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兩百六十二章 人爭(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二章 人爭(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齊珠璣的眼眸驟冷。

「你又算什麼東西,敢在鐵策軍之中這樣說話?」

然而就在此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城牆上響起。

所有人為之一滯,所有鐵策軍軍士轉頭看去,發現林意不知何時已經在牆頭站著,雖然心中明知林意的這句話簡直是大膽至極,但看清林意的瞬間,不知何種情緒使然,許多鐵策軍軍士還是齊齊的喝了聲采。

高雲麟眼瞳微縮,他看著牆頭上一臉無所謂的林意,厲聲道:「你」

他當然是想呵斥林意,然而他只是出口了一個字,便被一聲轟然的悶響打斷。

林意直接從城牆上跳了下來。

尋常的修行者跳下來的姿態有很多種,但應該都會藉助真元,絕不會像此時的林意一樣,就如同重石狠狠砸地。

一圈塵浪從林意的雙腳下濺射開來。

林意的雙膝微彎,然後又緩緩的挺直身體。

這種緩慢的姿態和在他身外擴散的煙塵,給人一種無比強悍的感受。

所有人的腳都不自覺的微微動了動,似乎從牆上跳下來的是自己。

「你不知道我是誰?」

高雲麟狠厲的看著林意,他很難忍受對方這種咄咄逼人的姿態,再次緩緩伸出自己的手。

他手指上系著的金色將印和兵符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哪裡來的賊子,敢偷普慈軍的將印和兵符?」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林意伸手一揮,直接喝道:「將這些人速速拿下,嚴刑審問1

「什麼?」高雲麟一愣。

場間所有鐵策軍軍士也是一愣,這高雲麟雖然和他們不熟,但在場的大多數鐵策軍軍士都是認識,聽著林意的聲音,這些人此時都不知道該如何做。

「大膽!這是普慈郡守高將軍,你安敢如此說話1

高雲麟身後的幾名重騎驚愕之中也是齊齊的叫出了聲來,他們可是擔心周圍的鐵策軍真的不分青紅皂白就上來一頓亂打。

「等等。」

林意擺了擺手,狐疑的看著高雲麟,「你真是普慈郡守?」

高雲麟回過神來,眉頭深深皺起,他覺得此時林意的神色很有問題,一時也不說話,點了點頭。

「林將軍,他的確是普慈郡守。」此時接近林意的數名鐵策軍小校輕聲說道。

「不可能1

但是林意突然大聲起來,這聲音驟然爆發,讓這幾名鐵策軍小校都是嚇了一跳。

「絕對都不可能1

林意揮了揮拳,「若是真的普慈郡守,怎麼可能不知道軍法和規矩?」

有清亮的笑聲響起。

是齊珠璣在發笑。

當很多人的目光落在齊珠璣身上時,齊珠璣也並未強忍住笑意,他笑得很自然,很坦蕩。

是真的很好笑埃

並非是林意說話的內容好笑,而是林意演的真的很誇張。

林意很清楚齊珠璣在笑什麼,他有些不好意思。

清亮的笑聲不斷的在變得寂靜下來的場間回蕩,盤旋在高雲麟的耳畔,高雲麟的眼睛微微眯起,心中卻有些冷。

「什麼軍法和規矩?」

他看著林意,緩緩的說道。

「即便你是普慈郡守,你也只能去管你的普慈軍,鐵策軍不在你轄下,你如何能動我鐵策軍?」林意被齊珠璣一笑,也失去了裝腔作勢的興趣,也緩緩的說道。

「是我不懂軍規還是你不懂?」

高雲麟計鵠矗「我是幾班將領,你是幾班將領?我難道無權調用城中的庫藏?」

「城中的庫藏?我說充公了嗎?」

林意沖著身邊的一名鐵策軍老軍問道:「韓征北在哪裡?韓征北難道將我的私產入庫充公了,我的私產就變成城中的庫藏了?」

這名鐵策軍老軍是韓征北的部下。

聽到林意這麼一說,這名老軍瞬間就反應了過來,連連搖頭,「將軍您的私產,我們怎麼敢動,更何況今日韓將軍也不在城裡啊,我們要想將您的私產入庫,也辦不了入庫。」

當這名老軍的聲音響起,周遭所有的鐵策軍軍士便都明白了,瞬間鬨笑聲有之,厲喝聲有之,故意取笑聲有之。

「林將軍的私產也敢動?不想活了吧?」

「難道想豪奪?」

「」

在一片喧囂聲中,林意只是平靜的看著高雲麟。

高雲麟的臉色瞬時變得難看起來。

「這可是我的私產啊,高將軍。」看著沉默不語的高雲麟,林意淡淡的說道,「你直接帶著騎軍過來,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搶奪我的私產,高將軍,你是普慈郡守,還是普慈的馬賊?」

他說這些話的聲音很平淡,但是落在周圍所有人的耳中,卻是字字生寒。

說人是馬賊,這是很嚴重的事情。

因為在蕭衍登基后的天監初年至天監三年間,各地馬賊為亂,許多馬賊都是前朝難以掌控的軍隊落草為寇,而在平寇的過程之中,也出現過數樁大事,都和平寇的軍隊暗中偽裝成馬賊劫掠有關。

這在前朝,其實是心照不宣的打秋風,許多軍隊將領都會憑藉這樣的手段吞掉需要上交國庫的戰利品,更有甚者,便會直接劫掠富庶的城鎮。

但那是前朝,在新朝,最終的結果便是龍顏大怒,所有被牽扯其中的將領全部被處斬。

所以軍中尤忌抓賊的做賊,之前林意等人去劫沈鯤,眾人最為關心的,也便是沈鯤算不算是朝廷重犯。

但這高雲麟轉變倒也快。

他深吸了一口氣,馬上換了副臉色,微笑道,「那便是有誤會,既然這批是林將軍的私產,那必定是弄錯了,應該是入了庫的其餘東西,我說的也不是要這些,而是先前入庫的許多輕鎧。」

當他的這句話響起,這片鐵策軍的庫房前氣溫驟冷,所有的聲音驟然消失。

因為林意突然變了臉色。

林意之前的臉色若非戲謔,便是平靜溫和,然而此時,他的臉色卻陡然變得比冬天裡的寒風還要冷。

這樣的陡然變化,讓高雲麟和他身後數名騎軍都是一滯。

「你太不知進退。」

林意冰冷的看著這名地方軍將領,道:「我已給你台階下,你竟還想要我庫房裡的東西?邊軍遇到這種事情,是會直接用刀砍的,你只帶了這幾個人,難道覺得我們砍不過你?」

「你不要忘記,你是地方鎮戊軍,要進我鐵策軍軍營,也是要通報,得我允許之後才能進入,更何況你們披甲說來取庫藏,更是要我文書允許,你們這些環節都不對,對於我鐵策軍而言,你們便是披甲襲營!我現在殺了你,又能如何?」

林意看著面容驟然蒼白的高雲麟,冷笑道:「你說我現在敢不敢下令?」

高雲麟的額頭上冷汗滴滴滑落。

事實上同一城中將領互相走訪,很少會特意通報,都是認識,自然進了軍營再說,沒有人會在意,然而按照規矩,卻的確是要這樣。

為了顯示威風,他身後的這幾名重騎都是全副武裝,不通報而如此入營,更不和規矩。

哪怕林意誣陷他們是要襲殺鐵策軍中將領,恐怕也未必說不過去。

這種爭端,玩的便是手段,他只是沒有想到,林意如此年紀,這樣的手段竟然玩得比他還要通透。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