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兩百八十六章 真的很意外(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六章 真的很意外(第一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這封密箋是軍中加急的軍情,看著這份密箋的內容,林意的表情迅速變得精彩起來。

「這便完了?」

他看著身前的騎者,忍不住苦笑起來,「人還未見到,便已經死了?」

傳遞軍情而來的騎者並不知道密箋的內容,看著林意的苦笑,他一臉茫然,搖頭道:「林將軍,我只是負責傳遞軍情。」

「怎麼回事?」

齊珠璣從後方一輛馬車中走出,走到林意的身側,輕聲問道。

「那人死了。」

林意看著齊珠璣說道:「周玄冥死了。」

齊珠璣皺了皺眉頭,只是他的反應不像林意這樣劇烈,面色也沒有更多的變化,「怎麼死的?」

「就在木門郡里。」

林意有些無語道:「被一名路過的少女殺死。」

「一名路過的少女?」齊珠璣道:「倪雲珊?」

「不是倪雲珊,真的只是一名路過的少女。」林意苦笑道:「而且對方並不想主動找他,按照當時軍方几名在場的修行者所說,周玄冥見到一名路過的少女,便主動找上去,那名路過的少女並不想生事,但周玄冥還是出手。」

「然後周玄冥就這樣被那名路過的少女殺死了?一名承天境中階的修行者,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死了?」齊珠璣想著自己這群人如此大張旗鼓,他忍不住想要說些話來表述自己此時的心情,搖了搖頭之後,他忍不住說道:「這真是異常操蛋的一件事情。」

林意無語,他覺得也是。

「那少女身份?」

「不知道。」

「真的是少女?」

「軍情上是如此記載的,說絕對不會比周玄冥年長。」

「除了倪雲珊之外,哪裡有這樣的高手!這些軍方的修行者到底是幹什麼吃的,在場見著她殺了周玄冥,連對方的身份都不知道?」齊珠璣終於有些生氣了。

這生氣不只是那幾名軍方的修行者太過無能,還在於又有一名年輕一代的修行者陡然冒了出來,壓在了他的頭上。

「接下來那我們做什麼?」一邊的蕭素心輕聲問道。

「抓不到這人,便要抓別人。」林意將手中的密箋直接朝著她和齊珠璣遞了過去,「只是放寬了時限。」

「十五日?」

齊珠璣只是掃了一眼,便冷笑起來,「其餘幾個音訊全無,要在十五日之內再設法抓住一個,這倒是好差事。」

「你們怎麼在這裡?」

林意並不答話,只是直接朝著道畔的涼棚走去,在王平央和黃秋棠的對面坐了下去。

林意的舉動讓齊珠璣頓時一怔。

「聽說了你要管這件事情,便在這裡等你。」王平央也是搖了搖頭,道:「只是你剛才說話的聲音不輕,這事情的確有些操蛋。」

「你們原本是想幫我對付這周玄冥?」林意愣了愣,他有些不能理解,在他看來,王平央和黃秋棠兩人即便有些手段,消息也不可能比他和齊珠璣靈通,即便有心想幫他完成這軍令,又怎麼會這麼快在這裡等著?

「我們原本就在追這人,只是沒想到這人會這樣死了。」王平央看出了林意所想,忍不住自嘲的笑笑。

「你們認識?」齊珠璣也不客氣,在林意的身旁坐了下來。

「老朋友。」林意異常簡單的回道。

「這人原本要去木門郡劍閣。」王平央對著齊珠璣頷首為禮,然後說道。

「去木門郡劍閣?」林意沉吟片刻,卻是驟然想到劍閣和某人的聯繫,瞬間吃了一驚,「這人要去劍閣做什麼?」

「殺人,修行。」

王平央看著林意,輕聲道:「這幾名兇徒所修的功法都是同一種,殺人,然後可以用自身真元轉化被殺死之人的部分元氣歸為己用,提升修為。」

這張桌上頓時一片死寂。

齊珠璣和林意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王平央。

「你怎麼知道?」齊珠璣用極為低微的聲音,問道。

這當然很有問題。

連整個南朝軍方都還弄不清楚這些人無故殺人是為什麼。

而且這絕非是兵部對他們刻意隱瞞,因為若是早知道這點,便已經不難推測出周玄冥這人往木門郡而去是何用意。

至少對於齊珠璣和林意這樣的聰明人而言,不難推斷出來。

王平央只是安靜的看著他和林意,並未回答,一副你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但我就是知道的神情。

「那名少女是誰?」

林意點了點頭,忍不住問道。

「不知道。」王平央很直接的搖了搖頭,「我們真的也很意外.」

齊珠璣也不再糾結王平央為什麼知道,他皺著眉頭,道:「若是你所說不錯,那其餘那些兇徒,便也有可能會去劍閣?」

「蒼蠅都會盯著臭鹹肉。」

王平央道:「理論上如此,其餘那數人既然都在附近州郡行走,其中肯定會有人也會如此想法。在我看來,只是什麼時候會去的問題。」

「任何判斷,都需要站在對方的立常」齊珠璣搖了搖頭,「周玄冥死在木門郡,其餘那些人自然也會有所警覺,我們能夠猜出他們要去劍閣,他們便或許也會知道我們知道了他們要去在劍閣守株待兔,很有可能便竹籃打水一場空。」

「他們會去。」王平央聽著這些話,只是又認真而肯定的輕聲說了四個字。

「為什麼如此肯定?」齊珠璣冷笑道。

王平央沒有回答,又是不要問我為什麼,但我就是知道的神情。

「那便去劍閣。」林意沒有任何的遲疑,點了點頭。

齊珠璣深吸了一口氣,他很不喜歡被人蒙在鼓裡,然而他知道對方沒有一定要解釋給自己聽的必要,而且他很清楚林意不會比自己笨,既然林意選擇相信,那便自然有相信的理由。

所以他也不再言語,轉身返回自己的馬車。

「你們沒有車馬,便先要擠一擠。」

林意走回馬車前,對著車夫輕聲說了幾句,告知要去劍閣。

「木門郡劍閣?」

然而車夫卻是眉頭微蹙,道:「劍閣並沒有那麼好進。」

「為什麼?」

這次連王平央自己都愣了愣,有些不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