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三百十五章 很林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五章 很林意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如流水般的光焰在金色的符文里流淌,真元激發著這件鎧甲內里許多獨特材質的元氣,這些元氣順著鎧甲上一些獨特的溝槽形成了玄妙的迴路,不僅將很多原本互為摩擦的鎧甲托起,讓修行者行動間更少阻力,而且這些元氣的快速流動,也將原本的一些鎧甲之間的縫隙填充,形成柔軟但堅實的氣盾。

隨著真元的流淌,從符文里如打鐵時掉落的燒紅鐵屑般的光星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命令,漸漸這件鎧甲似乎活了過來,在森冷的鎧甲金屬表面生成片片的金色鱗羽。

並非只有令人覺得炫目的外觀,真元和這件鎧甲里一些獨特材質之中散發的元氣互相激蕩,產生的一種充沛而磅的氣息直衝天空。

無論是南朝還是北魏,任何一具真元重鎧都是巧奪天工的精美作品。

此時的美感和強大的氣勢,才是這具重鎧最真實的模樣。

金色的光焰不斷的涌動,將這處道畔黑暗的天空漸漸點亮,將周圍的草叢和林間都鍍上一層瑰麗的金光。

白月露的衣角都被塗抹上了一層厚重的金色光邊,她凝立不動,看著這名明顯可以完美駕馭這副重鎧的修行者,心中有些微寒。

若是齊家那名供奉和沈鯤都不出手,那連她都一時想不出對付這具真元重鎧的方法。

就在此時,又是一聲震響。

金光耀眼。

身穿金鵬重鎧的修行者反手,拔出了一件武器。

北魏的修行者很喜歡用刀。

這和南朝的修行者喜歡用劍有本質的差別。

南朝的修行者喜歡用劍,是因為自古以來,南方王朝的許多名士都喜歡將劍作為配飾,劍和玉一樣,在南方王朝還往往蘊含著許多特殊的意義。

但北方王朝的很多修行者用刀,往往是因為本能。

尤其許多原本以游牧捕獵為主的王朝,連婦孺都會帶刀,他們需要刀來切割食物,需要用刀來防禦隨時可能出現的野獸,所以刀是他們從小都很熟悉的工具,甚至是他們生命的一部分。

這便是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南方王朝的修行者都很懼怕北方修行者的刀法的原因。

這名修行者拔刀的動作很純熟,但在白月露看來,和許多北方的強大刀客還有著骨子裡的差別。

北魏那些有資格身穿金鵬重鎧的修行者,在拔刀的剎那,便會有一種蒼茫厚重的肅穆感覺撲面而來,會令人覺得那柄刀不是刀,而是對方的手臂和靈魂的延伸,是對方的一部分,就像是攜帶著塞外的風雪而來。

