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兩百九十八章 丹汞道法(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八章 丹汞道法(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曾經出過真正聖者的修行地,在出過聖者之前未必和別的修行地有絕對的不同。

能夠真正超凡入聖的修行者,往往最大的問題不在於一開始修行時的出身,更多在於自己的天賦和際遇本身。

然而一處修行地出了一名真正的聖者之後,這個修行地的氣質便必定會和一般的修行地有很大的差別。

因為在這名聖者的成長過程中,往往會影響身邊的很多人,到最後能夠成為他並肩戰鬥的朋友的人,或是能夠成為他敵人的人,當然也是這個世間最頂尖的存在。

劍閣的石階上有許多的劍痕,或深或淺,但看上去都不像是有意為之。

不管是戰鬥中遺留的劍痕,還是平時練劍無意識留下的劍痕,發力都會淋漓盡致,不會有拘束之感。

林意的目光並沒有在這些劍痕上停留多久,因為往石階上方的夜色里望去,有許多道身影已經在等著。

雖有千萬風雨,都已成過往。

對於他而言,莫說何修行是南方三聖之一,哪怕何修行是以往世間唯一的聖者,那些貫注於這劍閣的榮耀也並不能引起他心中的任何共鳴。

但這些人現在以他為主,那便不同。

他不需為這劍閣的過往負責,但必須為這些人負責。

「你們想要學什麼樣的東西,心中想要什麼,便可以試著問問他們是否有什麼合適的功法。」林意對著身後的齊珠璣等人輕聲說道。

然後他跟著原道人獨自來到劍閣深處的一棟樓閣。

劍閣的天經就在這棟樓閣里。

有一名雙目皆盲的老人就住在這棟樓閣里。

當聽到原道人和林意的腳步聲,這名雙目皆盲的老人雖然之前只「見過」林意一次,但是他還是迅速聽出了這是林意,然後他用最快的速度點燃了一盞油燈,並打開了這棟樓閣的大門。

山中濕氣較為濃烈,尤其四周綠林掩映,所以劍閣之中的樓閣一般都是兩至三層,但這棟樓閣只有一層。

沒有任何華麗的裝飾,除了這名老人鋪的一張草席之外,便只有一張石台,石台上放著一個方方正正的青銅箱子。

一道玄妙的氣息從原道人的身上流淌而出,與此同時,那名雙目皆盲的老人衣袖間響起一聲震鳴,一道小劍從中飛出,落在青銅箱子的頂端。

原道人的那股氣機和這柄小劍與那個古樸的青銅箱子相逢的剎那,青銅箱子上綻放出熾烈的光焰,然後有一股氣流沿著箱子的四角輕柔的湧出。

在下一剎那,這隻青銅箱子上所有的光焰便全部消失。

原道人和雙目皆盲的老人對著林意躬身行了一禮,然後退出了這間樓閣。

失去元氣纏繞的青銅箱子顯得極為普通。

林意走上前去,很輕易的打開了一個鎖扣,看到內里有一本顯得很平常的羊皮冊子。

到了此時,他的心境反而平靜下來。

他沒有什麼猶豫,直接拿起了這本羊皮冊子,就像平時翻看書籍一樣看了起來。

「葛丹生?」

除了匯聚許多代修行者的經驗形成的修行典籍之外,絕大多數著作都有主要的論述者和作者,這本先前叫夭經,現在叫天經的經書也不例外。

然而看到這本羊皮冊子的著作者,林意卻是瞬間愣祝

是那個葛丹生?

他看的書極雜,知道數百年前,有一段時期,所謂的重丹道法曾經大行其道。

重丹道法的開創者都是一些道士,那些道士認為銀汞類東西除了有驅邪的能力之外,還能煉成各種可以讓人成仙的金丹,可怕的是,當時有數朝皇帝也都相信這點,所以曾經有一段時間丹爐林立,到處都是採用各種奇方煉丹的道人。

葛丹生便是那段時間很出名的一個道人。

傳說中這人善用硃砂和銀屑、重汞煉丹,曾得當時皇帝重用,輔佐過兩朝皇帝,手握重權。

但是在林意看過的幾乎所有記載中,對此人的評價都是極低,都是評論此人為憑藉陰謀詭計迷惑當時皇帝的弄臣,理由便是他輔佐的兩朝皇帝都死得很快,而且都是長期服用他提供的丹藥導致。

據說兩朝皇帝都是在壯年時便死去,而且死狀很凄慘,七竅流血,流出的血都是黑色之中閃耀著銀光,墜地有聲。

「余青年時,痴迷道家煉丹,於是結髮掛廬在長林道觀,一心想求長生之術…」

林意有些驚訝的看了下去,只是看著這開篇的第一段話,他就頓時明白這天經的著作者就是他知道的那個叫做葛丹生的道士。

「難道這劍閣一開始,也是道觀起身?」

他想到外面的原道人,又想到這劍閣中人的確大多數都是道士打扮,他便心中不由得升起這樣的念頭。

若真是如此,那皇帝蕭衍對劍閣尤為不喜也是正常,並非全是何修行的原因。

因為皇帝蕭衍在登基之後獨尊佛教,南朝絕大多數道觀都被廢去。

「以硃砂、銀汞等為主材,輔以靈藥,短則數載,長則十餘載,提神振奮之效幾乎是立竿見影,蓋因硃砂、銀汞等物沉重,推動氣血深流至尋常修行根本到不了的體內深處,便能令人精神旺盛,五感清晰,修行也是迅速。只是硃砂、銀汞在體內存積一多,便悄然腐蝕生機,內腑很快腐敗,藥石無用。」

「余青年時自煉丹藥多服,等覺察不妙時便想爭命,初時想著的便是用真元將這些雜物盡祛除出體外,但無意中卻發現了一門奇妙法門。」

「真元乃元氣所凝,雖然如同水能載舟,亦能湮城,但終究乃至柔之物,無意少量硃砂、丹汞融入真元,卻是柔而有骨…」

「真元之中融入丹汞?」

林意大吃一驚。

他飛快的翻閱下去,眼睛越睜越大。

的確便是如此,這葛丹生的開篇自述,講的便是他年輕時痴迷煉丹想成仙,但服用丹藥多了,卻發現丹砂銀汞等物如同慢性毒藥,腐蝕生機,他便幡然醒悟想要將這些東西慢慢排出體外。

這些東西深植在體內血肉骨骼之中,他便也只能依靠可以深入體內這些地方的真元,將之相融。

但是他無意之中卻是發覺真元融了這些東西之後,卻是威力大增。

原本柔弱的真元,便是比那些修為比他更強的修行者都更為強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