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三百十四章 過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四章 過分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這邊之前也下過一陣雨,道路當然有些泥濘難行,但天色其實並不算晚,就算要休憩,前方不遠處也有些市集,再差的客棧也比在這濕漉漉的道邊紮營來得好。

但是齊珠璣很乾脆的閉了嘴。

最前方駕車的車夫余曾諳比他更為乾脆,直接將馬車趕到道邊空地。

「真想好了,還是一時想不開?」

白月露饒有興緻的放她那匹老馬去一旁林間吃草,返回時問林意。

林意沖著她笑了笑,道:「你猜?」

白月露頓時覺得有趣,忍不住笑了笑,卻不說話。

「猜你個大頭鬼。」齊珠璣在心中罵了一句,轉過身去不看林意。

雖說和林意接觸的時間越長,他對林意的看法越是改觀,但這種明明是很嚴重的事情,卻還如此輕浮戲謔的模樣,他便真是看不慣,還是難以忍受。

「你到底什麼想法?」

蕭素心到了林意身旁,輕聲問道。

她和齊珠璣不同,齊珠璣是隨林意去,懶得和林意多講,但她卻不能不擔心林意。

寒山寺那名修行者的言語其實說得很明白,若是林意再慢吞吞的不回洛水城,不和他們見面,可能道上就會有人找麻煩,而且手段會很激烈。

余曾諳此時已經在附近斬了些木樁回來,其餘幾名車夫也升起火來,接著便在附近收集松枝,準備鋪在地上,然後再墊上草席,這樣落腳處便不會泥濘。

林意便在一個木樁上坐下,然後道:「我就是不服。」

見他似乎終於正經說話,齊珠璣這才也過來坐下,然後微諷道:「對誰不服?」

「原本對皇帝的封閣有些不服,所以我想著一定要讓劍閣裡面的人出來。現在我對寒山寺這人也不服,對他說的,有可能出直接來對我們出手的人更加不服。」林意看著往洛水城方向延伸的官道,的確收斂了開玩笑的心思,說道。

蕭素心對著齊珠璣悄然使了個顏色,示意他不要再說話。

雖然林意此時的語氣很平靜,但是她看得出林意此時的心情很不好,齊珠璣的話很有可能添亂,讓林意不夠冷靜。

齊珠璣微微蹙眉,便不再說話。

「所以你不想儘快回去和寒山寺的人見面?」蕭素心看著林意,輕聲問道。

「不想,因為我根本不會改變主意。聖旨都已經在傳遞途中,然後皇帝准允劍閣的人離開,而我屈從他們,鐵策軍不接納他們?這不是笑話1

林意道:「在他看來是好意,但對我來說不順意,如果他喜歡等,就讓他等著,還有有些人在趕來對付我?那我就故意走慢些,我倒是,到底誰能來直接殺了我。」

蕭素心的眉頭忍不住有些皺了起來。

這很符合她對林意的認知。

林意在當年便是出了名的不主動生事,但卻不怕事。

「翅膀硬了?」

齊珠璣說了四個字。

他的語氣里沒有嘲諷。

雖然蕭素心提醒過他,但是他知道林意是聰明人,聽得懂他的意思。

「這次有皇命。」

林意果然聽懂了,他沒有生氣,只是抬起頭來看著齊珠璣,認真道:「得了劍閣,翅膀便算硬了,失了劍閣,今後翅膀恐怕便再也硬不了。」

齊珠璣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點了點頭。

既然林意想明白了這一層,他便不認為林意是意氣用事。

要成為真正的權貴,便自然要有和這世間其餘的權貴真正為敵的打算。

林意想以此為開端,或許有些早,但既然聖意在途中,那些想要阻止劍閣歸入鐵策軍的人,便不可能太過肆無忌憚。

不夠肆無忌憚,便應該會低估林意現在的實力。

但這些人現在表達出這樣的意思,最為低估的應該是林意的勇氣。

林意並非是那種一心只求自己安身的人,他一心想著的,恐怕還是他那被流放北境的父母,這種人只要有一絲可能翻身的機會,便一定會極為悍勇的去抓祝

他雖然還不能明白為什麼劍閣這些人對林意如此尊敬,但很簡單,劍閣現在便是林意翻身的機會。

「他們難道還真的敢直接刺殺了你?」

容意有些不安的聲音卻在此時輕聲響起。

他的想法有些單純,林意此時已經是鐵策軍大將,而且開啟劍閣是皇帝的聖旨,在他看來為何還有人敢做這種違背聖意的事情。

「皇帝管不了所有的修行者,有些修行者只管師門,類似狂信徒。而且有些修行者本來就是死士,為了達成目的逃亡或是被追殺致死也都是可以承受的結果。」齊珠璣淡淡的說道,「當時劍閣這些人也都是這樣,或者說現在也都是這樣。」

