,吳姑織依舊沒有停下腳步,她直接踏上了漂浮在水上的一片浮木,逆浪而行,看上去十分的自然。

看著這樣的畫面,林意的心中生出極大的敬意,他知道這不只是意味著境界,還意味著對真元妙到毫巔的控制。

只是他沒有辦法跟上。

所以他停了下來,無奈的看著如傳說中凌波仙子一樣的吳姑織,道:「吳教習,好歹我在眉山之中沒有死,你現在是想這樣直接將我淹死嗎?」

這不算是一句好笑的笑話,吳姑織原也不愛笑,她聽到林意的這句話,只是不發一言的轉過身來,然後走回了岸上。

「你知道我這樣做是想讓你明白什麼嗎?」吳姑織走過他的身邊,在岸邊選了一塊乾淨地停了下來,然後問道。

「你不是真的要過河?」

林意有些發愣,他想著自己在南天院雖然很受這名女教習照顧,但卻實在沒有上過她的什麼課,所以對她的授課風格的確有些不太了解,難道這便是她的授課風格?

「難道你的意思是要對我說,人生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

林意狐疑的看著她,「還是說,你要讓我無論遇到什麼困境都逆流而上?」

「你想太多。」吳姑織很簡單的回了他四個字,然後道:「我這麼做,只是提醒你,雖然你的力量已然不俗,但你和修行真元的修行者之間,依舊有著很大的差別。我雖然不知道那兩名聖者傳授給了你到底什麼樣的功法,導致你不依靠真元戰鬥,但是失卻真元,有些在別的同等級的修行者看來很簡單的事情,你卻根本無法做到,所以你和同樣強大的修行者相比,無論是戰鬥還是做其他事情,你都會很受限制。」

林意覺得自己想得太歪,忍不住想發笑,但他又覺得這是件很嚴肅的事情,便強行忍祝

「這些我有想過。」

他認真的看著這名南天院的女教習,知道對方的確是關心自己,於是他老老實實的答道:「雖然修為有些提升,但我當然不會驕傲。」

吳姑織並未馬上回話,她看著林意,也確定對方的確不是口頭上的謙虛。

此時林意卻是又輕聲跟了一句,「否則我也不會託人帶回齊心蓮的同時,再順便要些短矛了。」

吳姑織並非是裝出來的不苟言笑,她的性情天生比較淡漠,只是聽到林意的這句話,她卻是都忍不住有些好氣和好笑,她忍不住搖了搖頭,看了林意一眼,「哪裡有別人托你尋葯,你尋到了一半,差人帶回去的同時,卻還順口要向人要好處的?」

「舉手之勞,舉手之勞。」

林意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一陣尷尬笑,「我想他可能便要謝我,以他的身份,若是真想謝我,想必讓南天院幫我制些投擲的短矛應該只是小事,而且這不是因為南天院制器肯定是南朝第一么?方才吳教習你也提醒過我,我沒有真元妙用,便很受限制,所以我也是無奈,才想要藉助這些東西以補不足。」

「同樣是開口討好處,一樣開口一次,為何不要些更好的東西。」吳姑織淡淡的回了一句。

林意還是有些不好意思,抓了抓頭,道:「怕顯得太過分,合適便好。」

吳姑織沉默了片刻,然後點了點頭,道:「你一直和今日這般記得不要貪心不足就好。」

林意用力點頭。

他想要說,那是當然,我從不太貪心,但是面對吳姑織這樣不苟言笑的教習,他也覺得說這些話似乎顯得有些無聊,於是他又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笑。

只是吳姑織的面容卻是驟然變得肅冷了些。

「何修行和沈約都已經死了。」

她用極低的聲音說了一句,同時她的真元也讓周圍的空氣里產生了各種異樣的聲音她來到距離城牆這麼遠的河畔,便是因為不想讓那城中任何的修行者聽到此時的對話。

「今後那兩名聖者,不可能再幫得了你什麼忙。」

林意徹底呆祝

吳姑織的聲音極低,但是卻震得他的腦門嗡嗡作響。

何修行沈約原來他在齊天學院的藏書樓里,恰好遇到的那名對大俱羅也有想法的老人,便是南天三聖中最強的沈約?

只是他根本無法理解的是,在過往數十年裡,整個修行者世界里公認的南方最強大的三名聖者中的兩位,怎麼可能就這樣死了?

「因為有不同的政見,對於這個世界有不同的想法,所以沈約在壽元將盡時來南天院殺死了何修行,他也同樣死在這一戰之中。」

吳姑織並沒有什麼隱瞞,她肅冷的看著林意,輕聲道:「南天院存在的目的之一,原本就是囚禁何修行。南天院的遷院,便只是要為這兩名聖者的最後戰鬥讓出地方。」

「原來是那樣。」林意想到離開南天院那夜的元氣異動,恍然若失。

他和沈約其實只是在齊天學院藏書樓見過,至於和何修行,則是根本沒有見過,但他很清楚這兩人對自己造成了什麼樣的改變。

所以此時聽到這兩人都已不在世上,而且是互相之間戰死,他就連自己此時的心情都有些無法理解。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