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平天策>第兩百三十七章 舊部(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七章 舊部(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都市言情

「我並不知道何修行和沈約和你是什麼關係,或者兩人之中哪一人和你的關係更親近,但不管如何,他們兩人都已經不在這世上。」吳姑織看著沉默下來的林意說道。

林意慢慢的抬起了頭,他知道吳姑織的意思,道:「我也從未將他們看成靠山。」

「那便最好,只是有些事情你未必明白。」

吳姑織看著他,說道:「任何太高的東西都會讓人產生距離感,任何太過強大的事物,都會變成這個世上所有人最忌憚的存在,無論是對於以前傳說中的巨龍,還是世上那些修為超凡的聖者,都會自然引起幾乎所有人的敵意。」

「何修行和沈約未必在意這些,他們也強大到不需要在意這些,他們只是想要按照的意願來改變這個世界,所以他們不需要太過在意建康城裡那些權貴,乃至皇宮裡的人的看法。」

「但是除了他們,其餘人無法不在意。」

「南天院受皇命所建,其中許多人自然遵循的是皇帝的意願,即便是我,也並不知道皇帝對那兩人的看法到底如何。我更不可能知曉,若是他知道你有可能是那兩名聖者的傳人,他對你的態度會如何?」

「他的態度,那些權貴的態度,會很危險。比你不想聽從蕭家的意思更危險。」

看著眉頭皺的越來越深的林意,吳姑織接著緩緩的說道:「所以不只是不將他們看成靠山,而是最好不要向人提起這些事情。」

林意沉默了會兒,道:「只是在南天院那般接觸,南天院其餘人會不知道?」

「在南天院,知道這件事的便只有我、引你來見我的那名男教習,還有院長。連副院長都並不知曉。」吳姑織說完這句,也沉默了片刻,道:「那名引你來見我的男教習,在眉山之中也已經戰死,所以南天院知道你和齊修行、沈約有關的,便只有我和院長。」

連那名教習都已經。

林意呆了呆,他心中生出些愧疚。

他很清楚南天院那些教習進入眉山,真正的目標便是元燕,然而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元燕便是他親手放過。

「院長是真正的旁觀者,他對何修行和沈約都沒有特別的看法,所以可以當他不知道。」吳姑織不知道林意此時心中真正的心情,但她看得見林意眼睛里的感傷,「所以不要再讓別人知道。」

「可是不只是你我知道,還有元燕也知道了。」

林意的心中響起這樣的聲音,他深吸了一口氣,長長呼出,然後認真的問吳姑織,「你是特意告訴我,哪怕我是南天院的學生,但南天院的絕大多數師長其實也並非我想象的可以依靠,但是你呢,為什麼要幫我,為什麼你和他們不同。」

「你是我的學生。」

吳姑織沒有什麼情緒般說道:「而且我很想看看,他們最後教出的學生,最終會不會變得很強大。」

「那您要多幫我一些。」

林意對著她認真的行了一禮,他此時並沒有開玩笑,也沒有心情開玩笑,「說實話我很失望,不是對您,而是對您所說的那些南天院的師長。其實有些人說得不錯,我終究還是太過幼稚了一些,出身南天院,所見的南天院幾個師長都很好,我便覺得南天院大多數師長都是如此。」

吳姑織的情緒沒有絲毫波動,只是平淡道:「或許在他們不知道你和何修行有關的情形之下,他們對你的態度也不會有改變,不過你所謂的幼稚也不是毫無是處,至少你求東西的那名藥師的確很好,而且你方才身邊那名將領也可以相信。」

「可以相信?」林意愣了愣,不知道吳姑織為什麼這麼一說。

「他應該是魏觀星?」吳姑織反問道。

林意點了點頭。

「既然是他,便可以相信。」吳姑織看著他說道。

她沒有接著說下去。

林意便看出她並不想解釋為什麼。

「你要的東西都在那輛馬車裡。」

吳姑織覺得最重要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她不再刻意壓低聲音,開始轉身走向城牆所在,「那名趕車的車夫也值得你信任,他並非是南天院的人,也並非是我的人,他是你父親的人。」

「我父親的人?」林意身體一震,呼吸都微頓。

「百足之蟲尚且死而不僵,更不要說曾是你父親這樣曾經手握重兵的大將軍。那名車夫的修為也不像你和魏觀星看起來的那樣簡單。」吳姑織道:「不要小看你父親,你現在在鐵策軍已成右旗將軍,你父親當年的一些舊部,應該還會有人來,只是你不要覺得太過幸運。那些隱居的修行者的重新出山,原本會引起許多人的忌憚,尤其他們在一些人眼中,又是舊朝臣子,而且你應該明白,若是你在建康默默無聞的活著,這些人也並不會出來。他們出來,只是因為你父親的原因他們不想你父親的兒子死於非命,只是想保護你周全,和想建功立業無關。他們這些人雖然對皇帝的處置不滿意,但若不是你,他們自然可以平安的活著,不用出來冒險,所以是你將他們重新拖下了水。」

「您這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比喻也實在是」林意抬起了頭,笑了起來,「拖下水便拖下水,反正我也在水中,一起走著便是。」

吳姑織眉頭微挑。

她忍不住轉過頭看了林意一眼。

在她看來,自己方才那些話出口,林意必然要心情沉重。

然而聽著林意的回答,看著此時的林意,她還是不得不承認,除了修為之外,她的這名學生,和建康那些年輕的修行者們,還是有著很大的不同。

就連她都覺得,此時清晨里的林意的身上,有一種莫名的光輝

她沒有再上馬車,這馬車連同馬車裡面的東西,都是留給林意的。

她也甚至沒有特意告別。

看著她離開軍營的背影,林意麵容漸肅。

他對著已經立在馬車旁的車夫,認真的躬身行了一禮,道:「叔叔好。」

這名車夫身材不高,手腳粗大,五十餘歲年紀的模樣,一頭亂髮很硬,如同鐵絲一般,而且滿臉絡腮鬍子,在他的印象里,也從未見過。只是既然是他父親的舊部,是這樣的年紀,那自然便是他的長輩。

這名車夫先是有些愕然,馬上便也是肅然,躬身回禮,輕聲道:「余曾諳,為將軍執馬。」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