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三百零二章 十步(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 十步(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林意有些難以置信。

然而這的確是真的。

「難道那些筆記里所說的劍丸、劍元、性命兼修的太白精氣,指的就是這樣的手段?」

他看著被切落的蒲團一角,驚愕的想到他看過的一些志怪雜談中的記載。

有些志怪雜談中也有記載,曾經有修士能夠將劍煉成劍丸,吞入腹中,對敵時噴出,便化為長劍。也有記載,有修行者能夠將劍煉化成細小劍元,如真元般納入體內,對敵時激發出來,便重新化為長劍。還有記載說有些獨門的手段,可以煉化體內精氣,形成鋒利的太白精氣,打出時也和飛劍無異。

這些記載不見於主流,放在任何學院也只能當成故事書來看,但是今日見了這天經,林意卻恍然醒覺似乎這些記載說不定記的都是當年這葛道士的手段。

將劍煉成劍丸,這想來不合乎情理,任何飛劍的劍胎都是經過千錘百鍊,修行者的真元再過強大,也不可能將這種千錘百鍊的精金變成可以融化的劍元。若是真元已經那麼強大,也根本不需要再用劍了。

所謂的劍丸入腹,恐怕也就是那些不知情的筆記者,看到吞服汞丹而產生的臆測。

還有一種可能,便是這重汞丹道盛行的那幾百年間,說不定也有別的修行者和葛丹生一樣的領悟,只是那些人修為不如葛丹生高,又不像葛丹生輔佐了兩代帝王,名留史冊。

事實上年代只要一久遠,就如這大俱羅一樣,非主流存在的修行法門和修行者,便往往會失於記載,後世便幾乎沒有人再知道。

而且再加後世一些專寫神仙鬼怪故事的文人加油添醋,可能有些原本是真實的事情也純粹變成了故事書里沒有人相信的東西。

譬如林意看過一本叫做巴山神怪志的雜談,裡面記載的使用劍丸的劍仙,便是張口一噴,劍丸化為飛劍,取敵人首級於千里之外。

這種劍仙,便是純粹的臆造產物。

因為同時期的古典,便可以從同時期的一些典籍里獲得印證。

史上雖然也有靈荒,也有靈氣增強的情形出現,但按照那些確切的記載,修行者的力量,最多也是到聖階為止。

究其原因,應該是到了南天三聖這種境界,天地之間的各種元氣對於他們體內積蓄的真元而言實在是太過稀薄,甚至是那些靈藥再怎麼煉化,對他們產生的好處也是微乎其微。

還有一些有名的典籍論述過,若是聖者再往上,力量再過強大,也會容易引起一方天地元氣失衡,到時可能這人舉手投足,就會引起一方天地的雷電雨雪等異常,這人自身也如同時常遭受天劫,很難在這世間繼續生存。

林意深呼吸了數次,他漸漸收斂起這些雜亂的心思,想到自己那些所看過的所有對於劍丸、劍元以及所謂的太白精氣的筆記里,有一本前朝五柳山人的筆記還應該算是有可信度,因為那五柳山人的筆記里,記載的其餘有關修行者世界的東西都不是臆造。

那五柳山人也是稱這種手段為劍丸化劍元之術,他的筆記里說這種劍元在有形和無形之間轉化,雷霆萬鈞,而且可以打出十丈八丈,比起飛劍更為厲害的一點,是飛劍飛遠之後收回終須一定時間,但修鍊這種手段的人,體內劍元要是足夠強大,便相當於丟出一柄飛劍之後,還能隨時在身邊凝出一道飛劍。

林意雖然已經在心中讓自己不要發散亂想浪費時間,但想到這點,他便又想到那本有關太白精氣的雜談里記載,有修士在體內最多能存六十四道太白精氣,飛射出去之時都如明晃晃的飛劍,可射近百步。

林意心念一動,指尖便又凝出一截熒光。

這紅中散銀的熒光極為凝聚,散發著森寒的金屬光澤,只是並不冰冷,和他的身體溫度相近,和那些記載中論述的劍元幾乎相同。

林意在地上劃了數道,發出銳利的聲音,堅硬的磚石地上也留下了數道劍痕,劍痕中有星星點點極為細小的閃光,就像是一柄劍打磨時,磨下了一些精金粉末下來。

現在這劍元的鋒銳程度和那些上佳的劍胎還有很大差距,但比那些普通的兵刃卻甚至還要強一些,要破開一些粗陋的甲衣應該也不是難事。

真的很奇妙。

當他凝視著這一截「小劍」,當他心念閃動,令它散開時,這截小劍便瞬間變成流散的輝光,如同粘稠的霧氣縈繞在他指尖,但當他心念令之匯聚時,這些霧氣便又迅速凝聚起來,按他心念成劍。

在此之前,即便南天院都教了他們一篇飛劍的劍經,但他甚至都沒有用心去記,更不用說去花時間參悟。

也就是說,飛劍之術,他是一點都不會的。

但在此時,他和這截小劍卻有著奇妙的感應,就像是那些雜談上記載的命性兼修一樣,這截小劍就像是他體內的氣血,身體的一部分。

似乎隨時也都可以按他的心意,繼續往外流淌出去,甚至往外飛出。

他這麼想了,便真的這麼試了。

嗤的一聲輕響。

這一截閃耀著好看熒光的小劍奇異的脫離了他的指尖,顯得有些笨拙的在他的身前飛舞起來。

林意很震驚。

這道小劍搖搖欲墜,隨時都好像會失去控制跌落在地,或者失控飛出,但這一切只是源於他的不熟悉,源於他此時的情緒波動,以及他很難控制住這種力量。

這種感覺也很古怪。

就像是自己體內一部分鮮血流淌出了體內,但卻還和自己的身體產生著密切的聯繫,還可以隨著他心念行走。

他沒有試過飛劍,但眼下這種感覺,卻讓他肯定控制這樣的劍比控制飛劍更為簡單和直接。

第一次試煉飛劍的修行者,肯定做不到讓飛劍如此。

因為要用飛劍,是要控制真元連通劍胎上的符文,然後再御使飛劍。

但他控制這柄小劍,卻和純粹在控制自己的真元一樣,其中便少了一個環節,而這個環節,便是真正的困難所在。

小劍很快靈活了起來。

林意也直接感知出了自己控制這柄小劍的邊界,似乎只是超過十步,這柄小劍便會直接失去控制,或是直接崩散。

他漸漸的感知出來,匯聚成這柄小劍的那些遊絲,便是如記載中所說的劍元一樣,本身便成了貫通他元氣的介質,就像是天然的符文。

而殘存在他體內氣血之中的那些劍元,又和體外的這柄小劍有著奇妙的聯繫。

所以要想這柄劍更凝聚,飛得更遠,也只取決於他體內的劍元的多少,以及他的感知念力到底可以多強。

林意並非容易輕易驕傲之人。

但是想著自己此時強大的肉身力量,再看著自己一夜的修行便多了這樣一柄「飛劍」,他便真的感到有些驕傲。

哪怕現在只能十步之內…但這似乎也真的很了不起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