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兩百四十七章 適可而止(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七章 適可而止(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清晨里,蕭淑霏和小侍女談論的陳寶菀正在。

這片山崖下方是茂密的銀杏林,崖壁上卻都是猶如兒臂般粗細的青藤,在青藤的縫隙里,黑色的山石上雕刻著各種大大小小的佛像。

這座山崖有百丈高,但是卻沒有任何道路和台階可上,只有修行者可以順暢的上下其間。

這是南拓寺,雖然很小,但卻是南方很古老的修行地。

這裡面的歷代僧人都擅長獨特的觀想之術,從這套最基本的觀想之術上,歷代僧人發展出了數門神通法門。

南朝此時的皇帝蕭衍,嚴格而言便是師承此處,對蕭衍的修行影響最深的,便是從這座古剎里走出的苦行僧人龍門大師。

此處離開眉山並不遠,所以在離開眉山之後,她承蒙聖恩來此短暫修行,可以借閱這古剎中那些僧人各自領悟的法門。這南拓寺雖然小,而且很少的僧人都大多雲遊在外,但寺規卻是極嚴,迄今為止,她是第一個獲准在寺中修行的女子。

只是她得了皇帝御賜在此修行,別人卻是不許,所以她的飲食起居,包括照顧她飲食起居的侍女,也都在山崖下方。

她和蕭淑霏在性格上有很大差異,比如在齊天學院時,蕭淑霏便性情清冷,不太願意與人接近,即便當時那些同窗也都是朝中重臣之後,家中各有權勢,但在蕭淑霏的眼中,恐怕大多數人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陳寶菀的性情卻是外向一些,她樂於看熱鬧,也樂於去湊熱鬧,她很大氣,從不矯情,在很多人看來性情更像是男生。

只是她很清楚取捨,所以大多數同窗對於她而言也是泛泛之交,真正的朋友也只有林意等數人。

她和蕭淑霏的看不慣便避開不同,她很多時候還和石憧一樣喜歡生事,只是她的生事不像石憧一樣看不慣便罵便打,而是某個同窗做了些惡事,她便會在某個合適的時機讓所有人發覺和知道。

所以當年林意和石憧雖然是齊天學院二虎,但在當時那批同窗的心中,恐怕畏懼她更多一些。

事實上以她自立的性情,若非有些雜事的確要人幫忙,便是任何侍女都不需要。

當日頭漸升,古剎后一些棲息的飛鳥紛紛飛出山林時,按例到了她下山用早餐和聽取一些最新軍情的時間。

她很乾脆的點踏著青藤,從山崖上飛掠而下。

只是今日等著她的那名侍女看著她的樣子,卻是和平時有些不太相同。

「怎麼?」

所以在林間坐下,開始喝溫熱正好的羹湯時,她微微挑眉,看著這名神色有些「詭異」的侍女問道。

「林意給你寫了封信因為家中不放心,所以在交到這裡之前,便已經拆開看過。只是內里卻沒有寫什麼字跡,只有畫了個東西。家中看了更不放心,要問問他這封信到底是什麼意思。」侍女神色依舊有些古怪的說道。

「畫的什麼?」

陳寶菀神色沒有什麼改變,林意應該是眉山之中風頭最勁的年輕修行者之一,而且林意的身份特殊,傳來的信箋家中拆啟查看對於她而言也沒有什麼意外。

像她這樣的人,自己不會將自己看成尋常的小兒女,家中也不會將她看成尋常的小兒女。

「一隻烏龜。」

侍女忍不住想笑,但是又想憋住,忍得很辛苦的樣子。

陳寶菀微微一笑,看著這名侍女卻也忍不住道:「只是一隻烏龜,你這副樣子做什麼?」

「他真是沒有什麼書畫天賦。」

這名侍女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畫得可真難看,他們端詳出來是烏龜,但我看著總覺得像駝背老狗。」

陳寶菀也不著急,喝完了手中這碗羹湯,這才伸出手來。

這名侍女便將林意的信紙遞了上去。

「畫得的確有些難看。」

陳寶菀只是看了一眼,便也忍不住抿嘴笑了起來,「不過有些神韻。」

侍女有些無語,心想自己怎麼看不出什麼神韻?

那一張黃草信紙上,就像是小孩子塗鴉一樣,畫了個圈圈抹了兩筆便是烏龜殼,一個烏龜腦袋和四條腿都是伸得老長,恐怕建康城裡的小孩子畫的烏龜,也比這更像一些。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忍不住問道。

陳寶菀認真看了看,並未有什麼猶喳這意思只是求我幫他,讓他和鐵策軍在洛水城中多留一些時日,好讓他有些準備。你將他這意思告訴家中,讓他統領的鐵策軍多在洛水城呆一陣並不是難事。」

「只是三四千的鐵策軍,自然不算什麼。」這名侍女點了點頭,看著那張信紙,眉頭卻是皺的越發厲害,「這你到底是如何看出來的?」

「他畫的又不是縮頭烏龜,頭和四隻腳都伸得那麼長,自然是要大展拳腳,四隻腳不是要撐地走路,而龜殼還砸地有坑賴著不走的樣子。」

陳寶菀微微的一笑。

在齊天學院時,林意和數名好友便時常用這樣的畫來傳遞消息,而每次猜這畫的內容,也都是她猜得最准。

至於林意,畫的畫很醜,畫的有神韻,但是猜她的畫,卻是時常十九八九猜錯。

她此時心情很好。

她和蕭淑霏不同,她總覺得林意就是那些不按常理的做法,才讓林意顯得和別人都不相同。

越是如此,她便越是覺得林意的身上有那些同窗都不具備的光彩,他這樣的人,往往會做成很多驚人的事情。

譬如他在眉山之中的這些戰功,便很驚人。

所以她並不太擔心林意的安危,她現在只是好奇,將這樣一支打雜般的鐵策軍交到林意的手中,林意又會玩出什麼樣的花樣。

哪怕他做事胡鬧,也往往胡鬧的很精彩。

而且最讓她欣賞林意的一點,是林意很懂得適可而止,他不貪心。

林意此時要她和陳家幫忙,也只是讓陳家幫一些唾手可及,不痛不癢的忙。

這樣她家中人也不會拒絕,而林意也總能成事。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