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兩百五十七章 欠一命(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七章 欠一命(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行軍背囊、布袋等等這些東西,幾乎每個修行者都會有。

除了那些只用飛劍和精巧武器的修行者只將之藏在袖間之外,其餘的修行者一般都會將自己的一些武器用行囊隱匿起來,有些粗獷的修行者直接會用布將武器包裹成長條,然後背負在身上。

簡單、實用,而且可以避免被對方一眼看穿自己的師門和戰鬥習慣。

只是誰也想不到,魏觀星會從隨身的行軍布囊中抽出這樣一柄弓。

這柄弓真的很大,一端放在地上,另外一端都估計可以抵得到下頜。

當這柄弓出現在林意的視線中時,林意第一時間腦海中出現的想法便是,那背囊又不大,怎麼裝得下這樣一柄弓?

所以這應該不是一柄尋常的弓。

它至少能夠摺疊,或者平時是另外一種形態,經過魏觀星此時的取用,才會驟然成弓。

林意的關注點有些奇怪。

因為此時所有人在看到這具長弓的時候,腦海之中第一時間出現的想法,便是這人竟然用弓?

嘶啦一聲!

在這樣的情緒剛剛浮現在其餘人所有心頭的剎那,一枝箭矢已經摧枯拉朽般衝破所有阻擋在前的氣息,出現在紅衣道人的身前。

紅衣道人的眉頭深深的皺起。

他的雙瞳之中第一次猛烈的燃起震驚的情緒。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箭不如劍似乎是共識,箭射出之後,軌跡自然不可能有飛劍的劍路靈動,也不可能變化多端。

而且飛劍隨著修行者的真元不斷的灌輸,還能不斷的加速,不斷的增強力量,但箭矢隨著空氣的阻力,卻只會越來越慢,越來越力竭。

只是此時,紅衣道人卻清醒的意抒始終被絕大多數的修行者忽略了。

在某一段直線距離里,真元的迸發再加上弓弦本身的威力,會使得箭矢在這段局促的距離里,比飛劍還要快!

這支箭矢,便比他所有見過最快的飛劍還要快!

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

他強行收劍。

體內噴涌而出的真元將他的這柄紅色小劍帶成了一片耀眼的霞光,堪堪橫在這一箭之前。

箭矢爆了開來。

這支箭並非木質,但很脆。

蓬的一聲,無數金屬的碎屑在紅衣道人的周身飛過,有些尖銳的碎屑彈到了他的身上,雖然依舊沒有能夠刺穿他的肌膚,但是卻讓他的身上充滿了痛感。他的鼻中嗅到了一絲濃厚的鉛汞味道。

這支箭的箭身加入了大量的鉛,所以才會如此脆行。

只是鉛很重,所以這支箭本身也很沉重。

能讓這樣沉重的箭擁有這樣的速度,那柄白色的長弓也很不尋常。

只是他並沒有時間去仔細感知那柄長弓,他的目光也被前方的鉛塵和雨霧遮掩,他只能依稀看見一具白色的虛影。

他的身體遭受著強大力量的衝擊,體內的真元雖然控住,但是如同激流撞擊著河岸,震蕩不已。

更為重要的是,那種摧枯拉朽般的氣息,已經接連而來!

嘶啦!

數聲並為一響。

數支同樣快的箭矢,已經來到紅衣道人的身前。

砰砰砰砰!

紅衣道人的身影在空中往後頹然落去。

數支鉛箭被他盡數斬碎,只是濃厚的鉛塵在影響了他的呼吸的同時,讓他發覺了一件更為心悸的事情。

這些鉛塵之中混雜著重汞等物,竟然能夠隔絕感知!

他的感知宛如陷入泥沼,被這些鉛塵形成幹得濃霧所困!

沒有任何的遲疑,他往後全力的退去!

他的身影快得如同閃電,根本看不見影跡!

這些箭矢能夠在百步之內比飛劍更快,但是距離只要拉得更遠,這種箭矢陷於各種阻力,便會越來越慢,力量也會衰竭。而且拉開了距離,他便也能夠贏得更多的反應時間。

然而也就在此時,一點涼意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這名紅衣道人的身影往後極速的穿梭,當他感知到那點涼意之時,已經根本來不及了。

那柄銀色的飛劍,在他感知受到這些鉛塵影響的剎那,便已經悄然到了他身後的退路上,如同死寂不動的毒蛇,等著他的到來。

他自己便收勢不住,會撞上這道飛劍,而他的前方,還會有箭矢射來。

那一點寒意迅速擴大,就如同一片冰湖,瞬間將他渾身淹沒。

「怎麼可能1

他此時腦海里儘是不可置信的情緒,一個人怎麼又可能是強大的劍師,又是強大的箭師?

修行者的世界里,幾乎未曾聽過有人能同時具備這兩種身份。

不只是技巧不同,而是一種追求靈動多變,一種卻需要靜氣凝神的追求精準,絕大多數劍師的性格和最優秀的箭師之間的性格是截然不同的。

然而雖然看不清對方的長弓,但是對方那一瞬間提弓施射的姿態,那種行雲流水的連射,讓他都感到一種異常的流暢感和美感。

這人在弓箭上,也不知下過多少年的苦功。

弓身上錚的一聲輕響。

聽著有些刺耳,讓很多人的心臟為之一縮,然而沒有新的箭矢出現。

就連長弓都被魏觀星以驚人的速度收起。

那點落在紅衣道人背後的涼意,只是貼著紅衣道人的腰腹衣衫飄了出去,飛向魏觀星。

魏觀星深吸了一口氣。

他對著那名紅衣道人頷首為禮。

他可以殺死這名紅衣道人,然而雖然傳說中他是一念就溺殺了三千餘馬賊的好殺煞星,但他並不好殺。

這名紅衣道人一開始的觀點便只是做人供奉,替人辦事而已。

紅衣道人雙腳落地。

在落地之前,他已經有時間調整好體內的真元流轉。

所以連絲毫泥水都沒有濺起。

那些戰鬥之中落在他身上的雨水和泥濘,也被一種柔和的力量,盡數從他的身上震出。

「我敗了,沈鯤你們帶走。」

紅衣道人收劍,靜靜頷首為禮,說得異常簡單,沒有絲毫的廢話。

「謝謝1

魏觀星認真致謝,道:「其實這種戰鬥,我還是略微佔了些優,並不見得絕對公平。」

林意轉頭,用看著怪物的目光看著魏觀星。

魏觀星的力量強大得讓他此時還有些心中發麻,只是對方都已經說放人了,為何還說這種廢話,而且那裡佔優了?

紅衣道人眼中也是驚異的目光一閃,道:「何出此言?」

「因為我一開始便看出了你是天心觀的修行者,我知道你的身份,知道天心觀的一些手段,但你不知道我是誰。」魏觀星道。

「說得有些道理,但不掩飾是我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

紅衣道人也不掩飾的搖了搖頭,然後看著魏觀星道:「今日你勝而不殺,不管你是誰,今後我便不會再和你動手。」

「這還差不多。」

林意在心中評判了一句,看這紅衣道人,也覺得越來越順眼。

這紅衣道人這一句,明顯是大恩不言謝的意思。

沈鯤這時卻少有的沉默。

他先前對這紅衣道人頗有微詞,但是現在卻也覺得紅衣道人不錯,而方才的戰鬥,他也隱約猜出了救自己的是何人。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