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三百二十章 不要說夠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章 不要說夠了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金鵬重鎧內的修行者一身憤怒的嘶吼,他無法站穩,但這一槍依舊沒有能夠對他造成實質性的損傷,在這剎那他依舊及時作出了反應,他左手的傘盾被他當成拐杖一般狠狠的砸在身旁地上,與此同時,他左膝提起,體內真元噴薄而出的同時,將身體的一部分重量也壓了上去。

鎧甲和正在急劇收回的槍尖相撞。

一股恐怖的力量隨著槍身傳遞而來,林意感覺到就如同一柄柄巨錘敲擊在自己的手指上,要將手指碾壓得粉碎。

林意極為乾脆的鬆手。

然而就在此時,槍身上湧起如水般的黃色光華,這些黃色光華急速的流淌到槍尾,就在他鬆手的剎那轟在了他的身上。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起。

林意一聲悶哼,往後倒飛出去。

僧人的面色有些緩和了些,然而就在此時,他的瞳孔卻是劇烈的收縮了起來。

林意雙足還未落地,但雙手卻已經伸了出來。

他的雙手依舊無比穩定,抓住了那柄長槍。

……

林意有些無法呼吸。

方才那是屬於強大修行者特有的真元手段,若是普通的修行者被這樣的一股真元轟入肺腑之間,恐怕會立時重傷吐血。

然而他只是有些無法呼吸而已。

強橫的真元只是如同有人重重在他胸口打了一拳,那些衝進他身體里的真元,幾乎在剎那之間就被他體內洶湧的氣血衝散,那些破碎的真元帶著殘餘的力量刺入他體內的深處,然後在他體內帶起無數的熱流。

他沒有受傷,反而感覺自己的身體如同遭受了一次淬鍊,變得更為強大。

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他的雙手抓住了長槍,然後雙膝微彎的落地,穩穩站定。

在他落地站穩抬起頭來的剎那,所有人和他一樣,都有些無法呼吸。

……

金鵬重鎧內里的修行者的呼吸徹底停頓,他的眼眸深處儘是不可思議的情緒。

林意一聲低喝,再次出槍!

他體內的真元兀自震蕩不堪,在他還未想清楚要用何種方式應對時,當的一聲,他的胸口已然中槍。

一股劇痛的感覺從胸口傳來。

這名修行者低頭,心頭震驚而迷茫。

他看到有血霧從自己的鎧甲縫隙中飛灑出來,這才明白林意這一槍自然無法對自己身上的重鎧造成任何實質性的損傷,然而他刺中的,卻是先前自己被厲末笑的劍傷處。

槍上強大的力量,衝擊著他此處的鎧甲,依舊對他的傷口造成了影響。

長槍一刺,如電般縮回,然而就在他這低頭的剎那,劍意已經變為刀意。

沒有任何狂暴的風聲,只是一味的冷漠和快。

槍身驟然橫掃,這次擊中的是他的右腳腳踝。

當的一聲爆響。

這具金鵬重鎧終於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身形,就像是一輛被掀翻的馬車,往一側倒下。

金鵬重鎧內的修行者依舊及時做出了反應,他的左手再次發力,借著傘盾一撐之勢就想穩住自己不倒。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林意雙腳下響起了轟鳴聲。

林意的一聲厲喝被這種轟鳴聲遮蓋,他用盡全身力氣,雙手死死抓住長槍,將爆發出來的力量和自己身體的重量一齊壓了過去。

長槍的槍尖再次無比精準的刺向金鵬重鎧的胸口,刺向那血霧飛灑之處!

當的一聲,如同打鐵。

所有人的心臟劇烈的一跳,金鵬重鎧驟然僵了一僵,然後用一種很古怪的姿勢,往後倒去!

金鵬重鎧內的修行者眼前的視界發生了劇烈的轉變,他往後倒下,視線里原本是林意和他的長槍,但在這一剎那,他的眼前卻是一片星空。

他渾身都充滿了凜冽的寒意,然而在他體內瘋狂涌動的真元也無法讓他撐起這具鎧甲此時的重量。

轟!

沉重如山的鎧甲狠狠往後墜地,濺起無數團爛泥!

沒有任何得意的情緒,林意知道即便這具重鎧倒地,戰鬥依舊沒有終結,這具強大的重鎧內的修行者依舊沒有受什麼嚴重的損傷。

他所需要的,是讓對手再也沒有反擊的機會。

在下一剎那,他跳了起來。

金鵬重鎧強橫的翻身,就要坐起。

然而空氣里響起恐怖的狂風呼嘯聲。

林意跳了下來。

他的雙手掄著這根長槍,就像是掄著鐵棍砸了下來。

長槍和金鵬重鎧伸起的右臂狠狠撞擊,濺起一篷火花。

當的一聲,林意往後震退出去,但是他的雙手此次依舊緊緊的握住長槍,並未脫手。

雖然只是橫起一臂便擋住了林意這一砸,但是金鵬重鎧剛剛脫離地面的鎧甲,卻是再次如重鎚般砸在地上,濺起朵朵泥浪,金鵬重鎧無法起身。

林意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他的雙腳重重落地,體內血肉間的力量,彷彿無窮無盡,從他和這具重鎧相比顯得分外瘦弱的身軀里迸發出去。

長槍再抬,然後再砸!

當!

金鵬重鎧棄了傘盾,雙臂往上,再擋這一擊。

重鎧身下泥地再次泥漿四濺,沉重的身軀再往下陷了些。

林意往後退了一步,但在下一剎那,他再發一聲厲喝,繼續向前。

狂風呼嘯。

所有人的呼吸再次停頓。

林意的打法依舊是如此暴力,然而到了此時,所有人都有些心顫,都感覺到了這種極致的蠻力的可怕。

金鵬重鎧再次抬起雙臂。

然而當長槍再次重重落下,當的一聲巨響響起時,它雙臂上的金色光焰如同碎裂的金色花瓣四處飄飛。

鎧甲依舊毫無問題。

即便是如此連續的重擊,這具金鵬重鎧的臂甲上依舊只是出現了些微的凹痕,然而鎧甲內的修行者有問題。

在連續的重擊下,他體內的真元震蕩太過劇烈。

他渾身的骨節都甚至酸痛起來。

奔流在他雙臂內的真元,再無法完美的控制。

失去了真元的貫注,當這具鎧甲本身的力量消失,這具鎧甲的雙臂對於這名修行者而言便是難以負擔的沉重。

他的雙臂重重的落了下來,直接砸入身旁兩側的泥土之中。

林意感覺到了鎧甲內的氣機變化。

他停步。

手中的長槍不再追求極致的力量,瞬間連刺三刺。

長槍走劍勢,三道迅捷的劍意,全部刺在這名修行者胸前傷處。

「噗1

重鎧內的修行者噴出了一口鮮血。

他胸前的傷口撕裂了許多,然而不至於讓他直接吐血。

造成他吐血的真正原因,是他強行調用真元,想要改變這樣的結果,然而帶來的結果,卻是連讓體內的真元按照他心意而走都做不到。

原本飛劍難傷的鎧甲,此時反而變成了桎梏住他,壓在他身上的巨山。

強行的掙扎反而讓他的真元震傷了他自己的內腑。

僧人雙眉漸挑。

然而此時沈鯤卻是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道:「不要說夠了或者到此為止,天下沒有這樣好做的生意,夠不夠,現在不是你說了算。」

書客居閱讀網址: