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兩百九十九章 原來如是(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九章 原來如是(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這……」

越看下去,林意越是有種原來如此的感覺。

按照這葛丹生所說,他與人瓜殖霾煌之後,便是皇帝都拜他為師。原本若是循序漸進的修行,只納入一定劑量的丹汞融入真元,不僅可以讓真元如同實質,威力大增,而且只會在很長的時間過後損害身體,漸漸變得虛弱,最多也只是比正常人折壽幾年而已。

他所侍奉的那兩名皇帝都是勇猛精進之徒,不懼少幾年壽命,但在修鍊途中都有意外,其中一名是遭遇內亂,需要快速提升實力平亂,而另外一名皇帝則是被奸臣所害,知曉了他這種功法的奧秘,在某份丹丸之中做了手腳,相當於直接將那名皇帝毒死了。

他最終覺得這門功法猶如伴虎蠍而行,稍有不慎就被反噬,所以不管朝堂之事隱居山林,但終究覺得這種功法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也是另闢蹊徑,所以還是著書成經,將利弊和修行方法全部陳述清楚。

在自述的最後,林意看到他寫清楚這夭經之名也是他刻意所取,意在警醒後來的修行者有前車之鑒,不要盲目嘗試,畢竟那種丹汞入體,不像是尋常毒藥。

尋常毒藥的藥性排出便可解,但這種丹汞入體,對修行者身體形成的損傷,卻往往不可逆。

「原來如是1

只是看完這葛丹生的開篇論述,還沒有看具體的修行之法,林意心中便已經明白了這天經是什麼樣的一門功法。

修行者的世界隨著各朝各代修行者經驗的累積,其實對於修行道理的探索和一些相關之術,比如煉丹,比如醫術,都在不斷的進步。

在數百年前那個重丹道法大行其道的年代,那時候的修行者和智者,甚至都不知道硃砂、銀汞等物服用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危害,但是現在這個朝代,哪怕是一些州郡的普通學員的學生,還沒有成為黃芽境的修行者之前,就已經知道這些東西有毒,哪怕是那些碾磨鉛汞煉器工坊的匠師,在吸入過多的粉塵之後,都往往會很快的衰老,生病,牙齒掉光,頭髮都會脫落,然後敗血而亡。

所以現在這個時代的修行者絕對不會想到利用這些東西來增強自己的真元…在停留在某一個境界時,真元力量得到增強,其實也和提前躍入下一個境界差不多,自然可以殺死更強的敵人。

只是數百年前的那個巧合,葛丹生卻是發現用一些丹火煉製后產生些微變異的丹汞,能夠巧妙的和真元融合,變成真元的一部分。

這部分就像是融化在真元之中的刀劍,若是強大到一定程度,那這名修行者根本不需要用真元驅動飛劍,他的一截真元,便恐怕和飛劍相差無幾。

這種修行者對敵起來,力量當然可怖,而且無盡妙用。

只是這些融化在真元之中的丹汞依舊隨著真元的流動而在體內的經絡和氣血之中流動,依舊會長期對身體造成毒腐般的損傷,葛丹生在論述之中雖然提出,在前期少許的納入丹汞融入真元,利用身體的恢復能力來彌補造成的損傷,形成一定的平衡,但他自己也覺得,這種平衡無疑也是在消耗人的生機,所以他覺得即便是十分小心,十分注意平衡的修鍊這種功法,依舊會讓人損失壽命。

哪怕不多,早死五年十年也是有可能。

但葛丹生自己都沒有想過,若是有人天賦異稟,肉身特彆強大,哪怕無時無刻在他身體里割刺,他都能迅速長好,甚至影響不到他的生機呢?

葛丹生在輔佐兩代帝王,兩代帝王都橫死之後,他應該是心灰意冷,自己都不再推究這門功法的應用,所以在留下這經書時,想法也只是在修真界的歷史中留下些不同的聲音,給後人看些曾經出現過的不一樣的東西而已。

但他沒有想到,何修行卻是想到了。

所以何修行創出了無漏金身修行法。

無漏金身修行法不僅可以讓肉身生機變得更強橫,可以刺激內腑潛能,而且可以主動排出一些哪怕滲入骨髓深處,真元不能達的地方的毒素。

有無漏金身法這樣的功法配合,修鍊這天經便能融入一定量的丹汞不受損傷。

不受損傷,便不會影響壽元。

同樣是掌握平衡,但何修行掌握的應該比當年的葛丹生強出很多,他的真元之中所能融的丹汞,也應該比當年的葛丹生多出許多。

想清楚了這些,林意捧著這本經書的雙手,卻是不禁微微的顫抖起來。

他的情緒波動得很劇烈。

他沒有見過何修行,沒有和何修行面對面的交談過,但從一些片斷的記載,包括何修行和沈約的那些賭注,他都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何修行是一個很驕傲的強大修行者。

所以他甚至可以想到當年何修行看到這本天經時的驕傲。

「夭經…什麼早衰折壽,創一門煉體功法來配合修行不就可以了?」

然後何修行就直接將這門夭經改名成了天經。

他在南天院得了這無漏金身法,又因為軍令而無意識的來到了劍閣,見到了這本經書…然而他並非當年創出無漏金身法的何修行。

無漏金身法對於他的大俱羅之道而言,也只不過是一門輔助的功法。

真元是元氣的凝聚,五穀之氣和氣血交融的產物,也是另外一種不同性質的真元。

所以他現在雖然還未看這門經書的具體修行法門,但卻直覺只要是修鍊真元功法的修行者能夠修行,那他也同樣能夠修行。

他甚至忍不住想到,若是當年的大俱羅也見到了這樣的一門功法,以大俱羅那種強悍無匹的肉身來同時修鍊這樣的法門,那又會強到何種地步?

真元妙用。

南天院教習吳姑織特意來提醒過他,像他這樣純粹依靠蠻力的修行者和那些依靠真元的同等力量修行者之間最大的差距,便是真元妙用。

但天經,或許便能彌補他這樣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