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兩百八十八章 白月露(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八章 白月露(第三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太谷郡縣城很小,若是不過城區,沿著外圍的官道走,過太谷郡便更快。

只是在林意和黃秋棠、王平央三人結束這場談話之後不久,這列車隊便已經過了太谷郡縣城,並不寬闊的官道前方,隱隱有一片青山,青山的環抱中,便是他們此行的終點木門郡,而木門郡劍閣,便在其中一座青山之中。

然而這列車隊卻突然停了下來。

余曾諳滿是厚繭的雙手無比穩定的牽著韁繩,那匹性格燥烈的追霞駒今日已經連續奔行太久的時間,原本已經有些躁動難安,然而隨著他身上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的釋放,這匹戰馬竟是渾身一僵,一動都不敢動。

林意的目光從打開的車窗往外看去,看到了前方道畔野地里有一名少女牽著馬走到了道間。

這名少女很安靜,看上去很秀氣,她牽著的馬也很瘦弱,但似乎在野地的水草地里吃了太多的草,此時的肚子圓滾滾的令人覺得可笑。

不知為何,這名少女肯定之前從未見過,但林意卻是覺得有些眼熟。

「不會這麼巧?」

莫名的,他心中生出一個荒謬的念頭,這名似乎有意無意攔在道間的少女,難道便是那名殺死了周玄冥的少女?

然而隨著這名少女的越來越為接近,感知著對方體內隱隱流淌的強大的真元波動氣息,這種感覺卻變得越來越強烈。

修行者之間只有感應。

林意所在的這列車隊,對於修行者而言蘊含著太多強者,此時靜待在道路中間,便自然有一種可怕的氣勢流露。

然而這名少女卻是十分平靜。

她只是有些許的好奇。

南朝這名年輕的修行者到底是何等樣的人,不僅能贏得蕭淑霏的芳心,而且還讓長公主殿下念念不忘,甚至特意令她來到他的身邊?

她此時的思索對於車隊最前的余曾諳而言便是出神。

這樣的人絕對不會是想要出手的敵人。

所以余曾諳眼中的敵意也自然消失,他身前的追霞駒驟然一松,呼出兩口長氣。

「我要見林意。」

她牽著那匹吃得太飽的瘦馬,一直走到余曾諳身前不遠處,才直接出聲說道。「你是?」

林意已經有足夠的時間打量清楚她,他無比確定自己肯定沒有見過這名少女,所以下了馬車時還是一臉迷惑。

「我叫白月露。」

少女認真的打量著他,說道:「黑白的白,月亮的亮,露水的露。」

她看著林意,只是覺得,這人看起來似乎也不算特別。

她的神氣有些古怪,林意便更是發懵,道:「見我是有什麼事情?」

白月露很自然的說道:「我要跟著你。」

「跟著我?」

林意愣了愣,「你要加入鐵策軍?」

「你在鐵策軍我就在鐵策軍,你不在鐵策軍我就不在鐵策軍。」白月露說得很快很乾脆。

「這便是追隨我的意思?」

林意忍不住苦笑了起來,「為什麼?」

白月露笑了起來,「一定要問為什麼?」

「我又不是那種虎軀一震便能令人折服的怪物,突然來了一名修行者說要跟隨我,你不覺得這很古怪?」林意也覺得這名少女有趣起來,他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一定要理由?那看你還算順眼算不算?」白月露看著林意笑得有些痞賴的樣子,她也突然覺得林意有趣起來,至少這人和她想象中那些古板、嚴肅或是緊張、擔心過度的修行者有很大不同。

她開始覺得這名南朝小賊的確有些不同,令人初看就很順眼。

林意無奈的看著她,道:「你這個理由也太敷衍了一些。」

「一時半會實在想不出什麼別的理由。」白月露道:「畢竟才第一次見面。」

林意有些頭疼,道:「就不能互相坦誠一些?至少告訴我你的來歷。」

「有人怕你被人輕易害死,讓我來幫你。」白月露想了想,道:「除非之外,便不可說。」

「那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別人派來安排在我身邊害我?」林意頓時搖了搖頭。

「你又不是笨蛋,難道沒有判斷?」白月露認真道:「關鍵在於,你敢不敢收我。」

「我又沒有多少秘密可以打探,而且真有秘密,你不夠坦誠,我也不會告訴你。」林意微笑起來,「白送來的修行者我為什麼不要。」

「無恥1齊珠璣在後方馬車之中並未下車,只是聽著林意的這句話,他便忍不住輕聲罵了一聲。

「好像是有些無恥。」蕭素心忍不住笑了起來,「但好像的確有道理,沒有哪裡不對。」

「那我坐哪輛馬車?」

白月露很隨意的點了點身旁的瘦馬,道:「在這裡等了你太長時間,這蠢馬吃得太飽,我騎著它,它恐怕跟不上。」

「齊狐狸,她和你坐一車。」

林意不加思索,他覺得這少女十分難纏,和齊珠璣去斗正好。

齊珠璣瞬間就知道了他在想什麼,頓時有些臉黑,在車廂中冷冷道,「我這裡還能擠得下?」

「我到後面馬車去便是。」

容意知道這是林意和齊珠璣的日常「暗鬥」,他忍不住笑了笑,說道。

「你去後面當然可以,不過蕭素心你去前面,把林意換過來。」齊珠璣頓時笑了笑,說道。

反正也是旅途無聊,蕭素心頓時也抿著嘴一笑,道:「那就如此。」

「齊狐狸你也太狡詐了一些。」林意故意哀號了一句,卻是突然又認真起來,看著白月露,輕聲道:「木門郡那個路過不想惹事,卻偏偏殺了一名承天境修行者的少女,是不是你?」

白月露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應該是我,我真不想惹事。」

林意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種荒謬的事情居然成真了。

他只是覺得有些荒謬,他身後馬車裡的那些人,卻都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他們無法想象,就這樣施施然站在這裡,說要追隨林意的一名少女,竟然有可能是此時南朝年輕一代修行者中,最強的女修。

這種震驚和不信的感覺,就像是倪雲珊突然站在這裡,說要追隨林意是一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