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兩百四十八章 林扒皮(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八章 林扒皮(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林將軍,這樣下去恐怕會有問題。」

「什麼問題?」

「嘴都吃刁了,到時候戰時吃得不好,恐怕軍心會有問題。」

韓征北看著一臉詫異的林意,硬生生的憋住了後面一句話,他這幾日有些上火,嘴角都燎起了一圈小水泡。上階將領永遠都不需要下階將領來教導怎麼辦事,更何況他平時太過忠厚溫和只是看著這些時日林意統領這鐵策軍的做派,他卻還是忍不祝

鐵策軍原本就不是某些權貴門閥的私軍,無論在軍餉的配給和軍備上,都無法和那些軍隊相比,按照鐵策軍的一貫風格,平時是儘可能省吃儉用,到了戰時反而供給更足。

現在有魏觀星在側,他倒並非懷疑林意的練兵和統軍能力,只是在他看來,鐵策軍和魏觀星統領過的那些邊軍之中的精銳軍隊也有很大不同。

以魏觀星固有的思維來處置鐵策軍,便恐怕會有很大問題。

「無妨,吃得好便有更多讓他們花氣力的地方。」林意看著欲言又止的這名鐵策軍老將,微笑道:「魏將軍已經在營區轉了兩日,接下來會因材施教。至於糧餉,你不用擔心,應該最近就有大量補給。」

「哪裡來白掉的糧餉?」

韓征北鼓著一肚子氣,覺得林意就是胡鬧,就是隨便用些理由搪塞自己,讓自己不要插手,只是他心中才剛剛生出如此想法,卻聽到不遠處營門前已經一陣喧嘩。

「什麼事情?」

他身邊一名小校還未來得及奔去打探,卻是已經有幾名鐵策軍軍士疾風般跑了過來。

「是寧州刺史派來的人。」

幾名鐵策軍軍士都是一臉的驚喜莫名。

「寧州軍?」韓征北微微一愣,還未來得及細問,這幾名鐵策軍軍士已經忍不住接著道:「帶來了五百具輕鎧,都是寧州最好的刺蛇鎧,除此之外還帶來了三具吞天狼重鎧。」

「什麼?」韓征北一時沒反應過來。

幾名鐵策軍軍士已經滿臉敬畏的看著林意,「說是全部贈給林將軍的。」

「」韓征北腦袋有些懵,寧州的刺蛇鎧都是用特殊皮革包裹的鱗甲,不僅分量不重,防禦力不錯,而且哪怕是黑夜疾行都沒有什麼聲音,的確很適合鐵策軍,只是這寧州刺蛇鎧每一具都造價不菲,寧州軍大部自己都捨不得用,按他所知,寧州刺史家也只有一隻近衛有配給,怎麼會送這麼驚人的數目給林意?

林意拍了拍這名忠厚的鐵策軍「老管家」的肩膀,笑著有些得意,又有些不好意思。

這同樣是他厚著臉皮要來的。

魏觀星的身影隨著一道風聲落在他的身後。

「又是你的人?」

魏觀星看著林意,面色有些古怪。

林意點了點頭。

「我還以為應該是我的人送來的」魏觀星看著此時已經通過營門,朝著鐵策軍庫房前行的寧州軍,忍不住搖了搖頭,「你到底也寫了多少信?」

「不多,就幾封,有些是讓人帶的口信。」林意此時已經遠遠看到了齊珠璣和蕭素心的身影,知道他們兩人也被驚動了,他笑的樣子便更加有些不好意思。

「你倒是想的不錯。」

魏觀星驟然也忍不住笑了笑,「你在眉山之中救了寧州軍不少人,聽說又救了寧州刺史家千金,開口要些東西,的確成功率很高,但是我沒有想到你如此獅子大張口,對方也會同意。」

「這些數目可不是我開的,我只是和寧師姐分開時,問她能不能給鐵策軍弄些甲衣或者別的軍械,我哪裡知道有這麼多。」林意輕聲說道。

但是齊珠璣耳朵尖,遠遠的都聽到了。

走到林意身側不遠處的齊珠璣一臉的鄙夷,「林狐狸你不知道有這麼多?恐怕心裡早就有數,我想你應該不是光救了寧凝,然後就讓她家中人將她接走了,恐怕就像你給我和蕭素心留了些靈藥一樣,你也給了寧師姐不少靈藥?」

林意一陣乾咳,「寧師姐人好,我贈些靈藥也是正常。」

齊珠璣直冷笑,「你原本就已經救了寧州刺史最心疼的千金,還給了些千金難得的修行靈藥,而且我聽聞你救的那支寧州軍之中有些將領的軍階不低,寧州刺史有意,他們又出力,這些甲衣還不是你意料之中?對於寧州刺史而言,花費巨資製造的甲衣,也不可能比他女兒和他女兒的修為重要。更何況那麼多人在耳邊吹風。」

林意只眨眼睛。

他這些時日有求於齊珠璣,連讓齊珠璣多讀書這種話都不能說,所以他索性裝聾,裝沒聽到。

「不若你不要叫林狐狸,叫林扒皮?」

齊珠璣看著他這副樣子,更是忍不住嘲諷,道:「任何你認識的人,恐怕都會被你扒下幾層皮。」

林意訕訕一笑,依舊不回嘴,只是握拳在心口敲了敲。

齊珠璣這倒是一愣,狐疑的看著林意,總覺得林意這手勢有什麼深意,「林狐狸你什麼意思?」

「一日鐵策軍,終生為兄弟,你到了戰場上,就自然會明白。」林意正色道:「一切都是為了鐵策軍。」

「」齊珠璣又是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竟然說這種道理?

「我和寧師姐說時,我可沒想到我會在鐵策軍做這什麼右旗將軍。」此時林意又說了一句,「先前只是想鐵策軍身上連好用的甲衣都不具,可沒想到是歸我用。」

這句話一說,齊珠璣一怔,而旁邊不憎北也是聽得清楚,一時看著林意的目光也是又完全不同。

周圍這些人裡面,唯有蕭素心聽著不覺得意外。

在她過往的認知裡面,林意原本便是那種不只是為自己考慮的人。

在齊天學院時,很多時候林意鬧事,也只是因為愛管閑事,打抱不平。

「今晨我接到家中消息,天啟軍也在送一些東西過來,明天應該會到,還有這邊的寧州黃家,也準備了許多糧餉,正在送往這裡,應該再過兩個時辰就會送到鐵策軍。」

齊珠璣深吸了一口氣,也不再和林意鬥氣,他轉頭看著魏觀星,「是你的人?」

魏觀星頓時有些無奈,搖了搖頭。

「又是你?」

齊珠璣看著林意,心中生出些異樣的情緒,在他看來,問寧凝要東西,便顯得有些占師姐家的便宜,但是林意竟然能做到連那些人都送來東西,便完全不同。

「天啟是宣威將軍部下,此時北邊已經戰事緊張,還能給你特意送東西來,我的確想不太明白,至於寧州黃太僕卿你和他又有什麼關係?」

讓齊珠璣最難理解的便是寧州這黃家。

他隱約猜出天啟軍送來東西可能是因為林意父親林望北的緣故,但寧州黃家,這是隨著新朝而起來的門閥,和林望北這些「舊權貴」原本就一路數,怎麼可能送大批錢糧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