營地里隨著火堆的燃起和那些車夫的鋪設,濕意漸去,即便周遭的野地和一側的官道還依舊泥濘,但這片營地的環境卻是已經讓人可以安心休憩。

修行者對於冷熱的耐受力本身要比尋常人更好,雖然此時天氣已經有些悶熱,但距離那些火堆不遠,這些人也並未覺得難以忍受。

只是當這些火堆上開始有些食物的香氣飄散時,齊家那名有些潔癖的老供奉卻還是讓馬車遠遠的停靠在後方林邊。

車廂里的這名供奉並沒有要求任何的食物,只是安靜的閉目冥思,感受著天地間越來越為稀薄的靈氣。

靈荒對於所有的修行者都是災難,即便是林意這樣的存在,也會因為靈荒而更難尋覓到合適的靈藥輔助修行,事實上按照靈荒的速度,到了明年,天下恐怕所有的靈藥都會枯死,不論南北。

只是天地間的靈氣越是稀薄,周圍修行者身上的靈氣波動便如同黑夜之中的燭火一樣,就會被映襯得分外的明顯。

當他閉上雙目,靜心的發散神識時,周圍的天地便一片清寂,那些對於修行而言毫無存在意義的雜物便都被自然剔去,他感知里的天地,便也是一片純凈,偶有漂浮過來閃耀著淡淡黃光的天地靈氣,而營地里那些修行者,在他的感知里便是一簇簇獨特的氣焰。

這樣的觀感持續了很久,突然之間有一簇分外強大的氣焰硬擠進了他感知里的這片天地。

他睜開了眼睛。

外面已經一片漆黑。

只是下過雷雨的天空,分外的明凈,許多平時見不到的細小星辰,也在夜空里隱隱的透出來,連成星河。

夜色里的林間緩緩行來一名僧人。

這名僧人身穿著麻布製成的袈裟,手持著一條已經潤澤如玉的菩提佛珠,慢慢捻動,口中似乎還在誦經,分外安詳。

齊家這名供奉看著從林中深處行來的這名僧人,面色微沉。

這踏月色而來的僧人和他的修為境界相同,是神念境修行者,然而即便是他都看不出這名僧人的來歷。

「您不要出來。」

當齊家這名供奉緩緩伸出手來,似乎要掀開車簾時,這名面孔很方正,看不出到底多少年紀的僧人認真的說道:「我知道你是陳大先生。」

陳大先生的眉梢微挑,當這名僧人說話時,他感覺到了周圍天地間產生了一種令他都有些心悸的氣息,對方的話語里蘊含著強大的自信,更是隱約透出威脅的味道。

但是他的手還是伸了出來,只是和那名僧人所想的不同。

他擺了擺手,道:「應該停下的是你。」

僧人有些意外,在他的想象之中,這名齊家的老供奉應該有足夠的判斷力,而且斷然不至於為了林家的那名小子直接尋死,但就在此時,陳大先生已經接著出聲,道:「你只有一個人,但是我們這裡有兩個人。」

僧人愣祝

他微微側轉身去。

沈鯤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里。

「好。」

「我停下來。」

這名僧人雙掌合十連說了兩句,然後又道:「但不至於走。」

沈鯤有些不悅,開口想要說些什麼,但就在此時,他感知到了有別的修行者到來,他轉過身去,看向車隊前方的官道。

營地里所有人都醒著,聽著齊家供奉和這名僧人的對話,林意便知道不用再去管這名神念境的強者,他從行軍營帳里彎著腰鑽出來,看清前方官道上那道身影的剎那,他卻是有些愕然。

