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三百零四章 不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四章 不安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王顯瑞,四十三歲。

父母均是梁州富戶,有些田地,但絕對算不上是巨富,所以在讀書時,王顯瑞讀的也是梁州應龍學院,這雖然是前朝皇命所立的學院之一,但前朝最後那兩代皇帝幾乎就沒有管這些在他們眼中屬於邊遠州郡的小學院。

所以這應龍學院連出名的教習都沒有,在梁州軍兵變之前,應龍學院已經徹底淪落成專出文吏的書院,內里的教習根本就不教修行之事。

大約是因為太過普通,所以在離開應龍學院之後到成為天門郡管理舊書籍修復的三班官員,其間幾乎是一片空白,這人是碌碌無為的渡過了三十七年的時間,做了一個小官。

然後他迎來了朝代更替,因為正好是梁州籍,同鄉又都是梁州軍中的將領,所以他便是雞犬升天一般,在過往五年裡終於從三班的官員升到了御醫處的七班官員。

只是他依舊沒有和他的那些同鄉一樣,成為建康城內的官員。

建康是南朝的中心,到了四十幾歲還不能擠進這樣的圈子,不能長留在建康和那些權貴稱兄道弟,那恐怕這仕途也快見了底了。

他現在在瀘州主管一州的醫師,其實更多的也只是負責一些古醫學典籍的編修,更多也依舊是做學問。

佛寺又不能治病,這些年蕭衍登基之後,修建得最多的是佛寺,想的就是安人心,讓人以善忍為本,但等到北魏和南朝將來戰事若是結束,南朝若是能夠勝出,那應該也會修建不少醫所。

所以王顯瑞這種官員,更多的是為今後的長治久安做些準備,對於現在的南朝而言,他這樣的官員的功用微乎其微,即便每年能編修整理出一些醫學著作,那起的作用也是可以忽略不計。

晨光里,一名和白月露一樣,同樣來自北方的男子坐在一輛徐徐而行的馬車裡,看著有關王顯瑞的最新卷宗。

這名男子三十餘歲年紀,在北魏時,他通常身穿那種布滿繁花的黑衣,面目冷峻,氣質冰冷,時常讓人望而生畏,但是在南朝行走,他身穿錦衣,面帶油光,透著一種精明狡詐,似乎和尋常的南朝商人沒有任何的區別。

他是洪錦,魔宗大人最信任的部下之一。

最信任,便意味著他很強大。

在最新的調查卷宗里,王顯瑞似乎是一名真正的中年油膩男子,除了和尋常有餘錢的男子一樣,會時常去賭坊小賭一把之外,他對於飲食也沒有特殊的喜好,而且喜歡吃的也都是油膩而重口味的,對於修行者而言並不太適合的食物,比如他清晨的早餐喜歡吃大肉面,中午和晚上喜歡吃的菜也都是腰花、大腸等等。

連遊山玩水他似乎都不愛。

只是洪景從這些記錄著平庸和油膩的卷宗之中,依舊還是找出了一些魔宗大人對這名南朝官員有特殊關注的原因。

王顯瑞的父母都是普通人,王顯瑞也很普通,而且他並未經歷過什麼殘酷的戰鬥,身體也並未有什麼缺陷。

但到了四十幾歲,這名還算是過得富足的正常男子,卻是並未婚娶,依舊孤身一人,而且似乎過得並無任何不滿。

心理和生理若是有問題,不婚娶便是正常,但能夠得到一些還不錯的女子的芳心,卻又依舊孤身一人,連情傷都未經歷過的正常男子,往往只是因為怕麻煩,因為自己做一些危險的事情,生怕拖累家人,或者便是有什麼秘密要保守,又或者便是要長時間的修行,不希望身邊有人打擾。

除此之外,有關這名中年油膩官員的平庸記載,換個方式細細看,卻恐怕會有不同的感覺,洪景看著這人的升遷過程,便隱隱覺得,這名王顯瑞在過往的五六年間,似乎是在刻意的,悄然的,一步步的做到他現在這個位置。

瀘州在南朝並不算什麼特別重要的戰略要地,甚至連出產靈藥更多的寧州都比瀘州重要。

只是瀘州在前朝便有東江醫閣,那是前朝唯一一處研究醫藥學問的機構。

到了新朝,那裡也是唯一一處。

所以世上常見的醫書那裡應該都有拓本,至於一些罕見的孤本,一些古代名醫或是民間葯本偏方,也都存於那裡。

王顯瑞所做的,就是整理和編修,還有讓醫師印證其中一些藥方的真偽,以及是否的確有效。

所以這名中年油膩的南朝官員,按此推斷,他的秘密便有可能和用藥有關?

再往上追溯,那這名南朝官員在最早在天門郡整理修復舊書籍的時候,便可能發現了什麼,然後便又需要在醫書中獲得一些解答?

那可能便是,一種獨特的修行功法?

一種極為厲害的毒藥?

或者某種靈藥的培育之法?

在洪錦看來,這些自然都有可能。

只是魔宗大人在擔憂和害怕什麼?

換了自己是一名真正已經入聖的聖者,自己會害怕這些可能,會特意派出最得力的部下,去追究存在於這樣一個人身上的可能?

除非自己擔心這人所知和所得,會對自己形成真正的威脅。

難道說,和有些人推測的一樣,魔宗大人雖然已經入聖,但是他的功法,還是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或者說,魔宗大人的功法,其實並非是他自己的獨創,而是在以往曾經出現過而且在有些古籍里,有可能會有記載,而且有可能會記載它的問題,甚至破法。

基於這種猜測,此時晨光里安坐在一列商隊的其中一輛履洪錦雖然依舊面色如常,但他在產生了強烈好奇心的同時,心中也隱隱生出了一層懼意。

魔宗大人對他的信任,在於他的忠誠,也在於他對魔宗大人不成威脅。

但若是這王顯瑞身上的秘密真的也牽扯出了魔宗大人自身的秘密,而他作為辦這件事的人,自然便也知道了這個秘密。

那魔宗大人會對他如何?

想到魔宗大人之前對改手段,他心中的不安便越來越強烈。

書客居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