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三百零一章 劍元(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章 劍元(第四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林意閉上眼睛。

他的感知很平靜的觸碰著可以用暴怒來形容的這些葯氣。

當這些葯氣和他的氣血相遇的瞬間,他感到了一片猩紅之中,漂浮著無數的黑點。

這些黑點如同灰燼,如同尋覓死亡的烏鴉,在他的氣血之中張狂的飛舞。

猩紅的葯氣迅速起了作用,他感覺到自己渾身的鮮血瞬間熱了起來,蘊含在血液中的一些元氣,就像是被陡然蒸發,變成蒸汽,迅猛的深入血肉和骨骼的深處。

林意有些驚訝。

這些猩紅色的葯氣有著現在的靈藥所無法比擬的獨特效用。

現在的靈藥幾乎都是依靠藥力本身,然而這數百年前大行其道的重汞丹藥的藥力,卻似乎是更多的在於逼迫原本就存在身體里的元氣,更加迅猛的沖入血肉深處,然後更快的將之消耗掉。

那些在他感知里漂浮著的無數黑點,便是經過丹火變化之後的硃砂、銀汞等物。

這些東西在和他的氣血接觸的瞬間,就讓那些包裹住他們的氣血便得失去了生機,在他的感知里變成了黑色。

林意的體內沒有任何真元的存在,但在他的念力驅使下,一些鮮血迅速的帶動著這無數的黑點,沖入天經上所說的竅位。

無數的黑點沿著數十條經絡以急劇的速度行走,然後在數個竅位之中,不斷的對沖。

在林意的感知里,這些黑點不斷的衝撞,變成更細的黑點,接著再變成更為細小的遊絲。

這些遊絲在他的感知里和他曾經擁有過的一條條細小黃牙真元差不多同等纖細,更加均勻的分散在他的鮮血之中,漸漸的不再變得那麼暴躁,也不像先前感知的那般沉重和容易沉澱下來。

只是這些遊絲的邊緣,依舊時不時悄然帶起些更為細小的黑色氣焰。

那是他鮮血之中的生機和更為細小的元氣在消亡。

這是一種很微妙,很古怪的感受。

就像是自己吞了無數柄小劍在體內,然後看著這些小劍不斷的在體內割出細小的傷口,慢慢流血。

林意讓自己忽略這種感受。

當這些遊絲均勻的懸浮在鮮血之中,變成相融於鮮血的一部分時,他試著讓這些遊絲按照自己的心意遊走,去向他想讓它們去的地方。

就像是第一次驅使黃芽真元一樣,他用了許久的時間,才讓這些遊絲順著他的心意,笨拙的順著一個方位流動。

他睜開了眼睛,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那些遊絲順著他的血脈來到了他右手的指尖,然後他並不想停止,驅使它繼續向前。

他的五指指尖都感覺到些微的刺痛。

這些遊絲沁出他的血肉和肌膚時,似乎還是比真元要來得生硬。

然而他的眼眸中卻迅速燃起驚喜的焰光。

他的五個指尖都亮了起來。

有一層熒光包裹著他的指尖。

修行者在修到黃芽境中階之上,只要體內真元劇烈的從身體某處流淌出來時,便會有獨特的靈氣波動,形成淡黃色的輝光。

之後修為越強,真元噴薄得越為劇烈,這種輝光便越是強盛。

他此時手上這層熒光比起那些黃牙境中階的修行者輕柔的動用真元時的輝光都有不如,但不同的是,他手指上這層熒光很好看,是紅、銀兩色閃耀的色澤。

而且散發著這種熒光的,是一層薄薄,實質的元氣。

此時他手指有真正的觸感,有些冰冷,就像是有一層金屬融化了,但沒有溫度,冰冷的流淌在他的指尖。

最為關鍵的是,這層東西在他的感知里依舊清晰的存在。

隨著他的下一個動念,這層熒光完全消失。

那些剛剛沁出他血肉的遊絲,隨著他的動念返回到他的體內,分散在他的氣血之中,又如同無數的小劍懸浮其間。

接下來的十數個呼吸的時間,林意不斷讓這些遊絲聚集,從指尖流淌出來,然後又收回,進進出出。

這種遊戲顯得有些孩子氣和可笑,只是林意的面色卻變得越來越凝重。

這些遊絲,不管到底是硃砂、銀、汞、錫、鉛等物變化而成,但在他的念力驅使下,使用起來卻似乎和真元並沒有特別大的區別。

他幾乎可以肯定,就承天境之上的修行者能夠將真元凝形一樣,這些遊絲也可以隨著他的心意緊聚成尖銳而堅硬的物事,比如變成一柄劍。

這柄劍能有多鋒利和堅韌,只取決於他能納多少這樣的遊絲在體內。

「有意思。」

林意忍不住搖了搖頭,輕聲自語了一句。

能夠納多少這樣的遊絲在體內,現在其實只取決於他能夠煉化多少顆這樣的重汞丹藥而不導致氣血衰敗。

這需要一種微妙的平衡,就像是那些苦練氣力的武者,每日都在消耗大量氣力的同時,卻不讓自己的筋肉超過極限而留下隱傷,還能讓氣力穩定的增長一樣。

他不能讓這天經的手段影響到他的大俱羅之路。

因為如果說無漏金身決是輔助大俱羅的功法,那這天經便真的像是一柄變化無窮的劍,是一種武器。

他又捻起一顆丹藥,吞服下去。

他第一次接觸天經的修行,的確比當年的何修行還要強出很多,若是此時何修行能夠親見,也必定大為震驚。

當年的何修行第一次修行,也只不過吞服了五丸這樣的丹藥,而林意卻接連不斷,一直將這幾瓶丹藥將近服光,只剩下十餘顆時,林意才隱隱確定,再煉化下去,自己體內那種循環不息的生機將會被打破。

一夜即將過去。

東方的天空已經隱隱泛起魚肚白。

林意出了一身大汗,除了那些藥力本身帶來的燥熱之外,藥力中不能融於氣血的其它雜質,也大多被他排出體外。

他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動念令所有懸浮在鮮血之中的遊絲隨著自己的心意而行,從右手指尖流淌出來。

空氣里響起輕微的嗤嗤響聲。

這種聲音很像一名修行者被飛劍割喉之後,鮮血急劇的從切開的血管之中噴洒出來的聲音。

林意同樣也有失血的感覺。

那些遊絲之中也浸潤著他的鮮血,在不斷流淌出他指尖的同時,也不斷帶出他體內的鮮血,然後不斷凝聚。

他的指尖亮起晶瑩的熒光。

這種光亮比那些承天境中階的修行者劇烈動用真元時產生的光亮還要耀眼數倍。

一道多為紅色,偶爾泛出些銀絲的光華在他的指尖凝成,就如一截小劍,就如一些強大的修行者施劍時,劍尖前端形成的劍芒。

林意揮手,這道光華切過他所坐的蒲團的一角。

然後這一個蒲團的一角,就如同柔嫩的豆腐一樣被切了下來。

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