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兩百九十五章 劍若雷(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五章 劍若雷(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在這些人裡面,葯谷聖手黃秋堂是最不容易引人注意,也是最安靜的一個。

只是她是這些人裡面,唯一一個真正了解王平央的人。

當確定真是有一名那樣的兇徒這麼快趕來,她便更加明白這種功法的誘惑到底有多強。

劍閣裡面的人還沒有瘋。

但是修鍊這種功法,沉迷於修為提升帶來的力量感的人,卻已經瘋了。

和殺死了那麼多人,明知自己行蹤有可能敗露的周玄冥一樣,這人很狂妄,直接沿著山道而來。

這人甚至也沒有刻意的遮掩自己的面目,在月光里,任何一名修行者都可以輕易的看清,這是一名很年輕的修行者,而且他的身上,穿著的甚至是南天院的衣衫。

更確切而言,這人穿著的是天監六年生的衣衫。

這絕對是意外。

林意和蕭素心、齊珠璣眼中的情緒都極其的複雜。

因為這人他們認識,即便是和其餘同窗最不熟的林意,都知道這人叫做杜羽繳。

在離開南天院之時,有三人被判貽誤戰機而被罰,其中有一人便是杜羽繳。

只是當時遭受鞭撻的杜羽繳看上去只是個可憐蟲,而此時這名年輕的南天院天監六年生的面目上,卻是一臉狂意,充滿了那種絕對的自信。

相由心生有些道理。

他的眉毛都似乎沿著眉梢往上挑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弧度,就如兩條沿著兩鬢斜飛的小劍。

「你們認識?」

他們三人的目光逃不過原道人的眼睛。

「南天院天監六年生,是我們同窗。」林意苦笑道。

原道人點了點頭,道:「他已經走不了了。」

「那我們出去。」林意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既然對方已經走不了,那作為同窗,他們似乎可以出去說些話。

「杜羽繳,真的沒有想到會是你。」

林意推開門走了出去,他看著已經走到長滿荒草的平地中的這名同窗,直接開口說道。

「林意?」

杜羽繳的眼瞳微微的收縮起來,在接下來一剎那,他看到了林意身後走出的兩名熟人,齊珠璣和蕭素心。

他微微一愣,心中生出些不舒服的感覺。

但下一剎那,他的嘴角便流淌起一絲玩味的微笑,「是啊,我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們。」

「真是不愉快的相逢,完全沒有同窗相見的喜悅。」齊珠璣冷諷的看著他,道:「那現在你是不是也想將我們殺了,然後提升你的修為。」

「我最討厭你這樣的同窗。」杜羽繳依舊和煦的微笑著,只是語氣卻是瞬間變得惡毒異常,「一副自以為是的樣子,只不過是仗著家中權勢。」

「說實話。」他突然笑得更燦爛了起來,露出雪白的牙齒,「我是真的很想殺,哪怕不能提升修為,都想殺。」

齊珠璣沒有生氣,他似乎和林意鬥嘴斗得涵養功夫都深了許多,他反而也笑了笑,道:「看我自以為是,只是因為你嫉妒…而且,我就喜歡看這種想殺我卻殺不掉我的樣子。」

「是么?」杜羽繳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殺人…殺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是什麼感覺?」林意的聲音突然在此時響起。

「那真是和殺雞一樣的感覺。」杜羽繳看著林意,道:「初始覺得不舒服,但你想著殺他們和殺雞要吃雞肉一樣,沒有什麼區別,漸漸便沒有不自在。」

看著這名沒有絲毫愧疚和真的沒有任何不舒服感覺的同窗,林意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都是廢話。

所以他只是轉身,道:「拿下他。」

當林意的這句話響起之時,杜羽繳的臉上甚至出現了一絲嘲弄的神色。

在他之前所殺死的一柄軍方高手的口中,他得知附近州郡之中並無神念境的高手在追蹤他們這些人,所以在他看來,林意即便仗著人多,也不可能將他擒祝

然而就在下一剎那,他的臉色徹底的變了。

一片死寂的劍閣里,驟然響起無數的聲音。

數十股可怕的氣息,同時在劍閣中炸開,瞬間將這片寂靜的夜空撕扯得震蕩不堪。

一道道劍影在夜幕中出現,出現在這片空地四面八方。

這些劍初現時只是將杜羽繳包圍其中,還未真正進擊,但是杜羽繳的臉色已經變得慘白。

這些劍之中,有些劍本身的力量對於他此時而言並不算特彆強大。

然而所有這些劍都有一種可怖的瘋意,有一種說不出的饑渴之感,這些劍更加貪婪,更加等待著飲血。

這每一柄劍,給他的感覺,都像是從地獄中衝出的可怕凶獸。

天空中同時響起可怖的嘶鳴聲。

數道重劍首先如雷落向他的身體。

夜空驟亮!

杜羽繳一聲絕望的厲嘯,一道銀色的劍光圍繞著他的身體劇烈的旋轉,但數道重劍帶著可怖的劍氣重重的衝擊在這道劍光上,只聞一陣恐怖的悶響,杜羽繳的身體被震飛離地。

十餘道劍光無比饑渴般穿過不成形的劍光,爭先恐後的落在杜羽繳的身上。

這些劍並沒有刺入杜羽繳的身體,只是劍身拍擊在他的身上。

一道道可怖的骨裂聲在杜羽繳的身上響起。

杜羽繳重重墜地,身上的骨骼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所有那些劍還狂亂的在半空中飛舞,劍氣絞碎了草廬前方這片空地上的所有樹木和草葉,讓青色的飛屑漫空飛灑。

看著那些真正暴走的劍光,草廬內外所有的修行者都沉默不語,除了原道人之外,其餘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震撼里。

當一種最深沉的執念在某一時刻宣洩,綻放出來的劍意,真的太過可怕。

「比和一個瘋子打架更可怕的事情,便是和一群瘋子打架。」齊珠璣看著那些劍光,他忍不住說了這一句。

林意眯著眼睛,他心中的情緒極為複雜。

若非親眼所見,誰會知道劍閣裡面這些「廢人」出手時,會是這等可怕的景象?

誰會知道一名這樣的兇徒,竟然連絲毫還手的餘地都沒有,便直接倒在了劍閣的劍下?

這些人,真的不應該爛死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