「有些過分。」

齊珠璣看著那道身影,深深蹙眉,寒聲說道。

容意的雙手手心之中開始出汗,他有些緊張,心中覺得對方有些欺負人。

……

道上走來的這人猶如鐵鑄的巨人。

沒有人能看得清他的面目。

因為他身穿著一具重鎧,而且是一具異常威武,行動之間流淌著如水般光華的真元重鎧。

白月露也很罕見的皺起了眉頭,她有些生氣。

因為這人穿著的並非是南朝的真元重鎧,而是北魏的金鵬重鎧。

北魏最強的真元重鎧是鯤鵬重鎧,身上裝備十七件用處不同的奇門武器,重逾千斤,而金鵬重鎧則本身便是鯤鵬重鎧的略微簡化,它身有五種武器,重達七百四十斤,很多構件和材質,甚至和鯤鵬重鎧相同,它本身也是北魏僅次於鯤鵬重鎧的數種最強重鎧之一。

限制真元重鎧出產的,除了匠師的技藝,製造所需的時間,工坊的設施之外,最為重要的便是一些獨特的材質,許多真元重鎧的部件的材質都極為稀缺,很多甚至是難以尋覓,這種級別的重鎧,每一具在何處都有詳細記載,軍方管控,即便損毀了都是要全部回收,任何構件都不會流傳在外。

而出現在南朝這裡的金鵬重鎧,絕對不是管控中的任何一具,這種不見於記載的重鎧,是在製造過程中,便因為北魏某些人的腐敗或是陰謀便流了出來。

這在北魏人看來,當然便是恥辱。

這樣的鎧甲出現在這裡,的確有些欺負人。

因為即便是她這種修為的飛劍,都不可能穿透得過這種級別的鎧甲。

……

「你們看住了我,便不要再想著過去。」

僧人很滿意的看著那道龐大的金屬身影,他對著陳大先生和沈鯤說道:「若是你們任何一人離開,我便不能保證不動手。還有…若是他們自己能夠對付得了,我們便算了,我們會讓你們回洛水城見寒山寺的人。」

神念境的修行者若是無法對這具鎧甲出手,那其餘不到神念境的修行者的刀劍恐怕根本無法斬破鎧甲,那便意味著這名身穿金鵬重鎧的人可以無視其餘任何人的攻擊,只需要專心對付林意。

「雖然是真元鎧甲,但穿著多少有些不便,而且逃的時候是真逃不掉。」然而就在此時,林意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林意看著道上這沉重如山的身影,認真道:「而且道路泥濘,你走著都吃力,跑就更難跑。」

「沒想過要跑。」金鵬重鎧內里的修行者笑了起來,他的聲音在金屬的悶震之中顯得有些怪異。

「真想殺人?」齊珠璣也並不害怕,冷笑了起來。

「未必。」身穿金鵬重鎧的修行者搖了搖頭,他看著林意,道:「但至少要讓你知道許多人的態度,讓你明白接手劍閣並不是明智的事情,而且會付出很慘重的代價,這樣的事情多了,你應該會改變主意。」

林意沒有生氣,只是帶著些好奇的神情,「皇命能改?」

「但若是在鐵策軍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鐵策軍自己都覺得接納不起,那自然也能改。」重鎧內的修行者說道。

「可惜了一件真元重鎧。」林意搖了搖頭,認真的看著對方,說道。

「你覺得能戰勝我?」身穿金鵬重鎧的這名修行者微微一怔,有些啞然失笑。

林意沒有再說什麼,他對著身後的容意點了點頭。

容意深吸了一口氣,他迅速的進入了林意身側那輛馬車,然後丟出了兩柄劍。

林意有些感慨,對付這樣的重鎧,其實那根狼牙棍更為順手,但這次行軍馬車不能太過負重,便留在了洛水城中。

身穿金鵬重鎧的修行者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覺得林意應該是不了解他身上是什麼樣的重鎧。

在他的笑聲里,他體內的真元如流水一般流淌出來,瞬間充斥這件重鎧內里的符文。

他先前在道上行走時,身上的鎧甲花紋里只是緩緩閃現出流水一般的光澤,然而此時,他身上的鎧甲花紋驟然亮得耀眼。

金色的光焰,在他的鎧甲表面如同燃燒了起來。

錚的一聲震響。

他背後的兩片鎧甲散了開來,內里有細細的鎖鏈鏈接,在他真元力量的支持下,在身後散開,形成了兩道張開的金色翅膀!

APPapp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