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平天策>第兩百九十六章 離開塵世的兩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六章 離開塵世的兩劍(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都市言情

杜羽繳恐懼得幾乎要哭出來。

他畢竟只是很年輕的修行者,殺戮帶來的境界不斷的提升,只是增加了他的戾氣和自信,然而順風順水的戰鬥,在別的方面對他沒有任何的幫助。

怎麼可能!

這些劍閣的修行者,明明都是些廢物和庸才,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狂暴而渴望戰鬥的劍意。

看著這名幾乎要哭出來的「兇徒」,齊珠璣毫不掩飾譏諷的冷笑起來。

這樣的修行者連自盡都沒有勇氣,所以根本不需要去考慮能否生擒的問題。

也就在此時,他身旁的林意卻感到了一種異樣的氣息。

緊接著,所有人的目光都暫時離開了杜羽繳的身體,都落在了劍閣中的那些劍上。

那些帶著瘋意飛舞的劍,突然靜止了下來,唯有其中的兩柄劍,卻是還在發光,還在往天空飛去。

任何作為飛劍的劍都不可能太過沉重,這兩柄劍也不例外,但是在方才所有的劍里,這兩柄劍的劍力卻是最為沉重。

這兩柄劍,是第一批擊潰杜羽繳的防守劍勢的那批重劍之中的先鋒。

此時這兩柄劍往天空飛去,就像是兩道流星,反而要逆行歸向星空。

在一開始,除了林意之外,齊珠璣等人並不太明白此時那些靜止在夜空之中的劍,以及這兩柄往星空飛去的劍是什麼意思,然而只是在一兩個呼吸之後,感覺著這兩柄劍的歸去和嚮往自由之意,看著這兩道劍光漸漸黯滅,所有的人便都明白了。

劍閣中有人離開。

這兩柄劍的主人,在今夜永遠離開了這個世間。

林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那兩柄劍的劍光在夜空中淡去,消失,放佛從來未曾出現過。

這些劍,這些劍閣里的人,在他到來之前,似乎根本和他的人生沒有任何的聯繫,然而此時,當這些劍全部奉他為主,他便覺得這些劍的命運,已經變成了他命運的一部分。

白月露看著林意的側臉。

她此時不覺得有趣。

在她初見林意之時,她第一時間只是覺得這是一名很年輕,很有意思的修行者。

年輕便意味著稚嫩,不夠成熟和輕佻。

林意很多時候的不在意和輕鬆,便也給她造成這樣的錯覺。

只是林意那些特殊的想法,包括此時劍閣中這些人對林意的態度,包括此時從林意臉上再也看不見的稚嫩,她便明白這名南朝年輕人其實和元燕很像。

只是元燕刻意讓自己變得冷漠和成熟,而林意卻是希望自在,不想去掩飾自己的許多情緒。

這是一名愛憎分明的修行者。

很善良,很感性,很衝動,甚至有些不計後果,但讓人感覺分外的真實。

先前她只是覺得林意有趣和有些不同,但此時,她終於真正明白,為什麼他會在長公主的心中佔據那樣重要的地位,甚至是不可取代。

她先前也難以理解,像他這樣一名本身自己都處境艱難的沒落子弟,為何元燕會將許多將來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但她現在已經理解。

就如林意給這些劍閣的人希望一樣,他的確也能給予元燕希望。

原道人目送那兩道劍光的離開,然後他低聲報給了仇曉兩個名字。

仇曉點了點頭,他也有些感傷,但他很清楚接下來自己要做什麼。

「我會先寫一封軍情報告,你可以看一下,要做什麼刪改。」他對著林意說道。

林意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然後來到了渾身是血的杜羽繳身邊,輕聲道:「我不會殺死你,但是今夜的這裡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你必須按照我們告訴你的告訴兵部的人。你應該明白,哪怕你的所述和我們的不一致,兵部也不會相信你這樣的人,只會相信我們和梁州軍出身的官員。」

杜羽繳如同返回人間,他想到今後可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恐怖的事情,他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林意,我們是同窗,你為什麼不能直接放了我。」

「你這樣的說法太過幼稚,其實你一直被這種修為急速提升的強大感覺蒙蔽,不管你境界提升有多快,你對於此時南朝而言,還是太過弱小,連這幾個州郡都無法走出…尤其你又是南天院的學生,隨便來一名南天院的教習清理門戶,你能逃得到哪裡去。」

林意看著此時顯得無比可憐的杜羽繳,心中沒有任何同情之感,尤其想到自己和這些劍閣里的人,他的心中便更是冰冷一片。他至少自己很清醒。

「你不如想想我父親是誰,我父親自身是厲害的修行者,在改換新朝時還手握重兵,然而面對這樣強大的王朝,我父親又能做什麼,連他都不能,你憑什麼認為將來會極其強大,或者會很快的變得強大,就能夠如此和一個王朝為敵?你要想活下去,便只有一個方法。」

「什麼方法?」杜羽繳如同溺水將亡的人陡然見到一根浮木一樣叫了起來,他甚至恨不得抱住林意的腳。

「原原本本的告訴兵部的人你功法的來歷,以及功法修行的具體內容,你要表現得極其悔罪,我不管你是裝出來,還是內心真的後悔,你甚至可以告訴他們,你是被魔宗所逼,迫不得已。」林意冷冷的看著他,說道。

杜羽繳呆住,「可是我已經殺了那麼多人。」

「研究魔宗和他的功法,比你的一條命和那些人的命更有價值。」林意冷漠的說道:「只要你表現悔過,願意配合兵部和皇宮裡的人…我想他們或許甚至會派人看著你,讓你繼續修行這種功法,來看看會發生什麼樣的問題。或者在將來,他們會將你們也看成可以對付魔宗的武器。」

杜羽繳此時完全都失去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只是嘶聲道:「真的會這樣嗎?」

「當然會這樣。」

林意看著他,道:「而且你還有別的選擇嗎?我只希望,你若是能夠好好的活下來,便不要想著今夜是我們害了你,你看這劍閣,便應該明白,若是我們不來,你現在便已經屍骨無存。而且不是我和齊珠璣來,也絕對不會幫你想讓你活下去的辦法。」

白月露靜靜的看著林意和杜羽繳的對話,她真的覺得林意很聰明。

齊珠璣轉過頭去。

他覺得再看林意自己會忍不住佩服林意,他都覺得林意已經不要再說了,再說下去,恐怕這杜羽繳都要開口致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