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兩百六十五章 好處(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五章 好處(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又一場大雨傾盆而下。

外出採辦的韓征北回來了。

雖然軍中也會隨著軍餉配給一些藥物,但在戰時是遠遠不夠的,按照各軍的慣例,都會在平時的糧餉裡面硬擠出一些錢財來,通過一些商行再去購買一些。

前面寧州軍送來的輕鎧給韓征北吃了一副定心丸,所以此次採辦藥物,他也確實是按照林意的軍令,按照邊軍精銳軍隊的標準來採買。

還未回營時,他就聽說了天啟軍送來的弩箭等物,接著普慈郡守豪奪不成,反而吃了個大虧送了三十重騎過來,連自己的追霞駒都給了林意。

這讓這名忠厚的老軍又喜又憂。

喜的是無論是鳥翼弩車還是這重騎,可的確是大派用場的東西,憂的是不知道後面會迎來什麼打擊報復。

跟隨著韓征北回來的,還有一名神情拘謹的年輕修行者。

「他是我在城外道上返回時見到的,見我是鐵策軍便上來問詢,他說是你的舊識,特意來找你的。」帶著這名年輕修行者來見林意時,韓征北如此說道。

這是一名身穿舊布衣的年輕修行者,雖然雨水洗凈了他衣衫上的許多污垢,但袖口和領口還是透露著長途跋涉風塵僕僕的味道。

這名年輕修行者的頭髮很長,應該很久沒有梳理過,甚至遮住了半張臉。

等到這名年輕修行者抬起頭來,拂開覆在額頭前的亂髮時,正準備前去和沈鯤深談一次的林意才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他到此時才認出了這人是誰。

「厲末笑?」

他吃驚的叫出了聲來。

這名明顯遠道而來的年輕修行者,竟然是厲末笑。

只是當時的厲末笑可以說是他以往見過的所有年輕修行者中最為高傲和囂張的存在,和現在顯得平靜謙和的厲末笑截然不同。

而在眉山之役之後,齊珠璣到來,帶來在許多眉山之中修為突破的年輕修行者的消息,但其中卻並未有厲末笑的消息。

似乎當時敗在他手中之後,厲末笑便徹底消聲匿跡。

讓此時的林意有些不好意思的是,這段時間修行和處理鐵策軍的事情太忙,他甚至都忘記了這一回事。

「我仔細想過了。」

厲末笑看著滿臉震驚和歉然的林意,安靜的說道,「那日原本是我的情緒便有問題。」

「你這什麼意思?」林意完全愣住了。

這厲末笑完全判若兩人,此時顯得太過平靜謙和,開口便是這樣一句,如此特意來見自己,在他看來,總不會是來特意認錯的?

「那日其實我在山坡上等陳寶菀,家中安排了我和她會面,但我沒有等到她,卻等到了你來。」

厲末笑看著發愣的林意,卻是接著安靜的說了下去,「我先前也知道你進南天院便是得了她的保薦書,在那時,我也得知你特意趕來想要通知她有危險,我雖然並不清楚你和她關係到底如何,但下意拭,她不來見我,很大程度上便是因為你的問題。」

韓征北也聽得有些發愣。

他反應過來這兩名年輕修行者之間似乎有許多他不適合在場的話要說,於是這名忠厚的老軍便悄然告退。

「其實都是家中的安排,我和陳寶菀之間,自然還無情愫可言,她不見我,便讓我覺得有些羞辱,再加上我覺得她不見我,有可能有些你的原因,再加上你又出現在我面前,一臉無辜的喊我師兄,我便忍不住生氣,便想出手教訓你,所以這終究是我的問題,是我自視太高,太過高傲。」

「你該不會真是來認錯的?」林意因為驚訝而張大的嘴漸漸合上,他更加不好意思,道:「若是如此,何必特意過來見我。」

厲末笑沉默了片刻,道:「我以前覺得我在同輩的修行者之中無敵,或者遲早會無敵,但現在我明白不是這樣,我明白那是我太過狂妄自大。」

林意更加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冒出來這樣的話,蹙眉道:「一山更有一山高,除非真正到了南天三聖那種公認的境界,否則這麼想的確沒有什麼意義。」

「所以你讓我清醒,讓我學到了一些東西。若非敗在你手中,我恐怕不會這麼想。」

厲末笑看著林意,認真的慢慢說道:「這些時日,我自認我已經足夠反省,已經清晰的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但我還是有些不服氣而且我總是覺得,和你交手,我恐怕會學到一些東西。」

「這」林意怔了怔,終於反應了過來,「你特意到這裡找到我,是想再和我打一架?」

厲末笑抿了抿嘴唇。

他覺得林意這「打一架」的說法顯得有些粗俗,但又想著,似乎的確就是這麼一回事。

只是當他再抬頭時,他卻是又搖了搖頭,道:「若是我再輸,可能就不只打一架,今後應該會打很多架。」

林意頓時苦了臉,「你的意思是,若是你輸了,就一直找我再打,打到贏了為止?」

厲末笑點了點頭。

林意無語道:「這麻不麻煩?」

厲末笑道:「不麻煩。」

林意想了想,道:「那我這樣便相當於陪你修行,我又有什麼好處?」

「好處?」

厲末笑愣住,他想的極為簡單,兩者若是棋逢對手,互相切磋,不自然是都有好處,更何況他一直有小武聖之名,他對於拳腳劍招的運用,對方應該也可以學習到不少東西。那除此之外,還要什麼好處?

「修行自然需要不服輸的銳氣,但輸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很忙,我現在是鐵策軍的右旗將軍。」林意正氣凜然,「我需要考慮鐵策軍的生死存亡和他們的好處。」

「林狐狸,你太無恥了,這都要敲詐勒索?」一聲咬牙切齒的聲音透過薄薄的木板傳來。

林意尷尬的笑笑,但依舊義正嚴詞,沖著聲音傳來處喝道:「齊珠璣,你偷聽人對話,無恥不無恥1

一臉陰沉的齊珠璣重重的推開門走了進來,「這鐵策軍營區的門板如此薄,你說這話這麼大聲,還怪我聽到?」

林意訕笑道:「鐵策軍便是這條件,和地方鎮戊軍相比都是太窮。」

厲末笑直到此時也才真正明白了林意的意思。

他有些失笑,「原來是這樣的好處。」

APPapp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