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兩百九十二章 劍閣的想法(第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二章 劍閣的想法(第二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你還是太聰明了些。」

林意看著仇曉,說了這一句。

他說話的語氣里沒有任何嘲諷的意味,在場所有人也都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

若是一名蠢笨的人,渾渾噩噩住在此間,便還會覺得自己深受上峰的重視,是那些將領和皇帝的心腹,否則不會如此信任他,讓他一人來看著這樣的劍閣。

然而誰都不會捨得讓自己的心腹在這裡死去。

但凡能夠想清楚這些的人,想著或許就在今夜,或許就在明天清晨,自己會被劍閣里的這些劍絞成碎片,那這個生活在這裡的人,也一定會過得很辛苦。

「不能想辦法調走?」蕭素心忍不住輕聲的問道。

「總有一些倒霉蛋,不知道得罪了誰。」仇曉搖了搖頭,有些感激道:「能想的辦法當然也想過,但全無用處,能做的便只有可能盡量對這些劍閣的人低眉順目,讓他們覺著我也是自己人。」

白月露微微一笑,道:「你這辦法還算不錯,習慣成了自然,怪不得你對我們任何人也是低眉順目。」

「被丟在此間,實在沒有可自傲的地方,便只有如此謙卑。」仇曉搖了搖頭,感慨道。

」若是劍閣不復存在,你至少也算解脫。」林意看著他,認真的問道:「你有沒有想過有什麼辦法,不是讓你自己離開,而是可以讓這些劍閣中人全部離開。」

仇曉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他並沒有什麼遲疑,道:「除非皇命。」

「那這問題便變成,有沒有一種可能,讓皇帝覺得這些人可以為他所用,或者能用於和北魏的戰常」林意道:「在我看來,任何修行者在匠∩纖廊ィ當然會比在這裡發瘋后死去更好。」

「雖然這有揣摩聖意之嫌,但想必林將軍應該不會特意上書去彈劾告發我。」仇曉說道:「在我看來,這次兇徒襲來若是被劍閣中人直接殺死.劍閣中人越是被外界察覺比他們想象的要厲害,聖上便越是會顧忌,越不可能讓這些人離開。」

林意認真的想了想,道:「但在我看來,這卻也是一種契機,這裡的戰況到底如何,便只有我們知道,這些兇徒如何被殺死,或是被擒住,便都只見於我們的軍情報告。簡單而言,便只在於你的和我的。若是我們所書內容一致,便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林將軍你的意思是我們都謊報軍情?」仇曉微皺了皺眉頭,道:「都說這些兇徒襲來時,這些劍閣的人不敵,有鐵策軍在此坐鎮,才不致大亂?」

林意的面色沒有任何的變化,他看著仇曉,道:「無論在哪個軍中,謊報軍情貪圖軍功都是很尋常的事情,忽略前面我們所談的有關劍閣之事,將劍閣殺死這兇徒的功勞攬在鐵策軍和你的身上,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奪友軍的功勞都時有發生,即便最後被發現,懲處也不嚴重,更何況是奪這些人的功勞?」

「話雖在理,但是這裡人太多。」仇曉的目光掃過擠在這屋子裡的所有人,「人多,便不免泄露秘密,而且我和你們並不相熟,很難有信心去和你們一起做這樣的事情。更何況這件事希望太過渺茫,既然在軍情中顯得這些劍閣的人太過不堪,已經毫無威脅,誰又在意軍情,誰又能准許這些人離開?冒險但恐怕毫無意義的事情,做起來便更無意義。」

林意沉默的想了想,道:「若是我再設法上書,要將這些人全部歸於鐵策軍,也可以保證這些人暫時無一人離開鐵策軍,而我鐵策軍將來投入邊軍,又多建戰功,這件事說不定就或許可成。」

仇曉深吸了一口氣,他看著林意,覺得林意並非是說笑。

他張口就要再說話,然而在他出聲之前,卻是有一個聲音響起,「你說的這些話也的確在理,只是即便你真有心謀划此事,除了你們雙方之外,還有一方的意見卻最為重要。」

當這個聲音響起,清晰的傳入耳廓,所有的人都震驚起來。

連沈鯤都陷入了絕對的震驚里。

這聲音來自劍閣。

能隔著這麼遠,聽清楚他們對話的全過程,連他都恐怕無法做到,這聲音,便只可能出自方才那名鎮壓住所有劍鳴的修行者。

林意也很震驚。

但他的面容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他看向聲音的來處,認真道:「當然,最重要的便是劍閣自己的想法。」

當他這句話說完,便已有一道迅疾的風落在了門口。

這間草廬的門被推開了,一名清瘦的道人走進了這間已經很擁擠的草廬。

這是一名獨臂的道人,他的整條右臂的袖管都是空的。

他的頭髮很黑亮,給人很年輕的感覺,只是瘦削的臉龐上,眼角卻是已經有了深深的皺紋,卻又令人覺得不年輕。

他的五官看似除了清瘦之外並無特色,但仔細看去,他的眼瞳卻是鐵灰的色澤,而且眼瞳深處,似乎在隱隱的泛出銀色的光芒,猶如某種金屬的閃光。

「我姓原,你們可以叫我原道人。」他對著所有人頷首為禮,然後並不坐下,接著道:「劍閣早就沒有了閣主,只是我能代表劍閣說話,若是一定要認為我是閣主,也無妨。」

仇曉完全呆住,他雖然有劍閣中人的名冊,而且日常進出劍閣清點人數,但之前他所認為的劍閣最強者,卻並非此人。

只是現在這道人和平日里的氣息截然不同,雖然只是在平靜說話,但卻完全就像是換了一個人,而且呼吸之間,就似乎要將這間草廬掀飛出去。

「若按你們所言,這對於劍閣而言,算是契機。」

這名清瘦的獨臂道人的目光落在林意和仇曉的身上,他平靜的說道,「為了讓這件事更加真實可信,我們劍閣中會有人死。」

林意的眉頭頓時深深的皺了起來,「會有人死,什麼意思?」

「在閉閣之後,我們劍閣之中從未有人死。」原道人道:「因為剩餘的,都是我們劍閣自己人,這些年,我們不容易任何一個人連累所有人,也不會因為大多數人的利益,損害某個人。」

他頓了頓之後,看著更加不解的林意,接著說道:「我說我們劍閣中可以有人死,是因為有些人的傷本身已經壓不祝早死兩日晚死兩日,已經沒有差別,但可以更有意義。」

「皇帝和梁州軍那些人,原本就不太將我們這些廢人放在眼中了,更何況這些年下來,他們當然會知道我們劍閣的人死一個就少一個,當然知道我們不捨得任何人死。所以若是我們劍閣死一些人,他們應該會覺得我們劍閣這些人已經徹底老朽無用了。若是真的能夠到戰場上再找些北魏人做陪葬,他們或許便會同意。」原道人看著仇曉,緩慢而平靜的說道,「這件事你必須同意,否則我不保證有人不會發瘋殺死你。」

仇曉苦笑起來。

原道人的目光再落向林意,道:「但在此之前,我想單獨問你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