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三百十三章 停下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三章 停下來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其實這便是白月露很想提醒林意的問題。

按照林意的性情,只要有一絲機會讓劍閣中人脫困,便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去抓住這一絲機會,然而劍閣加入鐵策軍,未必全是好事。

在當年還是梁州刺史身份的蕭衍起兵之前,南朝修行者的世界里便已經開始了征戰。

何修行和劍閣,便是反對派的旗幟。

南天三聖之中,有兩名聖者支持蕭衍,但這場戰鬥在當年卻並未以何修行被殺死和劍閣徹底滅亡的結果而結束,由此可見以何修行為首的這些修行者的實力是何等的強大。

當年和何修行統御的劍閣為敵的,並非只有沈約。

即便是沈約要公然放開劍閣這些人,許多人都未必同意,更不用說只是皇帝准允。

南朝此時和北魏徵戰,沒有一名權貴或是一名強大的修行者會站起來反對皇帝的權威,尤其南天三聖中剩餘的那名聖者,以及傳說中沈約那名已經無限接近於聖者的真傳弟子依舊堅定的站在皇帝的一邊,但是權貴自然有表示不滿的手段,而修行者的世界里,便自然也有自己的解決辦法。

……

有夏雷聲起,一場豪雨籠罩了洛水城。

初夏的雷雨往往毫無徵兆,而對於幾乎所有的老軍和將領而言,這種突如其來的雨很不受歡迎。

在平時操練時,一些剛剛塗抹了油脂的軍械遭遇突然而來的雨便是很令人頭疼的事情,一些晾曬的東西則更是讓人忙得心中冒火。

在戰場上,大雨能夠遮掩住視線和妨礙聽覺,甚至能夠讓一些靈氣波動都不被察覺,很多時候敵人往往也會藉此發動突襲。越是有經驗的老軍,在這種時候就越是會警惕和緊張。

這支鐵策軍大多都是老軍,所以聽到雷聲在雲層中滾動,當感覺到風中傳來的充沛水汽時,便都在各階將領的指揮下快速奔忙了起來。

當高空之中的雨滴開始墜落時,魏觀星從一間舊倉庫中走了出來。

他當然沒有心情賞雨,也不用去幫那些鐵策軍軍士的忙。

他感知到有不速之客到來。

他走向軍營正門口。

有人影伴隨著陰暗的天色而來,嘩啦一聲撐開了一柄黃油紙桑

天空中墜落的雨滴落在黃油紙傘上,啪作響。

黃油紙傘下是一名很儒雅的中年男子,結著長鞭,但是卻身穿僧袍。

他僧袍的色澤有些獨特,遠遠看去是白色,但是近看卻透出些藍色,越看越像冬季那種微藍的天空。

看著這樣獨特的僧袍,魏觀星瞬間想到了這不速之客的身份,面色漸漸凝重。

「寒山寺?」

他對著這名身穿僧袍的修行者微微躬身,異常簡單的問道。

「寒山寺,璞明,見過魏將軍。」

中年男子到了魏觀星的身前,謙恭的回禮。

他將傘略微抬高了一些,向著後方傾斜,以免傘面上濺開的水花濺到魏觀星的身上。

事實上魏觀星並未打傘,渾身已經漸漸濕透,魏觀星自己也並不在意,但這名中年男子這樣的舉動,卻似乎分外有禮。

魏觀星正待開口,卻是又感覺到一股氣息臨近,在城中距離這裡並不遠的巷口停留,他的面色頓時更為凝重,道:「寒山寺高賢來此,所為何事?」

「正巧在臨濟寺法會,離這裡近,聽到了一個消息,便來見林意林將軍。」璞明溫和的說道。

魏觀星深深的吸了口氣,他知道面對這些人物不需要太過掩飾,於是他很直接的問道:「因為劍閣之事?」

璞明眼睛很明亮,如同通透的明珠,他微微笑道:「正是因為此時,我等所以來見林將軍,想勸林將軍改變主意。」

「過去很久了。」魏觀星皺眉,認真道:「此時劍閣也非那時劍閣。」

「意義是一樣,而且不久,才不到七年。」璞明也很異常認真的說道:「而且劍閣那些人就這樣出來了,很多人都會傷心…而且先前很多他們的仇人,說不定便會尋仇,對於南朝和鐵策軍,真的都很不好。」

魏觀星沉默了片刻,他和對方的辯論沒有任何的意義,而且他無法代表林意,也不可能說服得了對方。

「林意不在軍中。」

他沉默了片刻之後,說道。

璞明道:「我知道,他應該距離這裡還有數天的路途,我此時急著趕來這裡,是想魏將軍報予他知道我們在等他,而且我希望魏將軍也儘快讓別人知道我們在這裡等他,因為魏將軍想必很清楚,別的人未必像我們行事一樣溫和。」

魏觀星當然明白這幾句話中的真正含義,他的面色微寒,道:「會不會過分了些?」

「很過分,但這不是我們決定的事情。」璞明看著魏觀星,道:「所以我們才想告訴所有人,我們已經出面,其餘人就應該先稍安勿躁,不要採取太過激烈的手段。」

「我會儘快讓林意知道。」魏觀星平靜下來,點了點頭。

璞明認真的致謝,然後告辭離開。

魏觀星看著這名寒山寺的修行者離開,他沒有急著返回軍營,只是忍不住在心中猜測林意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將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半個時辰之後,雨停日出。

數只信鴿從鐵策軍的軍營之中飛出。

……

當林意所在的這列車隊接到這個消息時,已是傍晚時分。

齊珠璣的面色變得很難看。

他之前其實也想過這種可能,但沒有想到這些人的反應竟然會如此激烈。

魏觀星傳遞過來的軍情並不像平時的簡報,他在其中將璞明的一些話語都列舉了,這便讓齊珠璣明白,若是他們依舊如此慢吞吞的回去,恐怕在道上就會生出很多的事情。

林意看得很仔細,他逐字逐句的慢慢在看魏觀星傳遞過來的這則「軍情」。

「有些過分。」

在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他的說法時,他先說了這四個字,然後道:「先停下來吧。」

「停下來?」

齊珠璣有些意外,道:「做什麼?」

「紮營做飯…時間差不多了,而且道路濕滑,這麼難走,不歇做什麼?」林意理所當然的說道。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