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兩百九十一章 皇帝的想法(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一章 皇帝的想法(第一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聽著林意的這句話,蕭素心也漸漸聽清楚了。

她的面色也漸漸變得蒼白起來。

與其說是劍鳴聲,不如說是哀號聲。

那些劍的震鳴聲毫無規律可言,並非出自劍主人的有意控制,而是那些劍主人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對體內的真元失去控制,才會連帶著自己身體的劍產生這樣的震動。

無意識的情形,只在於熟睡夢境,或者修行陷入忘我的狀態。

不管是何種狀態,這些劍震的鳴聲里,蘊含著一些強大的氣息,那些劍主的力量依舊強大。

然而在蕭素心看來,連這樣的修行者都會如此,都會如同尋常人一樣噩夢連連,讓她感覺到這些劍都在哀號,便只能說明這些修行者實在有太多的不甘和無奈。

她能體會這種不甘和無奈。

若非改換新朝,若非靈荒到來,她也必定是南朝修行者中的佼佼者,然而當大局變化,那幾年在建康等待她的結果,卻是恐怕和此時讓林意依舊心不平的林玄魚一樣。

她恐怕要被迫嫁入某戶人家,然後鬱鬱寡歡的死去。

只是即便看穿了這樣的結果,她卻依舊困於其間,無法改變。

還有什麼,比一眼看穿自己的人生而無法改變更為可怕?

但這些劍閣里的人便是如此。

他們身邊有劍,他們體內有真元,然而卻困於劍閣,不見新人,只能在這裡等著慢慢老死。

蕭素心覺得這種事情太過悲慘,若是換了自己,她覺得自己一定會瘋掉。

當!

這些劍鳴聲只是持續了十數個呼吸的時間,陡然有一聲清鳴如同敲鐘一般,帶著一種宏大而威嚴的氣息,將所有的聲音全部壓了下去,接著那些紊亂的氣息便全部消失,劍鳴聲此起彼伏的緩緩消失。

所有人的眼睛里都有了一種凜然的意味。

那是一種鎮壓一切的意味,不管劍閣中這些廢人到底還有多少戰力,但發出剛剛這一聲聲音的人,強行用元氣的震蕩便令那些人的異動趨於平靜,修為和真元使用的手段,便真的可以用可怕來形容。

劍閣里重新變得靜謐下來。

這些人擁有太多的時間,在夜間睡的太早,在清晨來臨前又醒得太早。

林意的面色更加變得難看了些。

他比蕭素心還要感同身受。

蕭素心當年的無奈僅限於她自己,而他卻是想改變他和他父母的命運,他在建康想盡一切辦法而無法走出那一個破落的小院。

其實在建康城中時,他再如何無奈,卻並未對皇帝生出太多不滿。

畢竟站在皇帝的立場,他覺得皇帝並未做錯什麼,該顧忌的要顧忌,該坐穩的江山要坐穩。

而且和前朝皇帝做出的那些事相比,至少蕭衍讓絕大多數尋常的民眾都很滿意。

然而今日見過這些劍閣中人的下場,他的想法卻有了些微的改變。

在對許多人和許多事寬厚的背後,蕭衍對於他所忌憚的人太過冷血和殘酷。

這種想法的改變,讓他此時豁然清醒,為什麼蕭淑霏再見他的時候還會說他幼稚,他也才明白為什麼陳寶菀到了今年春里,才設法給他南天院的保薦書,才開始設法幫他走出那間小院。

並非是那個同窗會。

並非是要湊那封保薦書。

只是要等待瓜熟蒂落的時機。

一切都是要等皇帝的態度有所緩和。

靈荒到來,大戰必起,北魏和南朝征戰必定要大量用人,此時皇帝的想法才會有所改變,尤其當沈約和何修行必定會在這年裡死去。

沈約死去,南朝的擎天巨柱消失,而何修行會在沈約死前被除去,他的死亡,也意味著皇帝最大的敵人的消失。

所以一切會有改變。

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一直在等待著時機的蕭淑菲和陳寶菀,的確要比在建康用儘力氣而無法掙脫的他成熟很多。

只是造成這一切的,還是因為皇帝的態度而已。

當明白這些,他心中有些不服,有些不平。

在初入眉山時,他並未覺得自己是何修行或是沈約的弟子,然而當遇上元燕之後,當開始知道那名南天院荒園之中傳授自己功法的人是何修行,當得知離開學院的那夜便是何修行迎來死亡時,他的想法便開始改變。

不管如何,他覺得自己和何修行有師徒之實。

這些劍閣里的人,都是當年奉何修行為主之人,都是何修行師門中人。

那這劍閣里所有人,便也和他有關。

若說他先前來這裡的目的,只是需要抓住其中某一名兇徒,完成上方交予的軍令,那此刻他心中便有了新的目標。

這些人不應該爛死在這裡。

哪怕是死,這些人也應該有自己想死的死法。

他想要幫這些人離開劍閣。

「不管是哪位大人派你駐守這裡,你一定深得那些梁州軍出身的將領的信任。」林意轉過頭去,看著仇曉輕聲的問道,「否則應該不會就放你一個人在這裡,看著這個劍閣。」

「其實並不一定是這樣。」聽著林意的這句話,仇曉卻是苦澀的笑了笑,他迎著林意的目光,搖了搖頭:「這些劍閣裡面的人說不定哪天就會發瘋,一頭羊若是派來看一群隨時有可能發瘋的狼,你說這頭羊會有什麼後果?」

白月露笑了起來,她似乎有些幸災樂禍:「還能有什麼後果,被撕成碎片,說不定被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

仇曉點了點頭,「應該就是這樣。」

「這些人應該恨何修行的那些敵人,只是何修行那些真正的敵人,他們不可能殺得了,所以若是最後的瘋狂,也只能拿些你這樣的人泄憤。」白月露笑道:「若是真有那一天到來,你會很可憐。」

仇曉不再說話,因為那就是他想過的事情,應該便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實。

齊珠璣也沉默不語。

場間任何人都應該能夠明白皇帝的想法。

這些人既然不能所用,既然有可能因為何修行的死而發瘋,那還不如殺了乾淨。

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坐穩天下而時而大開殺戒,便自然被人詬病,記載於史書之中,也自然會有殘暴之名。

所以要殺人,便需要一個可殺的由頭。

那讓這些人瘋,若這些人殺了一名梁州軍派駐在這裡看著的官員,那便有足夠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