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兩百六十章 死無對證(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章 死無對證(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沒有人能死無對證,死無對證的背後本身就有問題,再查1

當這一艘易翻的小船在河水中順流而下,返回洛水城時,在遙遠的北魏皇宮裡,盛裝的北魏長公主元燕聲音微寒的說道。

在眉山時,尋常打扮的她看上去並不出眾,和普通的南朝小姑娘似乎沒有區別,然而現在穿著最華貴的衣衫,她的光輝卻是亮得有些刺眼。

她手托著下頜,顯得有些疲憊,只是她漠然的神態,卻讓人覺得威嚴和強大。

她的下首,站著一名結著長辮的男子。

這名男子在眉山之中,也是最靠近她圍坐的那一群人之中的一個,面對元燕這種冷漠而威嚴的姿態,他已經習以為常。

聽著元燕的這句命令,他躬身行了一禮,卻是並未就此退出,只是搖了搖頭,道:「不能再繼續了。」

元燕的面色沒有絲毫改變,只是沉默的看著他。

「死無對證的確有問題,只是再查下去,我便可能沒了。」這名男子歉然的輕聲道:「我便會變得死無對證。」

元燕的眉頭微蹙,只是依舊沒有出聲。

「抱歉。」這名男子輕聲的嘆息了一聲,「今後恐無法再為長公主殿下效力。」

「他這是什麼意思?」

等到這名男子的身影消失在這殿里許久,一名和元燕面容極為相似的宮女出現在殿間,她看著這名男子離開的方向,聲音微寒的說道:「只是因為懼怕魔宗大人,便不再為您效力?他難道忘記這些年您替他做的事情了么?」

「他是魔宗的人。」元燕並沒有絲毫的憤怒,只是冷漠的輕聲說了一句。

「什麼?」這名和她面容極為相似的宮女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懷疑自己是否聽錯。

「他是什麼人?他是白蠟湖畔的獵頭者白骨枯,雖然進洛陽五年,但什麼時候見他怕過,當年他的那些敵人,對於當年的他而言,也和魔宗大人差不多。像他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因為純粹的害怕魔宗大人的實力,而不敢再聽命繼續追查?」元燕微諷的說道:「只有一個可能,他是魔宗的人魔宗大人可以用他離開我身邊的方式給我施壓,而我若是想明白這層,便自然知道他發覺了我在查他。」

宮女的面色變得慘白起來。

元燕的做事一向極有效率,在短短數日之內,她便已經發現有一些懸而未決的要案隱隱和魔宗有關,然而許多這樣的事情,和葯谷聖手黃秋棠的遭遇一樣,許多能夠帶來線索的人,若非死無對證,便似乎從來沒有在世間出現過。

這樣的抹滅,更是讓元燕確定魔宗並非像絕大多數魏人以為的那般謙和仁愛,而是比絕大多數權貴更為冷酷和殘暴。

只是若是按元燕所說,這白骨枯一開始便是魔宗的人,魔宗大人已然知道元燕在背後所做的一切,那該會如何?

「總有些上進的年輕修行者覺得人生是可以用命賭一賭的事情,還有要找到些天生擁有強烈正義感的,勇於揭露魔宗的真面目的年輕人,也並不算太難。」元燕的聲音在此時想起,傳入這名宮女的耳廓。

此時元燕的聲音依舊很平穩、冷靜,或者說顯得有些冷酷。

「這樣做真的好么?」宮女遲疑了片刻,發出了聲音。

她並不同情想用命賭一賭前程的那種人,要說同情,她最同情那些天生擁有正義感的熱血年輕人,只是在她看來,那樣的熱血也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因為權貴之間的陰謀總是層出不窮,即便你揭露了某個權貴在某些事情上採取的非人手段,將那名權貴從北魏扳倒,但那些新上去的權貴,依舊會做出很多的陰謀。

她只是擔心元燕並不收斂,反而徹底表明態度的方法,會引來很可怕的後果。

「皇帝和太后不會喜歡我敷衍,至於魔宗大人,不會因為我敷衍而對我便沒有敵意,更何況他對我們可能原本就有想法。魔宗大人也不可能冒著徹底觸怒皇帝和太后的風險殺了我,若他敢殺我,皇帝和太后便知道自己也沒有退路,也必定會展開瘋狂的反擊。事關他們自己的生死,他們甚至會覺得這件事比和南朝的戰爭更為重要。所以我首先不能讓皇帝和太后不喜歡。至於魔宗大人如何想他若是真想和我談一談,我做得越是過火,越是對他造成了真正的威脅,他想要我停手,便自然會給我更多的好處。」元燕緩緩的說道。

她說的很清晰。

這名宮女也聽得很懂,她的眼中油然而生敬畏。

元燕這樣的人,的確太過清楚自己的位置,也很清楚自己所要的是什麼。

「你也不要再留在洛陽。」

元燕的聲音再次響起,「魔宗大人無論採取什麼樣的手段,只要無法殺我,只要我依舊是獨一的北魏長公主,有著皇帝和太后的默許,我便始終有著對他產生威脅的力量,只是他不敢殺我,卻敢殺那些對我而言真正重要的人物。雖然沒有人覺得一名長公主和一名影子之間有真正的友誼,但是像他這樣的人物,終究會查得出來,所以你接下來不能為我做什麼事情,不能留在洛陽。」

這名宮女身體猛然一震,她震驚的看著元燕,「那我去哪裡?」

元燕看著這名恐怕是身邊唯一能夠信任的人,她輕聲道:「也不能留在北魏。」

「去南朝?」這名宮女完全愣祝

「我自然會有安排。」

「我會先安排你『死掉』,然後安排你去南朝。」

元燕垂下了眼瞼。

她的身前案上,在她此時的手邊便有一些來自南邊的軍情回報。

這裡面沒有那名南朝小賊的死訊,反而有提及,在眉山之役之後,南朝有了一些需要留意的年輕修行者和將領,其中便有這名被破格提升成鐵策軍右旗將軍的南朝小賊。

她現在不知道該以何種心情和想法去面對這名南朝小賊。

但她至少十分確定,這名南朝小賊不想自己死。

至少魔宗對於南朝而言,也是最大的敵人之一。

雖然她也不知道林意此時如何看待自己,但既然有著共同的敵人,將來或許便有聯手的可能。

或許這種可能很渺茫,但在開始追查魔宗之後,她便越來越覺得孤獨,這種孤獨,讓她對這種可能報以希望。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