若不是北魏那些從開始修行時便時刻準備著穿戴這種鎧甲的修行者,便會容易對付一些。

……

她的思緒還在飄飛,牽連著她自己故鄉的風雪。

然而空氣里已經響起數道凄厲的破空聲。

能夠給人以凄厲感覺的破空聲,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大多來自飛劍。

在飛劍急劇的加速,真元在劍身的符文里產生湍急的氣流,再和空氣劇烈摩擦時,便會產生分外刺耳,就如同有婦人歇斯底里尖嘶般的聲音。

有八柄細長的劍從林意的身後飛出,在夜色里行進。

除了林意之外,所有人有些驚愕。

誰也沒有想到,第一時間對這金鵬重鎧出手的,卻是那名剛剛幫林意取了兩柄劍出來的,如同隨從模樣的年輕修行者。

林意的臉色很平靜。

這本身就是他和容意在洛水城的修行中演練過的內容。

容意出劍的剎那很緊張,但當他這八柄劍飛出,他便已經無暇再去緊張,他緊抿著雙唇,目光專註到了極點。

噗噗噗噗……

八柄劍如流星般墜落在金鵬重鎧身外的泥濘地里,只露出一半截劍柄。

金鵬重鎧里的修行者眼睛里閃過一絲驚異的神色。

這些劍最近的都距離他有丈余,一時間他不明白對方想要做什麼。

容意揮起了手中的劍。

他的真正攻擊,這才降臨。

他手中的劍帶起許多道曼妙的光線,在夜色里縹緲難尋,所有人瞬間感應到某種類似法陣的氣息,那具金鵬鎧甲身周的地面開始發光。

泥地如同沸騰起來,變得更為鬆軟。

身穿金鵬重鎧的修行者雙足往下陷落數寸,感覺就如同走在淤泥池裡。

然而對他造成更大影響的,卻是一些如同潮汐般不斷拍擊在他鎧甲上的無形氣浪。

他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金鵬重鎧似乎沉重了數分。

「九宮真人的弟子?」

「有意思。」

這名修行者瞬間想明白了原因,重鎧之下響起了旁若無人的聲音。

他沒有出刀。

他身後那兩道金色的鵬翅在下一剎那發出了無數嗤嗤的聲響。

那些由細小鎖鏈鏈接的鎧羽瘋狂的震蕩著,往外潑灑開無數肉眼可見的如絲般勁氣。

容意一聲悶哼。

他只覺得自己手中的劍上如同驟然壓了一座山。

那深陷在金鵬重鎧周圍泥地里的八柄劍上光焰驟滅,原本圍繞著金鵬重鎧的那些力量被瞬間破去。

這兩道奇特的翅膀叫做護法金鵬翅,原本就是金鵬重鎧配備的五件武器之一,原本就是專門用來破除周圍法陣之力的武器。

……

劍陣被瞬間破去。

金鵬重鎧繼續往前動步,一步便是數丈距離。

但也就在這一步之間,場間又響起許多尖利的破空聲。

許多道暗紅色的光芒如暴雨般落向金鵬重鎧。

金鵬重鎧的面甲上響起密集得令人頭皮發麻的金屬撞擊聲。

燦爛的火星不斷的爆開,那些暗紅色的光芒卻是如同流螢,不斷飛回齊珠璣的手上,然後又飛出。

「亂紅螢?」

金鵬重鎧內又響起了好奇的聲音。

這是一種很難掌控,同時也威力奇大的奇兵,但在身穿這樣重鎧的情況下,這種奇兵便只能起到擾亂視線和感知的作用。

沒有任何的遲疑,金鵬重鎧內的修行者再次往前跨出一步,然後左手異常簡單幹脆的抽出了金鵬重鎧身上的第三件武器。

這是一面金色的盾牌。

初時出現在他手中時是一面方盾,但隨著真元的流淌,這面方盾的邊緣接連彈開,卻是形成了一片很大的圓盾。

或者更為貼切的說,這就像是一柄桑

亂紅螢衝擊在傘面上,依舊濺射出大量的火花,這名修行者的視線被他自己的這面傘盾遮擋,但不再有這些討厭的東西連續直接擊在臉面,便已經不會影響他感知。

就在這時,他的感知里出現了一股古怪的氣息。

這古怪的氣息來自林意身後人群中一名根本不引人注意的疤面年輕人的身上。

這名修行者不自覺的微微一頓。

他直覺這名疤面年輕人要出手,而且恐怕會有些詭異的真元手段。

王平央也不自覺的要出手,但在此時,他卻改變了主意。

此時林意根本沒有出手。

在此之前,他也並沒有在林意的面前展現過任何特殊的手段,想必林意也必定不會在這站之中對他有所依賴。

所以他突然覺得自己未必要出手。

……

在從南天院離開,進入眉山,進入真正的戰場之後,其實林意遭遇的絕大多數戰鬥都是真正的越境而戰,他似乎都已經習慣面對比自己修為更強的敵人。

他是那種很能想辦法的修行者,所以在戰鬥開始之時,他想的戰法,的確並沒有將除了容意之外的人涵蓋在內。

他覺得以自己和容意,便有可能和這名身穿金鵬重鎧的修行者一戰。

只是並非所有人是這麼想。

王平央停了下來,有一道身影卻是反而越眾而出,迎向了這具金鵬重鎧。

這道身影很快,同樣發出了破空聲。

在金鵬重鎧再往前跨一步時,這道身影已經到了金鵬重鎧的面前,一劍朝著金鵬重鎧刺去。

這道身影手中的青色短劍很小,和此時龐大的金鵬重鎧的身軀相比,看上去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的玩具一般可笑。

