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兩百七十章 驕傲和炫耀(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章 驕傲和炫耀(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飛的越高,當然跌得更慘。

林意沒有過厲末笑那種名聲,當然不知道眉山之中的那一次戰敗對於厲末笑而言意味著什麼。

在當時的厲末笑看來,他雖然和倪雲珊齊名,但徹底超越倪雲珊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因為隨著靈荒的加劇,倪雲珊在真元修行等方面突出的天賦,自然會被不斷削弱,然而他的長處在於技巧,在於各種武技幾乎看幾遍就會了。

在真元修為差不多的情形之下,自然是各種精妙招數掌握得越多便越強。

至少他在眉山敗在林意手中之前時,便是這樣認為。

所以他當然覺得自己是南朝年輕一代修行者之中的第一人。

然而他飄得太高時,卻敗在了自己根本不放在眼裡的師弟手中。

所以那一戰,幾乎擊潰了他之前的所有人生。

所以林意並不知道,當時厲末笑在眉山之中漫無目的的行走,甚至是很想死,很想有一名北魏修行者路過,便正好將他一劍殺了。

然而天意並不如此安排。

沒有一名北魏修行者正巧和他撞到。

所以他有了足夠的時間麻木,足夠的時間清醒和思考。

他仔細的回想了很多遍林意和自己戰鬥的每一個畫面,然後他發現決定戰鬥勝負本身的,除了純粹的力量和技巧之外,還有很多其它的東西。

比如心態,比如勇氣,甚至不怕痛,不怕敗給對手。

然後他發現自己竟然學會了反剩

他似乎變成了一個和以前截然不同的煥然一新的人。

他竟然沒有以前那種狂妄的驕傲,變得謙虛和學習別人身上的長處。

厲末笑沒有怨恨林意。

相反他覺得林意讓他強大了許多,只是他當然不服氣,他覺得自己已經能夠戰勝林意。

修行需要銳氣。

所以他來找林意。

只是他再次和林意交手,再次失敗,心中依舊響起原來還可以這樣戰鬥的聲音。

只是這次改變他最多的,卻是那些為他喝彩,連修行者都不是的鐵策軍軍士。

從知曉事理開始,他便是屬於修行者的天才。

他人生的軌跡和那些尋常人,哪怕是建康城裡的尋常人都沒有多少交集。

尋常人的世界,對於他而言是很遙遠的世界。

他認為自己的榮辱,自然是在於修行者的看法。

然而今日里那些讚歎和歡呼,卻是改變了他的看法。

無論是修行者的世界還是尋常人的世界,都沒有太過永恆不變的東西。

即便是南天三聖那樣的強者,也終有黯淡落幕時。

既然一切終有盡頭,那自然便是看留下的痕夠不夠精彩,能不能讓別人覺得精彩。

聽說厲末笑也要留下來,整個營區的鐵策軍軍士頓時又是接連發出了歡呼聲。

這些鐵策軍軍士最講究實用。

先前鐵策軍加起來也沒有幾名修行者,至於如意境以上的修行者,除了那幾名將軍之外,其餘偶爾有也是借調過來,一名像厲末笑這樣厲害的修行者,對於他們而言比那五具鳥翼弩車還要重要。

……

「怎麼樣?」

林意看著被那些興高采烈的鐵策軍迎去住所的厲末笑,又轉眼看了一眼齊珠璣,有些得意的說道。

齊珠璣皺了皺眉頭,「什麼怎麼樣?」

林意笑眯眯道:「我說了我修行天賦也不錯,你偏不信。」

齊珠璣很罕見的並沒有生氣,只是皺著眉頭道:「你便不能不要驕傲?不能虛心一些?」

「我哪裡有驕傲,驕傲和炫耀根本是兩回事情。」林意呵呵笑道。

「愛炫耀也不是什麼好事情。」齊珠璣道:「徒招人厭。」

「我好像比較愛在你面前炫耀。」林意笑道:「因為你老是不相信我,哪怕我是認真說話,你似乎總不以為然。」

齊珠璣怔了怔。

這次他真的沒有生氣,這在他和林意鬥嘴的歷程里很少出現。

「說的似乎有道理。」他想了想,輕聲說道。

「當然有道理。」林意看著齊珠璣道:「因為你也沒有明白你的問題在哪裡…譬如這次,我便說我很有信心戰勝厲末笑,但你卻不認真問我原因,卻就是很乾脆的不信。你總是純粹以你的判斷來看問題,比如說你覺得我是林狐狸,覺得我修行天賦不如厲末笑,但這些都是只是你覺得,有時候你覺得的事情,未必準確,你也不夠虛心,而且沒有耐心去仔細看你已經認定的事情。沒有耐心,你的判斷就不會更改,就很容易犯錯。」

齊珠璣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他很長時間的沉默不語,然後才開口:「你說的應該很對。」

「那是當然,一般人我懶得和他這麼多話。」林意笑道。

齊珠璣挑了挑眉,認真道:「那你到底為何一開始就很有信心戰勝厲末笑?」

「因為我戰勝過他一次。」林意道:「我了解他可怕在哪裡,而且我告訴過你我最擅長的是能想辦法,在動手之前,我就想好了怎麼用這些矛,而且他應該主要用的就是飛劍,而我這些天已經不太怕飛劍…他在我面前,自然就沒有優勢可言了。」

齊珠璣面上很平靜,但是心中卻很震驚。

他覺得自己在很多方面都的確小看了林意,或者是自己根本不願意將林意想得太厲害。

「那厲末笑下次要再和你交手,你覺得你的勝機在哪裡?」齊珠璣第一次沒有抱著和林意鬥嘴的態度,而是很認真探究的心態,問道。

「力量和防禦。」林意根本沒有花太多時間考慮,「若是有合適的重鎧,若是在戰場上遇到,他應該根本不可能破得了我的重鎧,那我自然立於不敗之地,當然若是這種比試,我直接穿戴重鎧便顯得太欺負人,但我那時應該更不怕飛劍,不管他飛劍再詭異,我便只是防守,讓他近身來攻,我依舊有機會,而且頭疼的應該是他,他要想著對付我這幾根矛,別的地方恐怕反而會露破綻。」

齊珠璣前所未有的認真聽著。

可怕的是,他依舊覺得特別有道理。

「林意,你不去做教習真的很可惜。」齊珠璣看著林意,由衷的輕聲說道。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