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平天策>第兩百五十八章 何仇?(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八章 何仇?(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都市言情

第258章何仇?

兩名南王府的錦衣供奉不出一言。

他們並沒有覺得紅衣道人獨斷專行擅自做主,事實上兩個人心中都有隱隱的慶幸和感激。

若非紅衣道人不惜真元約戰對方那名神念境的強者,若是他一心要在南王的身前邀功,令所有人死戰,那最終的結果可能是他們這些人都要死在這裡。

無論是這名身兼劍師和箭師身份的神念境修行者,還是方才破了他們聯手合擊的那名年輕修行者,對於他們而言都太過古怪。

此時雨真的小了些。

在紅衣道人返回車列之前,數絲真元已經隨著雨水落在沈鯤的身上,接著悄無聲息的沖開了困鎖他經絡的一些禁制。

一股鮮活的氣息從沈鯤的身上散發出來。

隨著這股氣息的震蕩,沈鯤身上的衣衫盡干。

林意肅然起敬。

他輕易的感知到了那種承天境之上的如獄如海的味道,這名混跡馬幫的修行者,果然按魏觀星所說,已經到了神念境。

「走吧。」

魏觀星已經走回林意的身邊,他很乾脆的轉身,這句異常簡單的話也只是對著林意等人所說,並非對著沈鯤所說。

雖然救了沈鯤,但他並不想左右沈鯤的人生。

若非有著一定要做完的事情,他也不會選擇困於束手束腳的軍隊,而會選擇海闊天空的江湖。

「這麼多年不見,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救了我,就不準備和我說些什麼?」

沈鯤跟了上來,他在魏觀星身後的泥濘地上吐了口痰,「只有做賊被發現才一聲不吭就走的。」

魏觀星微微一笑,「你自便,我又不要你謝。」

「生怕我一時心中不忍,也上了你的賊船?」沈鯤看著頭也不回的魏觀星,有些感慨的搖了搖頭,「看來你最近也過得不怎麼如意。」

「你這人想和我聊天,但和以前一樣,還是不怎麼會聊天,很容易把天聊死。」魏觀星淡淡的說道。

「你這人也是和以前一樣,不想把別人拖進你的麻煩里。」沈鯤反唇相譏了一句,道:「可是現在神念境修行者本來就不多,一個不算什麼,兩個加在一起似乎也不算弱了。」

「你這什麼意思?」

聽到這句話,林意等人都是心中一動,林意瞬間眯著眼睛笑,若非有面具遮住他的臉,否則他笑得絕對像個狐狸,「難道你要跟著我們一起?」

沈鯤一時沒有回答,只是看著魏觀星的背影,意味深長。

魏觀星一時也沒有回應,他一直沿著官道走到一條野河邊,走到停在那裡的船前。

「船很小,容意翻。」

他轉過身來,摘下面具,對著沈鯤說道。

「再小也是船,反正我也無處可去。」沈鯤看著魏觀星,說這句話時還有些嬉笑,但旋即臉上卻是一副莫名感慨的表情,「我朋友本身就不多,被蕭謹喻這麼一鬧,誰還敢和我做那些營生?」

「魏將軍,落花有意,流水安能無情?」林意頓時擊掌,「就如此定了,船小靈活,未必會翻,哪怕翻了,也可以渡水。」

他此時心中得意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

他父親林望北當年權勢最重時,掌管數十萬大軍,但能夠調用的神念境修行者也不會超過十人,而完全聽從林望北的軍中神念境供奉,算是當時林家的人,也不過寥寥兩三人而已。

現在魏觀星原本就是神念境修行者,再加上沈鯤若是跟隨鐵策軍,再加上齊珠璣帶來那名供奉,那數千人的鐵策軍,便有三名神念境修行者這說出去,恐怕沒有人會信。

更何況沈鯤常年跟隨馬幫行走,對於党項、吐谷渾和北魏那些邊地應該熟悉,依靠他恐怕能夠進一步得知當年大俱羅行軍口糧的訊息。

「你是?」

林意此時嫌棄悶氣,也已經將面具摘下,沈鯤看著得意非凡的他,卻是一愣。

他沒有想到林意竟然如此年輕。

先前他只以為林意是聲音顯得年輕,但那麼輕鬆的對付兩名南王府的供奉,應該也是魏觀星請來助拳的高手,應該也和魏觀星是同輩中人。

「我是他上階將領。」

林意正色道:「若先生能到軍中,必定待若上賓。」

「他不是在開玩笑?」

沈鯤愣愣的轉過頭去看著魏觀星,看著魏觀星沒有絲毫反駁的神色,他頓時苦笑搖頭,「看來你的確太不如意,居然淪落到了這種地步。」

「」林意頓時無語,「什麼叫淪落到這種地步。」

「這人惹的人可比南王厲害得多。」魏觀星看著沈鯤,道:「你真要上這船?」

沈鯤頓時對林意刮目相看,「我收回我剛剛說過的話,看來他不算淪落。」

林意張開了嘴,有種口水就要流下來的感覺,「無妨,無妨。」

魏觀星不再多言,一步上船。

等到所有人包括沈鯤也走上這船,容意和蕭素心有種兀自難以相信的感覺。

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一名半聖,就這樣加入了鐵策軍?

「你們到底是什麼軍?」

沈鯤比較多話,事實上馬幫在行走時,往往數月的時間都行走在荒無人煙的地方,讓馬幫中人消遣的,往往便是沒話找話和講些粗獷的葷段子。

「鐵策軍。」林意確定哪些王府的修行者沒有跟來,他輕聲的回道。

「沒有聽過。」

林意還有些自豪,但沈鯤的一句話卻讓他差點噎祝

「不過有如此多的修行者,應該也是精銳大軍?」沈鯤看著林意,他倒是沒有取笑之意,他這種常年在邊疆漂泊的散修對於南朝的軍隊原本就了解不多。

「當然是。」林意厚著臉皮點頭,「而且今後必定威震天下。」

沈鯤看著林意,覺得林意說這些話的時候面色似乎有點點古怪,「方才魏觀星說你惹的人比南王厲害得多,你到底惹的誰」

林意尷尬的一笑,還未回答,魏觀星卻是已經一笑,道:「都姓蕭,只是那人是臨川王,而且按我所知,很快就會授北討大元帥。」

「臨川王蕭宏?」

沈鯤絲毫沒有建康城中那些城府極深,極重儀容的強大修行者的做派,他吃驚得舌頭都吐了出來,「授北討大元帥,這意思是說北部邊軍都歸蕭宏統御?」

「除了他之外,皇帝沒有更加信任的人。」魏觀星微沸Α

「那北魏兵權最重的便是他了。」沈鯤不可置信的看著林意,他原本便知道蕭宏是所有王侯中最有權勢,最深得皇帝器重的,「你怎麼和他結仇?」

「他差點睡了人家女兒。」魏觀星認真的說道。

「厲害1沈鯤愣住,旋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無比佩服的看著林意,「妙極,妙極1

林意目瞪口呆的看著魏觀星,「你這」

魏觀星笑笑,「若不是舊朝換了新朝,你敢說你到現在未睡?還是你不想?」

林意無奈到了極點。

這句話不無道理,他無法反駁。

本章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