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兩百八十九章 和想象不同的劍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九章 和想象不同的劍閣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青山之中的劍閣十分靜寂,自從蕭衍登基之後,這數十棟垂滿藤蔓的樓閣便如同被徹底遺忘在這座並不高的山裡,再也沒有過任何訪客。

一間飛檐高高挑起的大殿前,有一片空地,四周都是紫色的竹林。

這片空地上有十幾張黃藤椅,椅子的每一個部分都已經磨得玉亮,透出潤澤的光色。

每張黃藤椅上都有人坐著或者半躺著。

這些人大多都在坐著不同的事情。

有人閉著眼睛似已睡著,有人在打磨著一些小石子,有人在煮茶,有人在看書。

只是這些人都有著一點共同的地方,那就是他們都是殘疾人,大多肢體不全,有些斷了腿,有些斷了手,有些少了眼睛。

這些人大多也都很安靜,唯有一個人卻在不斷的喃喃自語。

這是一名面色慘白的中年男子,他的手腳俱全,但是右腦卻是有深深的凹陷,看上去是被某種重物砸塌。

腦部遭受重創的人即便不死,往往也會留下很嚴重的後遺症。

這名男子便應該是如此。

他的五官看上去有些扭曲,嘴也始終合不攏,一直有些口水沿著他的左嘴角流淌到他的身前。

他的雙手十指互相扭曲在一起,好像十根手指都不屬於自己,就像是有十個小人在不斷的打架。

他口中念叨的也一直只有六個字,「怎麼還不出山…怎麼還不出山…怎麼還不出山…」

在他身邊下棋的兩個老人終於被他念叨的有些煩了,道:「唐念大,不是已經出了山了么?」

「是么,已經出了山了?」這名男子一時直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手指,始終想不明白。

當暮色降臨,群山的倒影漸漸將這片空地吞噬進昏暗時,這些老人各自收拾東西返回劍閣中不同住處,這名腦部曾受重創的男子卻兀自在看著自己的十根手指,痴迷不解。

「唐念大,你已經回山了,明日再出山。」幾人喊了他一聲,這名男子閆鵠矗跟著幾人往後方的樓閣走去。

……

當這些人歸去后不久,更為深沉的暮色里,久無人跡的山道上,傳來了馬蹄聲。

劍閣山門前也有一塊很大的平地,當年賓客多時,應該便是停馬和馬車所用,只是此時不僅是長滿了荒草,甚至是長出了許多小樹,已有一人多高。

空地的中央卻是結著一間草廬。

草廬上的茅草堆得很厚,而且一層層的極為規整,看上去令人覺得賞心悅目。

當第一輛馬車碾過道上的荒草,車輪壓進這片平地的剎那,這間點著油燈的草廬的門嘎吱一聲由內往外推開。

一名身穿官服的男子從中走了出來。

這名男子不過三十多歲,五官端正,看上去氣勢極為沉穩。

「諸位是?」

看著這一列車隊,這名男子微微頷首,很平和的問道。

「鐵策軍右旗將軍林意,不知大人您是?」

林意從第二輛魯隼矗他好奇的看著這名身穿官服的男子,這裡是平山郡,然而這名男子身穿的卻是羽林監的官服。

按理而言,這樣的人應該在建康供職,而不應該出現在此處。

「羽林監仇曉。」這名男子對著林意躬身為禮,他起身時同時伸出手來,手上掛著代表身份的官印,這是一名羽林監的五班官員。

林意也不怠慢,將自己的將印給此人看了一眼,然後道:「你是羽林監的官員,怎麼會在這裡?」

這名羽林監官員恭謹道:「我只是被派到此處看門。」

「看門?」

林意微微一怔,道:「之前來時並沒有聽說劍閣還有看門人。」

「也就是今年春里才來。」仇曉依舊恭謹道:「林將軍為何會到這裡?」

「奉軍令追捕幾名兇徒。」林意道:「那幾名兇徒,應該會來劍閣。」

仇曉也是微怔,他的眉頭微微蹙起,沉吟片刻,然後道:「難道是那幾名無緣無故到處殺人的兇徒?」

林意看著他,道:「如果你的意思是最近出現,民間傳說是前朝皇帝冥軍化身的那幾名兇徒,便是的。」

「那些人怎麼會來劍閣?」仇曉愣了愣。

「這有關機密,不能說。」林意看著他,認真的說道。

仇曉微躬身,示意自己明白,但同時是致歉,道:「只是劍閣不能進。」

「為什麼不能進?」林意微微蹙眉,他感覺有些奇怪。

仇曉恭謹道:「皇命所在。」

「皇命?」

「先前劍閣只要閣主同意便能進出,但從今年春時開始,便受皇命封閣,任何人都不能進出。」

聽著這句話語,林意更加不解,正想開口,然而就在此時,他的耳廓之中傳來白月露的聲音。

她的聲音很低,然而不知道用了什麼真元手段,細細的傳入他的耳中,他卻聽得十分清楚。

白月露只是簡單的對他說了幾句,但是他卻震驚起來。

他先前並不知道劍閣和何修行之間的關係,然而此時他卻明白,劍閣今年春開始的改變,便和沈約和何修行一戰有關。

「劍閣中人也不能出山?」林意看著這名一臉誠懇的官員,輕聲問道。

仇曉點頭。

「難道是因為何修行?」林意看著他,直接說道。

仇曉面容微僵,但旋即認真道:「不知內情,不敢妄自揣測。」

此時白月露的聲音又在林意的耳廓中響起。

白月露又輕聲說了數句。

林意心中變得更加震驚起來。

他聽到的,都是連齊珠璣都根本不知道,都根本未曾說過的事情。

原來那何修行困於南天院是輸給沈約的賭注,而劍閣閉閣不收弟子,本身也是賭注的一部分。

何修行若是活著,那賭約依然存在,他自己自閉於南天院,劍閣里這些人也自然自困於此。

然而現在連何修行都死了,這些人還會為了何修行,為了已經失敗的事情,而困死在這裡嗎?

「羽林監有多少人在這裡?」林意深吸了一口氣,他儘力讓自己平靜下來,輕聲問道。

仇曉看著他說道:「就我一個。」

林意有些不可置信,「若我感知不錯,你應該只是如意境。」

仇曉的面色沒有任何的改變,依舊平和恭謹道:「林將軍你並未感知錯誤,我只是如意境。」

「沒有其餘修行者坐鎮,那如何限制他們離開?」林意抬起頭來,他看著依山而建的那些樓閣,這些樓閣在層巒疊嶂之中顯得精緻而靜雅,這些樓閣之外,甚至連圍牆都沒有。

「他們不會離開,他們自己也不會讓任何一個人離開。」

仇曉看著林意,道:「若是我死在這裡,或者劍閣里有任何一人離開,那劍閣里所有這些人便是我南朝重犯,他們所有人都要死。」

書客居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