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兩百八十七章 未知的果實(第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七章 未知的果實(第二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連南天院的吳姑織都特意和這名車夫一起來見林意,甚至特地告訴林意,這名車夫不簡單,那這名叫做余曾諳的車夫,便自然不簡單。

「劍閣剩下的雖然大多都是廢人,但受皇命閉閣,若非閣中人允許,外面修行者一律不能進入。兵部那些高官將領想要進去,也須皇帝手諭。」余曾諳看似木訥,但講話條理卻是極為清晰,「而且劍閣並非像外界傳言一樣,都是庸才和廢人。」

林意輕嗯了一聲,想了想,恭謹的問道:「那一名承天境中階,甚至承天境巔峰的修行者,去了劍閣,能否將劍閣中人全部殺死?」

余曾諳很乾脆的搖了搖頭,「在外界看來能殺,然而實則不能。」

「那便更要去,上車上車。」

「既然外界看來能殺,那些人不知道就還會去,若不趕早,那些人飛蛾撲火,給劍閣中人殺了,便又沒有活口。至於劍閣,若是不讓我們進去,我們在外面找個地方守著也是一樣。」

林意招呼王平央和黃秋棠和自己擠一輛馬車,讓原本和自己一起的容意先到後方去擠一擠。

「你們怎麼知道的如此清楚?」

等到上了馬車,林意便忍不住問道。

「不要問緣由,除了方才所說的那些之外,我還能告訴你的是,這數名修行者所修的功法來自北魏,來自那名魔宗大人。」王平央看著這輛馬車車廂內壁隱隱閃耀的光華,他平靜的眼眸中也開始閃耀出震驚的光芒。

沒有人能算無遺策,林意沒有想到王平央也是其中之一,他只是下意識的將這和黃秋棠聯繫在一起。

「世間竟有這樣的功法,就如同直接靠殺人掠奪別人的修為。」

林意皺著眉頭忍不住說了這一句,只是對於這功法本身,他心中卻並未產生多少波瀾。

他自身便不是普通的真元修行者,既然世上有大俱羅這種截然不同的修行之道,那自然也會存在其它的不同於主流的修行手段。

只是魔宗的這種手段,即便是在他看過的那些異常生僻的雜談和筆記裡面,都根本沒有記載過。

「你怎麼看?」

黃秋棠一直最擅長的是做一名溫和的旁聽著,她看著林意皺緊的眉頭,此時卻是輕聲的問道:「若是你也恰好得到了這種功法,你會不會忍不住修行?」

「當然不會。」

林意很乾脆的搖了搖頭,「一直想殺人,便很有可能被人殺,最為關鍵的是,很容易沉迷其中,和這些人一樣濫殺,到時便是舉世皆敵。尤其修行本身,便是像攀登高峰,修到神念境之上的修行者原本數量便不多,你到時候殺誰去?一路如此捷徑,到了最後,也不可能殺死那些靠自己修行而排在你前面的那些人。」

王平央愣了愣。

他完全沒有想到林意會這樣看問題。

林意的看法,的確很獨特,然而又分外實際,分外有道理。

哪怕一路殺人修到半聖,上面還有聖者,難道能殺了聖者,汲取他們的修為,然後超越聖者?

「所以只是這些人想不明白,對於他們而言,這種功法本身就是行不通的。」黃秋棠看著林意和王平央,緩緩的輕聲道:「對於魔宗大人,既然他此時都已經能夠真正踏入聖階,若是他自己可以用這種手段一直修行下去,那他還需要幫北魏想那麼多辦法,還需要籌劃這麼多做什麼,他只要在戰場上一直殺人便是,若是這樣的道理,他很快便成當世第一。」

王平央先前已經和黃秋棠有過一次深入的談話,所以此時比林意反應得更快,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呼出,道:「這道理的確說不通,所以這功法本身就應該有問題。」

「只是這問題在他身上,還是在他傳授的這些修行者身上,卻不一定。」在馬車的顛簸中,黃秋棠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他做事不會這麼直白簡單,不會冒著自己功法被南朝修行者知曉的風險,只是想要擾亂南朝後方的平定。哪怕除了這幾名被軍方察覺的修行者之外,還存在有些行事極為謹慎,不被軍方察覺的,最終成為神念之上的存在,但我總覺得這並非是他的真正目的。這樣一兩名修行者所起的作用,根本不如一支軍隊作戰的勝負本身。」

「這些修行者會不會便是他的試驗品?」林意看著黃秋棠,覺得她的話極有道理。

「或者說他所教導的功法原本便不完整?」王平央沉吟道,「對於這些他傳授功法的人,他便天生有種控制和剋制之法?」

「變成他控制的傀儡?」

林意大皺眉頭,「或者他放出這批人,便相當於幫他採集食物的人,而最後這些人也會淪為他的食物?」

再有道理的猜測,也終究只是猜測。

看著此時黃秋棠的目光,王平央突然明白了兩件事情。

一件是,黃秋棠並不認同他和林意做出的任何一種猜測,在她看來,恐怕都不會這樣簡單。

另外一件是,他明白了黃秋棠為什麼要挑起這樣的一場對話。

沒有人親身試,便不知道最後會出現什麼樣的問題。

他可以試。

哪怕最後會有想象不到的兇險,來自於這門功法本身,或者魔宗會將他當成成熟的果子採摘。

但他好不容易從那種迷醉的墮落中走出,他難道還要自己走進去?

王平央垂下頭來,沉默不語。

黃秋棠依舊溫和的看著他。

她知道這名年輕的修行者此時還在猶豫,但她知道對方遲早都會想通。

她對王平央有信心。

而且她知道王平央最終也會想明白,她此時說出那些話,還意味著,她將自己的一切也押在王平央身上。

若是王平央失敗而死,她也會陪著王平央一起死。

並沒有花很久的時間,等到王平央抬起頭來,看著她的目光時,王平央便看出了她眼神中蘊含的意味。

「這真是綁在了一架馬車上。」

他忍不住感慨的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