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兩百九十三章 劍閣之主(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三章 劍閣之主(第三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可以。」

林意點了點頭,跟著這名道人往外走去。

道人沒有走向別處,而是直接越過了劍閣那些建築的邊界,走入了劍閣那些樓閣之間,在一株林意並不認識的古樹下停了下來。

這株樹即便是在夏日,樹葉也是黃色。

「每個人冒險都有理由,仇曉只要稍加外力他便肯冒險,是因為他個人的生死問題。螻蟻尚且偷生,沒有人甘願不明不白毫無意義的便死在這裡,更何況是像他這樣的聰明人。」

原道人安靜的看著林意,道:「但是你,你有什麼理由冒險?從皇命而言,你走到這裡,便已是違了皇命。」

「年輕人都會有些正義感,也不要和我說純粹的同情的這種事。」原道人眯著眼睛微笑道:「哪怕你犯錯誤,跟著你的那些人,也不會由著你犯錯誤。」

他眯著眼睛笑著的時候,就像是有一些劍芒在絲絲流淌出來,十分可怕。

而且或許是早就覺得死亡是他們這些人的唯一歸宿,所以那種咄咄逼人的意味分外的濃烈。

「仇曉不放心和我一起做這樣的事情,是因為我身邊人很多,他不能確定每個人都不會背叛我。但這些人裡面,除了有一名少女我還不清楚來歷,但我還是選擇信任她不會是我的敵人之外,其餘所有人,我都有信心。」林意並沒有急著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毫不示弱的看著他如劍芒般的目光,道:「但你真能保證,劍閣所有這些人,並非是因為死亡的威脅而一心,真的全部都可以信任?」

「不是因為死亡的威脅,而是留在這裡能夠活著的人,全部經歷過死亡的考驗。」原道人道:「若是一起經歷過死亡又艱難活下來,而又能堅持某些東西留在這裡,除了這裡面已經變成傻子的那個人之外,便自然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誘惑得他背叛我們。」

林意沉默下來。

但他還是沒有花太久的時間思索便做出了抉擇,他抬起頭來,深吸了一口氣,道:「首先我鐵策軍原本就不是皇帝心疼的那種軍隊,我是林意,林望北的兒子,我到鐵策軍也不是我自願,而是因為我違背了蕭家的一些意願。現在魏觀星也在我軍中,他便是當年那溺死三千馬賊的將領,他進我鐵策軍,也足以讓你明白我有什麼問題。我已經得罪了足夠大的人物,便再收些你們這樣的人,也不怕耽誤我的前程,相反你們這些人若是能夠加入鐵策軍,我鐵策軍真的便會很強。」

原道人的眼睛張了開來。

他覺得這些理由差不多已經夠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覺得林意的意願表現得如此強烈,林意此時的理由,似乎卻還差些意思。

「我修了無漏金身法。」

林意也看出了他眼中的意思,然後他輕聲說出了這句先前真正讓他沉默思索的話。

當他這句話響起,四周的天地間響起無數的驚呼聲。

整個死寂沉沉的劍閣,似乎在一瞬間徹底醒來。

四面八方那些樓閣之間,甚至響起了許多道劍鳴,而那些人的驚呼聲,甚至比起許多劍的聲音還要震顫。

「這是我的秘密,在此之前,南天院知曉這個秘密的教習特意來關照過我,讓我將這個秘密爛在肚子里,不要告訴別人。」林意在四面八方的聲音的包裹中,卻是徹底平靜下來,他看著黑暗中面色不知是悲還是喜的道人,說道:「只是在這樣的劍閣里,這門功法屬於誰,卻似乎也不是秘密。」

原道人感知著這名年輕人體內分外強大的氣血流動,他漸漸明白自己一開始覺得有些荒謬的推斷,在自己的面前變成了現實。

他深吸了一口氣。

他都需要一些時間冷靜。

然後他伸緩緩抬起了手。

當他的手抬起的剎那,所有的劍鳴聲和驚呼聲都如同潮水一樣平息了下去。

黑暗裡,卻是有道道人影從那些樓閣里走了出來。

劍閣里所有人都走了出來。

加上這原道人一共有二十七名。

外面那草廬之中的仇曉有名單,亦是二十七名,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所有這些人走到距離這株黃樹外二十步止。

所有人都很肅穆,除了那名還未睡醒被人架起來的傻子還一臉懵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劍閣已經不需要有想法,你的想法,就是劍閣的想法。」看著覺得已經有些不對的林意,原道人有些感慨的輕聲說道。

林意想到了某種可能,即便是他這種疲賴的人,也面色不由得有些蒼白起來,道:「他只是傳了我這門功法,他是被囚在南天院,我連他的面都沒有見過。」

「無漏金身法原本就是不外傳的功法,他也從未傳過其餘任何人,既然傳了你,不管見沒見過,你自然便是他的親傳弟子。」原道人看著有些失色的林意,微笑起來,「他是劍閣認定的閣主,所以不管這裡先前是誰說了算數,但按照規矩,若是你師兄不來,你在我們這些人面前便是閣主。」

「師兄?」林意並非迂腐之人,他苦笑起來,道:「難道在傳我功法之前,他只收了一名弟子?」

「沒有一名聖者會輕易的收徒。」原道人道:「而在之前,這些有望成聖的人,也沒有閑暇收徒,將自己的時間浪費在教導徒弟上。」

林意真正無奈起來,道:「可是他也只是丟了我一門功法,即便沒有時間,也可以用這種方法」

原道人也覺得林意有趣起來,笑了笑道:「即便是隨便丟,也要看人,既然他沒有丟給別人,而丟給了你,你的身上自然有他看到的與眾不同的地方,對於你和他之間,便是別人羨慕不得的機緣。」

然而林意卻笑不出來。

他感覺自己如果說是劍閣閣主,那這閣主就像是那種搞笑的划拳贏來的閣主差不多。

只是他面前有二十七人,按照原道人的說法,這二十七人裡面,很快就會有人死去。

他便必須面對這些人的死亡。

「師兄,按你的說法,我有師兄,而且還不在這裡,那他在哪裡?」他陡然想到了這點,問道:「這麼多年,他去了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