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三百十六章 奪刀(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六章 奪刀(第一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真元重鎧的可怖,在於它強大的防禦能力和自身重量。

它本身就像是一件純粹增加重量和慣性,但修行者自身卻只需要付出同等真元的武器。

比如現在這名修行者用刀,那這件金鵬重鎧就如同變成了一柄沉重到了極點的刀。

鎧甲的精密組件,它身上的那些符文,和修行者的血肉、經絡沒有多少差別。

當內里這名修行者一刀斬出時,修行者的真元所能賦予的力量,加上這件真元重鎧所能迸發出來的力量,便全部湧入了這一柄刀里。

即便是神念境的修行者,採取蠻力相鬥的方式都恐怕會付出不小的代價,更不用說林意這種距離神念還不知道有多遠的修行者。

所以身穿金鵬重鎧的這名修行者覺得太過荒謬。

既然已經用這種方式來阻止林意接收劍閣,這名修行者自然不可能不敢真正的殺死林意。

他的雙足重重的踏在了地上。

啪的一聲震響,原本泥濘的地面被恐怖的力量直接夯實,竟是發出了如青石被重踏的聲音。

金色的長刀微一停頓,朝著林意斬了下去。

狂風呼嘯。

只是一刀,卻比尋常投石車投出的一塊巨石還要恐怖不知道多少倍。

林意身上的衣衫獵獵作響。

刀上的金光還在不斷擴張,在夜色里,如同一個金色的烈陽。

和這柄刀相比,林意手中的雙劍纖細的可怕,但是在濃烈的金光的印染下,他的臉上沒有一絲驚懼的清晰,平靜冷漠至極,甚至給人一種覺得妖異的味道。

他手中的雙劍,就真的這樣迎著這柄刀斬了上去。

齊珠璣眯起了雙眼。

他沒有覺得林意瘋了,他也沒有時間去想林意到底想怎麼做。

他只有全神貫注的看著,不想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雙劍斬落,卻有先後。

林意的右手劍先至,當的一聲,如同兩口巨鐘相撞,雖然連他的身體和金鵬重鎧相比都顯得太過纖細,然而有一種可怕的力量也從他的身體里湧出。

他的身體強橫的頓住,原本束住的頭髮被震散,在他身後飄舞。

鮮血在他掌間飛出,然後這柄劍脫手。

但與此同時,他的左手劍也斬落了下去。

又是當的一聲沉悶巨響,他的左手劍也脫手飛出,原本已經震散的長發隨著激散的勁氣在他身後被吹得紊亂不堪,如同活物。

金色長刀震蕩不堪,上面的光焰如漣漪一般波動。

金鵬重鎧內這名修行者面色更為凝重。

他這條持刀的手臂都產生了難以用言語形容的酸麻之意,沒有真元的滲透之感,唯有最純粹的力量衝撞,他從未見過任何一名年輕的修行者,可以在體內迸發出這樣純粹的力量。

但越是如此,他便越是覺得林意此人危險,便越是覺得劍閣落在林意的手中,將會導致難以想象的後果。

他不容許廢墟之中再盛開鮮艷的花朵。

所以他的殺意驟然凜冽。

他絕對不允許林意活過今夜。

他的刀勢雖然暫緩,但林意的手中已無劍,而且林意還在他身前。

場間響起一聲暴戾的喝聲。

隨著這一聲厲喝,這名修行者微微弓縮起身體,一步踏前,朝著林意撞去的同時,他身前的這柄刀也朝著前方拖了過去。

嗤的一聲。

厲末笑手中的青色小劍飛了出來,落向這名修行者的面門。

與此同時,厲末笑如鬼魅般接住了林意脫手飛出的一柄劍,用盡全力朝著這名修行者的身後斬去!

這具金鵬鎧甲弓縮的剎那便毫無破綻可尋,但是他覺得必須做些什麼來阻止這人。

然而重鎧里的這名修行者根本沒有管他。

在以這樣的姿勢進擊時,這具重鎧內的修行者便已經做好了承受這些人所有攻擊的準備。

當青色小劍落在他面甲的眼縫處時,他甚至連眼睛都沒有閉。

面對他這樣的進擊,所有人都覺得林意應該退。

然而他偏偏沒有退。

他用一種更為莽撞般的姿勢,直接跳了起來,朝著斬來的這柄刀跳了過去,然後同時一聲低吼:「容意1

重鎧內的修行者眼瞳微微收縮。

他看到林意的雙手竟然直接落向他手中的刀。

在他還未來得及思索之前,林意的雙手已經握住了他這柄刀的刀身。

……

厲末笑的飛劍和手中劍同時落在金鵬重鎧上,然而只是濺開兩蓬火花,沒有對重鎧內的修行者造成絲毫的影響。

林意的雙手開始發力,雙腳也順勢朝著金鵬重鎧的身上蹬去。

重鎧內的修行者微微眯起眼睛。

林意竟想要奪刀。

他左手的傘盾微微收起,直接朝著林意砸去,與此同時,他發力,刀鋒繼續前行,朝著林意身上壓去。

刀鋒壓至胸前,林意很清楚,對方下一步便會將身上的重量全部壓來,哪怕這具重鎧只是和尋常人摔跤一樣壓來,他也避免不了皮爛骨折的結果。

但他沒有被嚇倒。

他甚至沒有去管一側砸落的傘盾,他只是雙足蹬在重鎧上,然後儘可能的發力。

最簡單幹脆的發力。

他體內每一根血肉之中的力量,盡數迸發出來,彷彿無窮無盡無停歇一般落在那柄刀上。

有劍鳴聲響起。

八柄劍離開了泥土,同時飛來,刺在這名修行者砸下的傘盾上。

明明也只是八柄纖細的劍,然而在此時卻有著一種綿綿不絕的味道,就像是牽扯了一張大網,纏住這面傘盾。

金鵬重鎧內修行者的心境沒有絲毫的波動。

他很清楚這八柄劍上所帶的力量的來源。

牽著這些劍的,不過便是那名年輕的修行者,那名九宮真人的傳人。

他的傘盾繼續向下。

八柄劍上力量很快破碎,容意感到自己對那些劍失去了控制,他的臉色微微發白。

然而也就在此時,金鵬重鎧內的修行者也感到自己刀上的力量在快速的流失。

或者更貼切的說,他體內噴湧出的真元,他的力量,無法順暢的到達刀身。

他的鎧甲和刀柄之間,給他的感覺,就像是多了一層厚厚的苔蘚,一層滑膩厚實的苔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