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平天策>第兩百六十七章 飛劍對飛矛(第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七章 飛劍對飛矛(第二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都市言情

「我都輸過一次,原本來這裡也只是抱著即便再輸也只是學習的想法,若是你不怕在軍中那麼多人面前輸,那自然可以。」厲末笑笑了笑。

「走,那我們便去城外野地,他們在城牆上也看得清楚。」林意看著厲末笑,道:「在戰場上可是沒有怕輸的說法。」

厲末笑道:「看來你真的已經接受了鐵策軍右旗將軍這個角色。」

「你們可以隨時脫身,想的可以是修行,但我有選擇嗎?」林意淡淡的笑了笑,「不只是在戰場上要活下來,哪怕一場仗大敗,恐怕也會被治罪。所以打架怎麼輸都沒關係,打仗不能輸。」

「齊狐狸,我有時懷疑你真的不像看起來這麼良善。」齊珠璣跟在林意的身側走出營區,同時輕聲說道。

「我看起來很良善嗎?你不是一直說我招人恨。」林意忍不住笑了笑。

「你最招人恨,便是我和你認真說話,你便喜歡和我說些不著邊際的話。」齊珠璣沒有和林意開玩笑的心情,「你有把握勝得了他?」

「他在眉山之中便已經比我厲害,此時再來,當然比眉山之中還要厲害,我哪裡有必勝的把握。」林意很老實的搖了搖頭。

「所以你還是幼稚,並非深思熟慮的想要在軍中藉此更加建立威信。」齊珠璣道:「所以你並不是那種陰險狡詐的老狐狸。」

「還是天賦。」

齊珠璣斷定道:「你總是能夠在很短的時間,便想到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

「是么?」

林意自己也認真的想了想,搖了搖頭,道:「或許我反而總是想到對別人有好處的做法,所以才會做得讓你都覺得漂亮。往往不是站在純粹自己的立場,才會做法正確。」

齊珠璣之前很少贊同林意的話,但是林意的這句話,卻讓齊珠璣認真想了很久。

「我聽說南天院給你送來了九根矛。」這時厲末笑突然插嘴說了一句。

林意頓時一愣,腳步微頓,他轉過身看著跟在身後的厲末笑,無比認真道:「真的要這麼認真?那九根矛威力真的很大。」

厲末笑也無比認真,道:「既然是戰鬥,當然要手段盡出我花那麼長時間反省,花這麼多力氣特意趕過來,還答應你的條件,難道還不夠認真?」

聽說林意來了一名南天院的師兄,這師兄還是建康城裡數一數二的天才,而且這次來是之前敗在林意手中一次,特意來找林意再戰一場的,整個鐵策軍營區頓時轟動了。

建康城裡數一數二,那在南朝便是數一數二。

尤其聽說林意不避諱這場戰鬥,可以任憑旁觀,就連薛九都瞬間下了軍令,幾乎所有鐵策軍軍士都停止了手頭一切事情,全部朝著靠河的這側城牆蜂擁而來。

「你小心些。」

容意凝重的將背囊遞給林意。

兩柄名劍此時林意是隨身帶著,除非休憩時放下,否則平時便一柄如刀般掛在腰側,一柄便斜背在身後。此時這背囊里裝著的便是那南天院送來的九根短矛,這些短矛平時都放在那輛馬車之中的鐵箱之中,而且之前林意真是覺得投擲出去之後便威力不可控,所以便未想著要和厲末笑在比試切磋之中用。

現在既然厲末笑特意提起,那林意這九根矛對厲末笑有威脅,而在容意等人看來,厲末笑自然也會手段盡出,那林意也會有很大危險。

容意之前以厲末笑為挑戰目標,後來知道厲末笑其實並未將自己看成真正對手,而且之前他和厲末笑交過手,自然知道厲末笑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林意卻是無所謂。

戰場上誰都沒有挑選敵方將領的權利,誰都不知道會突然撞上何等可怕的對手。

可以肯定的是,將來必定會遇到比厲末笑更強大的對手。

而且他腳傷近乎痊癒,這段時間修行下來,他也需要一名對手來看看自己到底進步了多少,唯有這種接近真實的戰鬥,才能讓他對自己有真正的了解。

「相距多少步?」

站立於林意平常修行的荒野草地之中,看似身無一物的厲末笑認真的問背著一堆東西的林意。

林意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道:「戰場上戰鬥,往往也就是相距數十步便開始出手,那便五十步?」

「好。」

厲末笑也不勞動林意,自行朝著前方走去,在距離林意五十步之處,他站定,轉身。

城牆上喧囂的聲音消失。

城牆腳下喧囂的聲音也消失了——一些在城牆上無法佔據到好位置的鐵策軍軍士都出了城牆,只是一些鐵策軍將領擔心修行者之間的戰鬥誤傷,才嚴令不準靠近。

「請1

厲末笑也不廢話,對著林意頷首為禮。

「請1

林意也頷首為禮。

兩人都不願乘機搶先,然而兩人的感知都是極為強大,當感知到厲末笑體內的真元開始流動,林意的手便也朝著身後的背囊落去。

所有鐵策軍軍士呼吸停頓,他們都在心中猜測林意第一時間出手的會是一根什麼樣的矛。

只是林意的手才落在身後背囊上,一聲好聽的清鳴已經在厲末笑的衣袖之中響起。

一道清亮的流光,就如一條碧水,驟然出現在空中。

一片潮水般的驚呼聲響起。

飛劍。

這便是尋常軍士最恐懼的事物。

只是站在一起的齊珠璣和容意、蕭素心三人,卻是沒有一個感到意外。

果然是飛劍。

而且這飛劍出現的一剎那,那種驚艷而流暢的流光,甚至悅耳的劍鳴聲,都讓三人中飛劍掌握得最好的容意,都頓時覺得自己的飛劍和這柄飛劍一比,顯得無比生疏和幼稚。

修行者飛劍飛出的速度,自然是快到極點,在眼中瞬間變為流光,根本看不清真實的劍身,然而同樣令人震驚的是,林意的飛矛,也是同樣的快到極點,甚至更快!

一道青銅色的流光亮起,和那柄飛劍在途中交錯而過,互不干擾。

青銅色的流光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一味的快,筆直的刺向厲末笑的身前,而厲末笑的飛劍卻是陡然灑開數十道碧光,如一片鱗鱗的碧波,罩向林意的頭頂。

很多人都認出了林意投出的這根矛。

這是一根甚至能夠欺騙魏觀星感知的飛矛,真實的矛身遠在感知所見之前。

甚至許多鐵策軍軍士閑得無事時,已經給這根飛矛取了「浮光」這樣的名字。

APPapp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