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兩百六十四章 蛟龍歸海(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四章 蛟龍歸海(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你為什麼會這麼想?」

「能做到普慈郡守是真這麼蠢,早被人替掉了。一郡之主,想要佔便宜的時候自然會想想能不能佔到便宜,尤其魏觀星在這裡又不是什麼秘密。」

聽著這樣的回答,高雲麟終於明白眼前這名看似稚嫩的年輕人其實和建康城裡那些平時隱於馬車裡或是深宅大院中,很難見到的權貴沒有什麼區別。

「我很難理解。」

他深深的看著林意,道:「你還年輕,又未在朝中做官,為何會如此老成世故。」

看著對方認真,林意便也認真起來,他看著這名不解的郡守,道:「天監初年至現在,我在建康城裡,你覺得我想的最多的是什麼?」

高雲麟並不算特別聰明的人,但是他絕對不蠢,聽到天監初年四字,他心中一動,便反應過來,「你父親?」

「功名利祿和所謂的風光我不是沒有見過,來去如煙,又怎能比得上家人團聚?」林意抬起頭來,緩慢而輕聲的說道:「在建康的這麼多年裡,我大多數昔日的同窗都在想著往上爬,但是有不少同窗,卻和我一樣,想著如何收拾殘局,如何苟且偷生。我父母獲罪被軟禁邊軍馬場,不通書信,我知道他們做不了什麼,所以這些年我在建康,真以為我什麼都沒有做?我當然想過了一切可以用的辦法,只可惜像我這樣的年輕人,又能有什麼辦法?」

「但至少我想過很多辦法,和很多人打過交道,所以不用以為我什麼都不懂。」林意微菲鵠矗「只是我實在沒有做成什麼事情而已。」

不知為何,聽著林意的這些話語,高雲麟的心中又生出凜冽的寒意。

他開始覺得先前從外界聽到的有關這名年輕修行者的傳言都是錯的。

莽撞、衝動、幼稚等等,除了這些表象,這名年輕修行者深藏的許多東西,外面人卻是並未注意。

之前這名年輕修行者在建康居於陋巷,因為是罪臣之後,連軍戶的資格都沒有,不可能從軍,不可能獲得功名,便是已經被按死了。

然而現在他即便還只是統領著三千餘人的鐵策軍右旗將軍,但對於此時的高雲麟而言,他彷彿看到了一條原本在河灘上已經將近乾死的蛟龍,被放回了大江大海。

「裝笨裝無知不是很好么?」高雲麟微微皺眉,看著這名說不出喜歡還是不喜歡的年輕人,在對方如此盛氣凌人的反而從他手中勒索了如此多的好處之後,這種情緒應該算是很賞識對方了。

「太累,而且沒有什麼用處。」

林意很自然的笑了笑,「你的敵人並不會因為你老實便對你好,該是什麼樣的人,便給人看是什麼樣的人,至少可以分清敵我。」

林意看起來並不像是很高傲的人。

然而看著此時的林意,高雲麟卻分明看到了他眼睛里難言的傲意。

他真正明白,這個年輕人不是用那種威逼或者利誘所能屈服的人。

「當然是有人授意,這種事情你既然猜出來,我否認也沒有什麼意思,只是我不能告訴你是誰。」高雲麟看著林意,說道。

林意看著他的目光,有些明白,「沒關係,我會自己查。」

「查了又有用,我勸你不要浪費時間。」高雲麟微沸Α

林意看了他一眼,「我很記仇。」

高雲麟眉頭再次皺起,但不再回應什麼。

「既然你不肯告訴我,我看你的馬也不錯。」林意的目光卻是停留在他身後的那匹駿馬身上,「應該是可以負重鎧的極品我正好有輛很好的馬車,這匹馬勉強可以配得上了。」

高雲麟啼笑皆非,竟然到了此時,還想勒索他這匹馬?

「我軍中有三名神念境修行者,你想想我先前所說的話,把你這馬送給我,你應該不虧。」林意卻是絲毫沒有覺得荒謬,而是十分認真的看著他,道:「而且這匹馬在我手裡,應該比在你手裡有用。」

高雲麟沉默了片刻,「這算是一個承諾?」

「如果你相信我說到做到,這當然是承諾。」林意點了點頭。

一片歡呼聲在鐵策軍軍營里響起。

高雲麟等人離開了。

這些鐵策軍軍士的歡呼聲讓送來的那些重騎軍馬有些不安。

「你是怎麼做到的?」

齊珠璣看著高雲麟留下的那匹戰馬,「這是追霞駒,如此純種的在建康也少見了,你和他說了什麼?」

「我說我知道他有個女兒,還有我告訴他你是齊珠璣,如果他不答應我,我就勞煩你,把他女兒給娶到建康去,到時候她女兒」林意轉頭笑眯眯的看著齊珠璣說道。

齊珠璣目瞪口呆,旋即大怒,「林意你1

「齊珠璣。」蕭素心在一旁忍不住笑了起來,「林意他當然是開玩笑,他怎麼可能知道高將軍恰好有個女兒。」

「你就不能認真一些?」齊珠璣發覺自己又上了林意的當,咬牙道。

「那便認真一些,我托你送的信?」林意賠笑道。

齊珠璣現在明白越是想和林意鬥嘴,便自己越是氣得不清,所以他只是狠狠瞪了林意一眼,道:「應該已經送達。」

「你看怎麼樣?」城牆上,沈鯤讚歎著問身旁的魏觀星。

魏觀星簡單道:「比我強。」

沈鯤笑了笑,「真話假話。」

「當然是真話。」魏觀星也笑了笑,「他比我臉皮更厚,更無恥一些,但最比我強的地方在於,他有種能夠讓人相信,化敵為友的特別能力。」

沈鯤認真的想了想,道:「那是因為他迄今為止,名聲比你好。」

「不只是名聲。」魏觀星淡淡的說道,「若是換了我,我在眉山之中,也不會因為一個虛無縹緲的可能而以身犯險,不斷冒險去通知陳家的修行者。我做事比較講究成功幾率,救你也是一樣,但他有些不一樣。」

「很有意思。」

沈鯤看著營區里許多鐵策軍軍士簇擁之中的林意,認真道:「像他這樣的人,若非早死,若是能不死,應該的確會比你強。」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