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平天策>第兩百四十二章 天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二章 天運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

/城牆上響起一聲轟鳴。

和林意的力量相比,洛水城的城牆顯得並不夠結實,許多牆粉隨著塵土倏倏而落。

哪怕明知道林意是出於驚喜,然而這撲面而來的強悍霸道氣勢還是令城牆上的齊珠璣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他抬起衣袖遮了遮口鼻,有些不悅一般說道:「林狐狸,難道你不知道我朝損毀城牆是重罪?」

「齊狐狸,你想和我爭辯一番?」林意似笑非笑,挑釁般看著齊珠璣。

齊珠璣頓時想起此人的招人恨,頓時重重的哼了一聲,也不搭話。

「蕭素心,你們怎麼來了?」

林意也不理他,也不管周圍的那些鐵策軍軍士,笑眯眯的看著蕭素心。

「散了,都散了,將軍在這裡談事,你們湊什麼熱鬧。」

有數聲呵斥聲在人群中響起,這批已經看足了熱鬧的鐵策軍軍士頓時齊齊沖著林意行了一禮,如潮水般退下城牆。

「我們也調入了鐵策軍。」

蕭素心得意的一笑,「剛剛在韓征北那裡辦完」

「什麼?」蕭素心還沒有說完,林意便已經愣祝

他聽出了蕭素心說的是我們,而不是我。

「齊狐狸你也調入了鐵策軍?」他頓時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齊珠璣叫了起來。

「去哪裡不是去,反正都要隨軍。」齊珠璣白了林意一眼,不屑的說道。

林意忍不住搖了搖頭,「齊狐狸你應該改名叫做齊鴨子。」

齊珠璣愣了愣,道:「什麼意思?」

「多讀些書,鴨子嘴硬。」林意笑眯眯的說道。

「你1齊珠璣氣得牙癢。

「我明白了。」但林意此時突然恍然大悟的樣子,「那應該是你家中消息靈通,知道我身上有些從眉山之中帶出來的靈藥,所以儘快把你調入鐵策軍,好來分一杯羹。」

齊珠璣有種忍不住要揍林意的衝動,但是之前在城牆上看林意的出手,他卻覺得這種想法恐怕不會得逞。

他重重的冷哼了一聲,道:「你知不知道此次是何緣故,兵部才會網開一面,特殊提拔。」

「什麼叫做網開一面?」林意覺得齊珠璣用詞很有問題,忍不住又想讓齊珠璣多讀讀書。

齊珠璣冷笑道:「罪臣之後不重用是慣例,更何況你是林望北的兒子,若按正常來,你最多提個三階便是不得了的事情。直接將你提成鐵策軍右旗將軍,難道不算是網開一面?」

林意大皺眉頭:「我父親是林望北又有何特殊?」

齊珠璣看著白痴一樣看著林意,「前朝可數的大將,在軍中自有不同的人脈,而且眾多舊部,將你提得太高,便有隱患。」

「只是因為這點?」林意嘀咕道,「未免太小家子氣。」

齊珠璣聽著林意這些話便生氣,所幸也一古腦將要說的全倒了出來,「也不知道是不是你這次在眉山之中拼了命要救你的紅顏知己感動了陳家,反正此次是陳家出力,所以才有這樣的特殊提拔,而對於我家中而言,雖然不知道你和陳家的關係到底到了哪一步,但關係總非一般,所以便也將我和蕭素心調到了鐵策軍。」

「你們齊家也太現實了吧?」林意很是誇張的看著齊珠璣,「這不是見風使舵,趨炎附勢,想攀附陳家?」

「我家又不像你家,即便是這樣做,也只是向陳家多表示些好意。」

齊珠璣此次卻是未生氣,理所當然道:「權貴之間的利益互換和站隊,本來就是如此。現在的南朝豈不是很簡單,要麼是多靠向陳寶菀家,要麼多向蕭淑霏家,兩者取其一。不過林意你倒是奇葩,你和蕭淑霏兩情相悅,但蕭家似乎恨不得你馬上見不到明天的日出,你和陳寶菀又是好友,陳家卻護著你,我看你索性徹底換個想法,做陳家的乘龍快婿,豈不美哉。」

「我可是不像你們這些權貴一樣現實。」林意想到蕭淑霏說自己幼稚,心中微甜,笑得便甜了些。

齊珠璣覺得林意此時的笑容很有問題,渾身雞皮疙瘩。

「你們兩個都到了如意境?」

林意的眼睛卻是漸漸亮了起來,他感知驚人,此時很輕易的感知到了齊珠璣和蕭素心體內的真元波動。

蕭素心點了點頭。

齊珠璣卻是深吸了一口氣,一時沉默不語。在來時的路上,他其實也是有種要讓林意大吃一驚的興奮情緒。

然而一路上,隨著不斷有家中傳來的訊息傳到手中,他的這種興奮卻是很快化為烏有。

「按照現在軍方和各處修行地統計,此次南朝的年輕修行者在眉山之中破境的一共有七十三位,其中有二十一人突破到了如意境,有七人到了承天境,其中修為最高的一人,已經接近承天境巔峰,即將破入神念境。」