然而金鵬重鎧內這名修行者的神情卻是變得極為嚴肅。

面對著這些年輕修行者,他心中第一次生出凝重的情緒。

這柄小劍明明是飛劍,但對方卻是握在手中不松,而且看似筆直的朝著他身前刺來,實則劍意卻在不斷變化,不斷的在指向他胸前的某處。

任何真元重鎧都不可能完全完美,沒有任何破綻。

這金鵬重鎧雖然連一些縫隙之中都有元氣承托,氣流的填充使得連飛劍都未必能夠順著縫隙刺入,但是在劇烈動作時,一些鎧甲之間還是會有露出破綻的時候。

金鵬重鎧的弱點在於胸鎧和頸部鎧甲的某處銜接處,在某些時刻,有些鎧甲邊緣會有一些足夠大的縫隙產生。

這名年輕修行者不僅很熟悉金鵬重鎧,而且竟然有足夠勇氣,直接近身來捕捉這樣的破綻。

明知有弱點存在,但這名身穿金鵬重鎧的修行者自然不可能隨之產生恐懼,在接下來一剎那,他反而直接收起了足以護住自己身前的傘盾,然後揮刀朝著這名年輕修行者斬去。

進攻便是最好的防禦。

若是直接一刀將對方斬殺,那對方便自然不可能再抓住自己的破綻。

刀光潑灑開來。

寬闊的金色刀光在飛速斬出的同時卻隨著他手腕的一些輕微調整而繞出可怕的曲線,看似一刀,卻像是有一片金色的破浪,兜頭罩向衝來的年輕修行者。

這種對敵,很難有人控制得住自己的殺意。

在這名修行者看來,這名年輕的修行者就將被自己這一刀殺死。

因為放眼整個南朝,年輕一代的修行者之中,應該很難有人能夠接住他這一刀。

只是很難有,卻不代表著沒有。

刀光落處,卻只有破空聲,沒有切割血肉的聲音。

他身前的年輕修行者如鬼魅般貼著刀光閃過,只是在泥濘的地上留下幾個淺淺的腳櫻

「鬼影步?」

白月露看著險險避開這一刀的厲末笑,有些吃驚。

吃驚不在於厲末笑掌握的這步法本身,而在於她發覺自己也低估了這名早就出名的建康天才的實力。

……

「鐵策軍已然如此?」

看著厲末笑避開這一刀之後,依舊如鬼魅般不斷纏繞在金鵬鎧甲身周,依舊在尋找機會的身影,那名一人牽制住兩名神念境者的僧人眼中都出現了驚艷的光芒。

「這是小武聖厲末笑,連他都歸入了鐵策軍?」

這名僧人平時並不多問世事,他的消息並不算靈通,但接下來一剎那,他卻還是很快猜出了這名讓他都覺得有些驚艷的年輕修行者是誰。

在接下來一剎那,他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從這短短十數個呼吸之間的出手來看,林意身邊的,都是極為優秀的年輕修行者,甚至給他一種很荒謬的感覺,好像整個南朝最優秀的一批年輕修行者,攪肆忠獾納擼攪蘇庵鐵策軍中。

劍閣那些人哪怕現在在皇宮裡的人看來都已經是廢物,但曾經和那些人多次交手的他卻當然不會這麼想。

這些年輕人越是優秀,他便覺得劍閣那些人出來加入鐵策軍之後,便越是會產生可怕的後果。

即便話已出口,他是旁觀者,但是他此時看著林意的背影,心中的殺意卻還是油然而生。

解決這一切最好的方法,在他看來便是殺了林意。

身穿金鵬重鎧的修行者,此時也是同樣的心意。

「太過分1

但就在此時,令這名老僧和身穿金鵬重鎧的修行者有些愕然的是,林意的聲音響起。

林意用一種顯得有些無奈的眼神看著齊珠璣和厲末笑等人,接著說道:「這人明明是要來對付我,現在你們打得不亦樂乎,我卻反而變成了看客老爺,實在有些過分。」

然後,在說完這一句之後,林意便沖了上去。

林意身後的王平央都有些無語。

沒有花巧。

還是很林意的戰鬥方式。

林意還是和以往絕大多數戰鬥一樣,他就直接像一頭蠻牛一樣,揮舞著雙劍,朝著金鵬重鎧砍了過去。

身穿金鵬重鎧的這名修行者不了解林意,所以他覺得很荒謬。

書客居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