他沉默了片刻,緩緩呼出吸入胸腹間的那口氣,然後對著林意輕聲說道,「除了這些已知之外,恐怕還有一些破境的並未記錄在案。」

「竟然有人突破到了承天境巔峰,即將突破神念境?」林意頓時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有人突破到承天境他根本就不意外,若是他是修真元功法,便是因為他嗅覺特別靈敏這一點,他收集到的所有靈藥要是全部自己用,說不定也能讓他至少到如意境巔峰。

但是剛入承天境和承天境巔峰是截然不同。

這內里恐怕至少相差百倍的靈氣量。

那至少還得找到數百株靈藥,其中還必須有些特殊靈藥,否則光是葯氣的不利後果和境界不穩導致的問題,便會讓這名修行者墮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你看的書多,應該知道前朝有一名叫做衽鷹的修行者,那名修行者只是一名普通的採藥客出身,但是卻正巧發現了一名修行者坐化的洞窟,而那洞窟里除了修行典籍之外,還正好有一爐那名修行者留下的丹藥。後來這衽鷹修為突飛猛進,成了前朝最快進階半聖的修行者之一。這完全就是運氣使然。」齊珠璣看了一眼林意,道:「那名接近承天境巔峰的也完全出於運氣,那人叫黃安暮,是我朝瀘州東江學院的學生。」微微一頓之後,齊珠璣帶著些天生的嘲諷,道:「東江學院那些教習,連一些修行典籍的術語都搞不懂,教出來的學生又能強到哪裡去,但黃安暮卻偏生撞了天運,直接就發現了一片紫靈芝林,而且還都是生長年限極長產生了異變的藥王。他在眉山就是什麼都沒有做,只是煉化了那些藥王,便到了承天境巔峰,雖然境界有些不穩,但是他的運氣便是極好,根本沒有遭遇北魏的修行者,未發生戰鬥。現在已經被邊軍壯威將軍要了過去,穩定修為只是時間的問題。」

林意嘖嘖驚嘆。

紫靈芝在修行者的世界也叫紫玉芝,是一等一靈氣精純沒有多少雜質的靈藥,似乎眉山採藥經之中都沒有記載眉山一帶有這種靈藥出產,這人能夠直接找到一片,而且都是藥王,那這運氣實在太過逆天。

不過驚嘆歸驚嘆,這是別人的運氣,他倒是也沒有什麼羨慕嫉妒。

「我們南天院的倪師姐,也到了承天境中階。」齊珠璣看著林意,又補了一句。

「她也到了承天境中階?」林意這下倒是一愣。

齊珠璣一時不想說話。

其實人的情緒有時候便真是奇怪,那些不相干的人,運氣哪怕再好,也似乎的確只是別人的事情,但是自己熟識的人,甚至是自己的同窗,突然之間若是突飛猛進,將自己遠遠甩在身後,這種滋味便有些不好受。

他此時的不想說話,其實倒也不是因為倪雲珊,而是另有其人。

此時見他不說,蕭素心卻是忍不住開口,輕聲對著林意道:「我們天監六年生中,也有一人到了承天境中階。」

「是誰?」林意一愣。

蕭素心道:「是方樂山。」

「方樂山?」

林意大皺眉頭。

方樂山是謝隨春的好友,在南天院第一次用膳時便刻意針對過林意,雖然後來謝隨春刻意討好林意,方樂山對林意的態度也是截然不同,但對於這人,林意的心中也是不太喜歡。

「也不知道他是走了什麼狗屎運,我家中給我的訊息之中也沒有詳情,但他的確是我們天監六年生中,在眉山之中得益最大的一個。」齊珠璣聲音微冷道:「現在他跟了我們南天院一名姓白的教習,那名姓白的教習據說對飛劍之術有很獨到的見解。那他再不濟,飛劍也會比一般人厲害一些。」

「那你現在到鐵策軍恐怕有些吃虧,你現在到了如意境,鐵策軍可是沒有什麼名師教你。」林意想了想,他覺得可以私下問問魏觀星。神念境的修行者,再差也差不到哪裡去。

「我是有些吃虧,你卻是佔了大便宜。」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齊珠璣冷哼了一聲,白了他一眼,「我家中會派一名供奉過來教我和蕭素心修行。」

林意頓時反應過來,「你意思是說,我這鐵策軍,都直接有了一名軍中供奉?」

本來今天這章想兩章並一章,寫滿四千多字的,只是訪談略微打亂了點節奏,時間上有點來不及了,所以只能三千多字了,不過還是算一章,明天三更)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